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绝境,楚炙天驾到!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八十一章:绝境,楚炙天驾到!

> 费章节(20点) 三阶冰系丧尸眼看着就能教训眼前这个冒犯它的家伙,就算不死也能让他受个重创以消心头之恨。它心情正欢的时候,竟然有人坏了它的好事,必杀的一击竟然被阻拦了。 因为肌肉萎缩而凸出的一双大眼正恨恨地盯着站在厂房顶上的萧子陵。挑衅冒犯它的人的确可恶,但坏了它好事毁了它心情的绝对不能原谅。于是,萧子陵很容易将这仇恨值给吸收了。 杨平章侥幸逃过一劫,第一反应就是连退数步,迅速与眼前的这只三阶丧尸拉开距离。惊慌未定的他这才有抬头寻找帮他的人。 熟悉的制服,以及那副遮住半张脸的超大墨镜,杨平章就是那个在总指挥部安静站在楚炙天身后的人。他心中稍安,楚炙天手下的人也不会弱到哪里去,或许可以抗衡一段。他可没奢望眼前这人能战胜这只三阶丧尸,要三阶不是那么容易升阶的,估计整个营地除了楚炙天是三阶强者外,就连董浩哲与陈景文都还是两两之数,未必达到那个程度。 三阶丧尸没有耐心与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耗下去,它猛地一顿足,整个人拔地而起,迅速扑向屋顶的萧子陵,舞动的双手正散发着晶莹的阵阵寒气。 萧子陵灵眼显示的很清楚,丧尸双手的周围有一股庞大的能量正在凝聚,看来这只丧尸这次要使用的技能是寒冰掌。 已经洞察先机的萧子陵没有犹豫,寒冰掌的威力他见识过,可以拍飞天外飞石,他这小身板可受不了这样的攻击。于是,他用力一踏屋面,凭着这股反弹力闪了,飞到了半空中。 “嘭”的一声巨响,就见屋顶碎石瓦片乱飞。厂房的屋顶被三阶丧尸的手掌直接轰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窟窿周边一圈已经被冰封,挂着长短不一、晶莹剔透的冰晶,一股寒气开始弥漫了开来。 半空中的萧子陵看见丧尸整个后背都露了出来,哪肯放过这个机会,只见他右手一甩,就见手中的水鞭如闪电般抽向丧尸背部。 “啪”的一声,水鞭直接抽到丧尸的后背,这还不算,萧子陵直接手腕一抖,水鞭就如活了的灵蛇自动攀爬缠了上去,将丧尸团团围住,让丧尸一动弹不得。 萧子陵随后右手一拉,他整个人朝丧尸飞了。途中,他左手反握刀柄,用力一拔。 “刷”的一声轻响,空中一道冷光,随着刀刃的方向,迅速划向了丧尸的头颈处…… “刺啦”像划到玻璃的刺耳声,尖锐地响起,让周围的人不约而同地眉头紧皱,露出不适的表情,甚至有几个人忍不住掩住了耳朵。 丧尸的头颈此时被一层厚厚的冰层包裹住,也就是说,萧子陵刚才那一刀只划到了外层的冰面,根本没有伤到丧尸一根寒毛。 萧子陵一看攻击失效,反应非常灵敏,左脚跟上大力一踹,不寄望将这丧尸踹飞,而是借着这一踹的力量让他迅速与丧尸拉开了距离。与高一阶的丧尸决斗,时刻警戒彼此的距离。 这时候被束缚住的三阶丧尸终于愤怒了,它仰天狂吼,一股冷到极致的寒气突然从它身上爆发出来,缠绕在丧尸身上的水鞭一点点凝结成冰,最后变成了一根冰条。丧尸身体一振,冰条上开始出现无数裂痕,最后碎裂,变成粉末散发在空气中。 “啊!”所有密切关注这场战斗的人们忍不住惊呼起来,没有鞭子的萧子陵究竟如何与丧尸战斗呢? 萧子陵倒飞中,左手手腕一振手一松,唐刀突然被甩飞到上空,他双手一合,再次分开,一条新的水鞭在两手之间再次出现。 右手一甩,新生的水鞭直接奔向空中的唐刀,紧紧将其缠住。萧子陵手腕一收,唐刀如箭一般朝他飞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捏紧了拳头,是失误吗? 水鞭再次挥动,直接挂在厂房屋顶的一角。萧子陵用力一拉,他整个身体硬是因为这个力道而改变了飞行方向,唐刀正好滑过他的左手部分,顺手一握,刀柄悄然无声地落入手心。 萧子陵再次稳稳地落在了屋顶一角,他左手低垂,唐刀的刀尖斜指左下角,右手的水鞭鞭稍犹如一条苏醒的灵蛇,昂着头遥遥对着屋顶另一边的三阶丧尸,时刻准备攻击。 所有人高悬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刚才两者交锋数次,虽然不过短短几十秒,却让他们如坐云霄飞车一般,紧张刺激。 三阶丧尸想不到它这次攻击竟然没有讨到好处,这段里竟然被眼前这个它认为只是弱者的家伙弄的团团转,原本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现在却恰恰相反。这对它来说,绝对是一种耻辱,它无法接受。 彻底愤怒的三阶丧尸,哪有一开始教训玩弄的心情,它现在恨不得马上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冻成冰雕,砸成粉末,这样才能消了它的心头之恨。 