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北上,这么凶的老大我不要!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八十六章:北上,这么凶的老大我不要!

> 费章节(16点) 南大门,陈景文和董浩哲正战的如火如荼,他们的对手像是遭遇了重大打击,突然精神萎靡起来,再也没有一开始那种旺盛的气势和斗志。 董浩哲见状连忙大呼一声景文,楚哥肯定解决了带头丧尸,我们也加把劲!” 陈景文没有回答,但手中的攻势却明显更猛烈了。四阶丧尸向楚炙天邀战这事,就算在南大门的他们也能感受到,而三阶丧尸出现这种低迷状态,看起来应该是楚炙天胜利了。 两只三阶丧尸突然齐齐嚎叫一声,几乎同时转身就逃,这意外的一幕让陈景文和董浩哲措手不及,让它们一下子逃离了他们的攻击范围。 董浩哲正想去追,陈景文赶紧喊道浩哲,穷寇莫追。”谁这三阶丧尸会不会为了活命而拼死一搏呢。尸潮眼看就要结束,还是点为好。 董浩哲只能遗憾地看着与他战斗的那只三阶丧尸很快没了踪影,原本他想收获这枚晶核给戴鸿飞进阶用的呢。 随着三阶丧尸的离开,围堵在大门口的丧尸群因为没了带头丧尸也开始撤退散开。不到一个小时,军工厂的周围就再也看不见一只丧尸了。 已经战斗的精疲力歇的人们,当送走最后一只丧尸时,终于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他们以此庆祝的胜利。他们真的战胜了尸潮,每个人脸上绽放出劫后余生的笑容,当看到身边倒下的战友,一抹淡淡的悲伤袭上心头,也许下一次就是…… 末世的来临让所有人有些绝望,他们还有救吗?这个世界还有救吗?为到现在没有听到国家的声音,没有看到政府出面,更没看到部队的出动呢? 董浩哲和陈景文目送所有丧尸离开后,再也坚持不了了,直接瘫坐下来,两人相视而笑,嘲笑彼此的狼狈。 “景文,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董浩哲看着陈景文身上沾满了泥水,毫无形象地瘫坐在那,忍不住取笑道,这家伙可是有洁癖的人,身上永远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浩哲,别五十步笑百步,你也好不了哪里去。”陈景文无所谓地回答,洁癖他是有,但不是很严重,他可不会不分场合地要求清洁整齐。 陈景文休息了一下就爬了起来,战斗结束,他必须回总指挥部组织处理善后工作。而董浩哲则开始清理南大门这边的战果,以及将伤者及时送到后勤医疗处那里治疗。 甄一龙那边又迎来新一轮的忙碌,原本很多带伤战斗的人,也被送了,一下子让医疗处人手紧张起来。 最黑暗的夜晚终于了,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的时候,北区在楚炙天的带领下,是最快进行善后工作的,现在基本上处于收尾阶段。 而萧子陵冲阶的地方被楚炙天划为禁地,已经归队的陆云涛等人以及三阶变异犬小奇和小萨都警惕地守护在萧子陵的身边,防止其他人不惊扰他。 这时,陈景文派来的人找到了楚炙天,说有急事相商,请他马上回总指挥部一次。楚炙天没奈何,只好离开一下,临走前他让陆云涛密切注意,有情况就马上通知他。 楚炙天回到总指挥部,此时指挥部十分的忙乱,大家都为善后工作而忙碌。楚炙天走到正一脸严肃趴在茶几上看着整张龙国地图的陈景文身边,低声问道发生事了?” 陈景文听到楚炙天的声音,连忙抬头道楚哥来了,这次有一个特别坏的消息。” “哦?”楚炙天在另一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等待陈景文告诉他那个坏消息。 “刚才接到新政府消息,这次尸潮让不少地区彻底成为死城,现在他们公布了死城的名单,以及政府与军队共同建立的各大基地,希望各个地方的幸存者前往。”陈景文将最新消息告诉了楚炙天。 “新政府?”