第八十九章:种马?重温儿童时代的处罚。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八十九章:种马?重温儿童时代的处罚。

> 费章节(12点) 呃!老大竟然了!萧子陵额头冷汗一把,他忘记了楚炙天比他还要高一阶,可能不三楼多出一个人呢,看来专注于江轻语身上,倒忽略楚炙天了。 他尴尬地笑道原来楚哥你了啊!” 楚炙天微微颔首淡淡说道恩,可笑她还以为藏的够严实,看来是真的不了解我们觉醒者的能力……不过,她既然那么喜欢偷窥,那我索性就让她看个明白!” 楚炙天周身的气息随着这句话而变得冰冷,江轻语的举动已经触犯到了他的底线,让他不满到极点,所以才会配合萧子陵一下,希望能彻底解决掉这个麻烦。要是江轻语就此识趣,不再纠缠于他,规规矩矩做她应该做的事情,并且不再违禁(特指偷窥事件),他就网开一面。要是依然执迷不悔……楚炙天眼中冷意更浓,那就必须处理了。 看到楚炙天冷寒着一张脸,虽然楚炙天不是冲着他来的,但还是心里有些发寒。好吧,这小子十分担心他家老大会不会责怪他故意带歪江轻语的那段话。 萧子陵地瞄了楚炙天一眼低声解释道昨晚那个话我也是急中生智,楚哥你不是让我彻底搞定那个嘛,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好办法,凌晨四点半从楚哥你那出来后,就后她在偷窥了,当时灵光一闪,那段话就这么来了……” 萧子陵神情有点愧疚,又带点傲娇,***润的大眼眨巴眨巴着透着些许邀功的意思。其实,他对当时反应这么快还是很得意的嘿嘿,这下那应该不会再来烦楚哥了……”说也是牺牲了他的形象啊!咳~做个称职的小弟真是困难,得有为了老大牺牲一切的准备。 “所以我还得感谢你不成?”楚炙天没好气地抬起右手,伸出食指重重地点了几下萧子陵的额头,语气十分危险,“小陵,要是你大哥我因此有了断袖之风的传言,以后没个喜欢的话?你,准备拿来赔我?” 萧子陵好不容易在楚炙天的指尖下将如不倒翁的脑袋稳住,听了这话满不在乎地回道放心吧,楚哥,这世界上其他男人或许还有这个可能,楚哥你是绝对绝对不会没有的,我就怕你以后忙不……” 前世的楚炙天是只超级大种马,多的数不清,就算没有江轻语,还有无数个河轻语,水轻语来投怀送抱,根本不必为这发愁。所以说楚炙天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谢罪赔偿之类的根本就不可能找上他。 萧子陵神情一片轻松,对楚炙天的威胁半点反应都木有,依然笑得没心没肺,这让楚炙天心情极度不爽,叫怕他忙不?当他是超级大种马?要他现在根本没,末世的压力非常大,丧尸进化的速度非常快,他时刻担忧一松懈就无法保护这些信任愿意跟随的队员们,所以只要有就忙着修炼。消遣?他哪有这个闲工夫啊。 楚炙天可不在萧子陵的前世,丧尸进化远没有现在来的快和强大,楚炙天一直领跑在前头,除了初期还有点压力,中后期的压力几乎是没有的,所以对自动送上门的并没有拒绝,在前世的楚炙天眼里,劳逸结合是必须的。 楚炙天冷哼一声没想到小陵竟然是这样想的……怕我以后忙不?!小小年纪竟想一些有的没的,看起来我对你的操练还是有些不够啊,让你还有空闲胡思乱想。” 楚炙天双手相握,指骨关节在卡啦卡啦地乱响,一副马上施行酷刑的摸样让萧子陵赶紧闪离,逃的远远,嘴里却不认输地道楚哥,我说的是事实,只有楚哥不要的,没有不想爬床的,楚哥威武!”说完留下一串戏谑的笑声就一阵风跑了,萧子陵聪明着呢,难道留下来真的被楚炙天教训一顿? 楚炙天只能摇头叹息了,这小子胆是越来越肥了,竟然敢开他的玩笑……恩,有个无赖小弟感觉也不(楚大人,你对萧子陵的纵容真的到了无下限的地步了)。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在他嘴角浮现,不紧不慢地朝着目的地走去。萧子陵肯定要被处罚的,不过他不着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反正到景文那里就能逮住这小子。 总指挥部,甄一龙正在向陈景文汇报整个营地因这场尸潮而造成的损失以及最终人员的伤亡数字。 “这样说来,我们营地的战斗力其实已经很弱了?”陈景文听到觉醒者的牺牲竟然占到了百分之四十三,几乎是一半的时候眉头就皱的紧紧的。 “恩,目前看起来是这样的,不过过些就说不定了。”甄一龙想了想后这么回答的。 陈景文疑惑了,抬头看着甄一龙希望他能解释。 “这次受伤的人经过十二小时的监测,除了极少数变成丧尸外,还有相当一部分觉醒了异能,不仅如此,我们的步枪团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那些经过了战斗存活下来的少年们不少也开始觉醒了……”甄一龙顿了顿,突然笑道特别是负责北区的那些少年,觉醒的最多,看来楚队长的战斗大大激发了他们的信心啊。” 陈景文一脸欣喜这真是好消息啊,难怪说绝境与都是最容易让人类觉醒的,这样我们很快能补充战斗力。” 甄一龙也一脸欢喜连连点头是的,战斗组又能补充人员了,他们的压力会轻一点。” 陈景文点头道没,这次战斗组伤亡惨重,听说都问楚哥借人了。” 甄一龙叹息道没有办法,南大门的战场是最残酷……” 陈景文刚想答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陈副队,萧子陵前来报到。” 陈景文讶异道他来了?” 甄一龙想了想不确定地说是不是楚队长来了?”他今天楚队长要与陈副队商谈撤退的细节,是不是小陵也跟着一起来了? 陈景文点了点头,朗声回道进来吧,小陵。” 门口一张可爱的脸探了进来,萧子陵笑着问没打扰陈副队的工作吧。” 陈景文摇了摇头道这倒没有,楚哥没来?” “来了,在后面。”萧子陵赶紧进门,然后回头探头探脑,一副紧张的样子。 甄一龙好奇地问啦?你躲谁呢?” “楚哥啦,不得罪大*了。”萧子陵吐了一下舌头,对的胆大到现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当时他肯定昏头了。 “你又做了坏事?”这下连陈景文都好奇了。 “没,只是说了一句……”没等萧子陵说完,一个清冷的声音冷冷地接口道只是说我是只大种马而已……” 陈景文甄一龙两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真想将萧子陵的脑袋剖开看看究竟用做的,这么剽悍的话都敢说。 萧子陵鼓着双颊不服道哪有这么说,楚哥冤枉人。” 一记冷光直接扫了,萧子陵的抗议一下子没了,开始低头玩手指。好吧,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俊杰,脖子还没那么硬,既然逃不过也赖不掉那就认吧。 楚炙天看到萧子陵终于认识到误了,这才冷哼一声道虽然没说的那么明,但骨子里的意思就是这个,没冤枉你吧。” 萧子陵可怜兮兮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一副他有话要说的样子倒让一旁的甄一龙有些不忍了。他赶紧帮腔道楚队,或许有误会也说不定啊。”这么纯的孩子,应该不会说出那种话吧。 甄一龙身后的陈景文只能无助地扶额了,他为的助手识人不清而头疼。果然楚炙天一个管好你手下的眼神直接丢了。 陈景文只能弱弱地说道一龙,攻坚组的事情,我们不方便插手。” 甄一龙的眼神是迷惑的,这和攻坚组扯上关系了?不过既然他的头了,就算再不明白,他也不能多舌了。 楚炙天走到沙发那坐下,对着对面的一个角落指了指站着!” 萧子陵蹭了一点,再蹭了一点,终于蹭到了楚炙天指定的那个点。 陈景文和甄一龙好笑地看着这一幕,突然有一种老爸训的觉。 丢下一句好好反省,楚炙天之后就再也没有理睬过萧子陵。他认真地和陈景文商量着营地的所有事项,以及撤退的相关准备工作。 期间时不时有人进来向陈景文汇报工作,总会奇怪地瞅了一眼那个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人影…… 别怪那些人好奇,只怪萧子陵的那身衣服太拉风,攻坚组啊,营地所有人向往的地方,强者汇集的团队。 每个人走出去的时候都是一脸迷惑,攻坚组的那个人在干嘛呢?好像是在罚站……所有人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立即被掐灭了。那是攻坚组啊,各方强者汇聚的团队,就算队长楚炙天也要给这些队员一点面子吧,会有罚站的可能…… 萧子陵悲催地站在那,实在太丢人了!为嘛他还要重温儿童时代的罚站生涯?哪个攻坚组的人会混成像他这样悲惨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是面壁的,还木有被人看到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