楚炙天嘴角露出一抹讽刺,“他们现在倒出面了,真不容易啊。” “以前的政府领导人好像在这次末世中遭到不幸,所以这次重新选出了新的领导人,上有些延误……”陈景文解释道。 “恐怕不是选而是血腥争权吧。”楚炙天一针见血,否则可能到现在才有政府的消息出来,那些还活着的政客,没有想到如何快速救援,反而一头扎进争权夺利之中,要是靠他们,国人才真的没救了。 末世来临,除了个别地区的领导人出面带头组织自救外,其他基本都是幸存者自发的自救行为,比如他们,比如周边的几个势力。 陈景文有些尴尬,不回答的好,这里面究竟是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军队有消息?”楚炙天继续问。 陈景文回道新政府和军队的意见已经达成了一致,但是因为军队本身在此末世之初受创严重,没有办法组织有效的救援行动,所以……” “所以一切还得靠……”楚炙天淡淡接过这话,不用说他也肯定是这句。 “这也是没办法,好几个军区听说全军覆没,全部沦陷。”陈景文还是为军队解释了一下。 “只要有关系就都收进来,几个军区沦陷很正常。”楚炙天并不惊讶,他很清楚某些军队不管实力还是军纪都变得很糟糕,甚至某些军区已经烂到根子里了,阿猫阿狗烂泥巴之类只要上头有人,肩上就能多几道杠杠,真正有能力的人只能在最艰苦的地方奋斗,或者战斗在第一线。 “还能坚挺的军区,恐怕在北部吧。”楚炙天肯定地说道。 陈景文阴沉着脸点头,北部的几个军区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反而他们南方却没几个大军区存活下来除了南都军区,皖东军区依然健在,其他……”连连摇头,想当初南部军区的军费可是占了全部军费的七成,当初他们陈家为此做了不少工作……可惜被上面的一群烂渣给毁了。 “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些?”楚炙天挑眉,这些消息等下说也不打紧,为那么着急? “不是,而是我们接下去准备办。”陈景文连忙说道。 “有问题?”楚炙天听出了陈景文话中有话。 “死城的名单里有申城。”陈景文的话很沉重。 “除了我们,其他营地都没有幸免?”楚炙天的脸色凝重了。 “无线电台里这么说的,我派了几个人去我们最近的几个营地,几个地方一片狼藉,除了极个别侥幸活下来的幸存者,基本全军覆没。”陈景文的回答确定了楚炙天的疑问。 “是不是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直接抛弃了普通幸存者跑了?”楚炙天可不事实这么简单。 “据活下来的那些人回答,是这样的。”陈景文叹了一口气,为末世这个没有人性的世界而叹息。 “也就是说除了我们之外,基本再也没有其他营地了。”楚炙天这时也凝望起茶几上的那副地图,开始考虑他们的将来。 “是的,单靠我们是没办法抗击整座城市的丧尸。”陈景文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谁也不下一次尸潮是时候,再来一次,单靠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抵抗齐集全城丧尸的尸潮,所以他建议是尽快撤离申城。 “那你说说看,准备去哪里?”楚炙天并没有回答同不同意,反而询问陈景文接下去的安排。 “南都军区的南都基地。”在公布的基地中,南都是离他们最近的,而且有他们陈家在,南都基地不会拒绝,陈景文指着地图上他所画的那个圈。 楚炙天想了想,最后摇了摇头拒绝道不妥!控制南都军区的是彭家。”彭家很强势,容不得有不同的声音,而楚炙天绝不是一个寄人篱下的人。 皖东绝对不可能去的,那里是地区性的军区,很排外。看来只能是北上了。陈景文反问道北上?” 楚炙天站了起来,俯视着地图,他的视线紧紧盯着北方的某一个点上,思索良久,最后终于一拳落在了那个点上没,就是北上!” 陈景文看到了楚炙天击到的那个点,眼神猛地一缩,是那里吗?果然是个好地方,不过这一路可不轻松啊! “那营地的普通幸存者办?”陈景文想到这一路太遥远,带那么多普通幸存者上路会很危险。 “告诉他们真相,我们要北上,不想跟我们的,我们将他们送到最近的南都基地。”楚炙天并不介意跟他的人是多是少,他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 “恩,我了。”陈景文该做了。 这时候,一阵激烈地狼嚎声在北区突然响起,楚炙天直接丢下一句就消失了北区有事,走了。” 陈景文还没有反应,楚炙天就在眼前消失了,楚炙天因为心急,就使用了瞬移技能离开了总指挥部。 陈景文看着楚炙天消失的地方,微眯着眼低语道另一个觉醒异能吗?楚哥果然藏的够深……” 楚炙天不到几秒就赶到了北区,看到陆云涛一片焦急,忙问道回事?” “小陵体内的能量突然暴动起来,不发生事。”陆云涛看到楚炙天来了,忙将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炙天。 楚炙天赶紧上前,一指探向萧子陵,体内的能量竟然比他离开的时候庞大了数倍。他惊疑地自语能量莫名其妙地庞大起来了?就算吸收能量也没那么快啊……难道他又吸收了一个晶核?”清心术是修仙之术,这其中的奥秘就连楚炙天也看不透。 萧子陵对周围的事情一点都没有感知了,他只是觉得的身体快要爆炸了,庞大的能量找不到一个宣泄口,他只能让这些能量去冲击二阶屏障,因为他想不出还有方法能将这些不听话的能量赶出身体。 就当他感觉的身体要被撑爆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后背涌了进来,将暴动的能量压制住,那股能量很地引导着身体的这股能量有目标地撞击屏障的某一个点,一次又一次,终于那层屏障变得不那么坚固了,萧子陵心中一喜,这下有救了! 那股能量耐心指引了数十下,感觉到那层屏障变得十分脆弱之时,它突然挟着身体里所有杂七杂八的能量一起凶狠地撞击那一个点。就听得扑的一声,屏障就像被刺破一样,所有能量有了归属,萧子陵原本撑的十分难受的身体,一下子变的舒适,整个人暖洋洋起来,精神更是一振。 他突破三阶成功了!一股狂喜涌上心头。 这时,他原本只能内视的精神力范围扩大了,竟然能看到身体周围十米左右的距离,他看到了楚炙天正坐在他身后,双手抵在他的后背,正在为他疏导他的奇经八脉。 萧子陵突然感到眼眶湿湿的,心情一片温暖。前世一直孤零零一个人战斗,每天面临着生存的压力却没有人可以倾诉依靠,那种孤单每个晚上都在噬虐着他的心。而现在他却跟了一个可靠的老大,在最危险的时候,老大不顾他的安危帮突破(帮忙突破要是失败,也会遭到反噬,严重者会让异能失去控制……所以一般人都不愿意帮其他人突破)。 以前的萧子陵只是为了在末世安稳的活下去,所以对楚炙天的好都是带有目的性的,不无利用的意思。但现在,得到楚炙天这样真心的对待,他又如何不感动?萧子陵决定他要真正将楚炙天当成的老大…… “醒了?萧子陵,你是我见过最愚蠢,最无知,最不可理喻的傻蛋……我很想打开你脑袋瓜子看看里面究竟长了些?”萧子陵一清醒楚炙天就了,他收回了萧子陵背后的手,右手食指狠狠地敲击着萧子陵的脑袋,一连串刻薄的话铺天盖地的袭来。 就见萧子陵无助地抱着脑袋四处亡命逃窜,口中大声求饶道楚哥,别敲了……放过我吧,下次,下次我再也不敢了……”一句道歉就能挽回?楚炙天根本不接受,所以萧子陵的体罚还在进行中。 守护在周围的陆云涛几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来,一个晚上的疲累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逃窜求饶的萧子陵心中悲呼我要收回刚才的话,楚炙天哪里对我好了?感动真心都是假的……这么凶的老大打死我都不要,木有人权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