它仰天怒吼,它三阶的威压带着特有的冰寒顿时在场上蔓延开来,二阶还能勉强忍受,一阶的必须开启他们的异能才能抵抗起来,最可怜的是大部分普通人,这股气息压力一出现,只见他们脸色灰白,浑身颤抖,他们觉得身上被压了一座大山,浑身冷的快要失去知觉,根本没办法动弹。 不仅人类这边如此,连一直进攻营地的丧尸们也停止了下来,高阶丧尸的气息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原本如火如荼的战场一下子陷入了寂静,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萧子陵和三阶丧尸这边的战斗。 高阶威压这对其他人有效,但对萧子陵说,根本没用,他不清楚这是重生后带来的福利,还是修行清心术之后的结果,总之再高几阶的对手,比如楚炙天身上的威压,他都可以无视,行动自如。这也是他能在这只高他一阶的丧尸手中,应对的游刃有余的缘故。 事实上,低阶无法与高阶一战的原因就在这威压身上,等阶的高低产生的威压让低阶的人必须分神来抵抗,有的甚至还要牺牲一部分异能才能抵消这种压力,这样低阶的实力就直接下降了几层,原本实力差距就有一阶,再减弱了几分,当然再无翻盘的可能。 那只三阶丧尸吼声一停,就听到它脚下的屋顶劈啪一响,整个屋面往下一震,开始崩塌了。萧子陵被这意外的一震顿时失去了平衡,剧烈晃动起来。 “!”下面的人忍不住异口同声地惊呼。原来丧尸已经扑到了萧子陵的面前,两只手掌狠狠击向此时还未站稳的萧子陵。 “嘭”的一声未落,就见一道身影倒飞出去。原来萧子陵看到已经没有闪避的机会,只能架起手中的刀鞭,硬是接了这次丧尸的攻击。 就算萧子陵实力没有被压制,但相差一个等级的差距,还是让萧子陵受了不轻的内伤。他被丧尸的力量击飞了出去,就感到胸口沉闷,喉咙处热流涌出,一股甜腥味。他硬是忍下欲吐的鲜血,一旦让下面的人他受伤,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就会崩溃,他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既然答应了老大要坚持三分钟,那么他必须做到。 右手挥动手中的水鞭缠上一个路灯上,扯住倒飞出去的身体,腰部一挺,安稳地落到了地面上。 萧子陵大喊道全部闪开。”三阶的攻击可能是小范围的,必须尽快让周围的人离开,否则他无法保证他们的安全。 随着这一声提醒,所有人都快速闪开,有能力的人将最靠近战场的普通幸存者也带了出去。于是萧子陵的周围一下子空旷起来。 丧尸哪会给萧子陵喘息的机会,很快,丧尸的攻击又来了。 萧子陵再次翻身后退,每次都是极其危险地闪过,让躲在旁边观战的人们揪心不已,害怕下一秒就看到血肉模糊的场面。要这位正在战斗的攻坚组成员可是他们的希望,若连他都抵抗不了,他们还有活路? 丧尸看到连续攻击没有效果,他凸出的眼球转了一转,手上的攻击没有减缓,依然如前面那样疯狂,正当萧子陵再次借助一边的灯柱,用水鞭将他的身体扯出丧尸双手的攻击范围时,一个意料之外的攻击出现了。 寒冰箭!只见丧尸脸上露出阴笑,大嘴一张,一道尖锐的冰箭直射萧子陵面部。 “啊!”所有人只能绝望地喊出这一声,他们以为萧子陵绝对不能闪避这一击,毕竟它来的如此突然,距离还如此之近。 要是萧子陵不是速度变异者,要是萧子陵没有末世十年的战斗经验,那么这一极其阴险的一招就被那三阶丧尸得逞了。可惜,现在的萧子陵这两样都具备,只见他直接一个后倾,速度之快已经突破了人类的反应神经,可就算如此,冰箭还是将他的墨镜给击落了下来,也让萧子陵吓出了一身冷汗。 露出真容的萧子陵,让周围的人全部石化了。这个年纪的孩子不是应该在他们身后接受保护的吗? 许晋阳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看着场中的人……那张幼稚的脸还是那么可爱纯真,只是此刻被严肃的神情代替,萧子陵超强的实力和战斗能力直接将他的认识颠覆。 身边的队员激动地浑身发抖(也许是冻的),他抓住许晋阳的手结结巴巴地道是,是,是小陵……小陵啊!”原来他的猜测是真的,陆他们果然是攻坚组的,就连最弱的小陵都是! 不得不说固定的形象很难被打破,就算萧子陵展现了他的实力,这些人还是自动脑补地将他归为攻坚组最弱的一个(萧子陵泪奔ing)。 许晋阳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的确没有看,他忍不住脱口而出靠,这小子肯定吃兴奋剂了!”好吧,许晋阳无法接受萧子陵比他强这一事实,无法承认他心中认为要保护的对象原来在保护着他们。 步枪团的一些小队员崇拜地看着场中年龄和他们相仿的萧子陵,原来他们这个年龄段也有这般强大的强者,那么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变得那么强呢? 萧子陵的出现让这些彷徨的少年不再迷茫,他们无需为的年龄而气馁,只要努力,他们也可以站在巅峰,就如场中的萧子陵。他们没有遗忘萧子陵出现的那一幕,那种让人仰望的强者风范,他们眼热的很。 不得不说,经过这场战斗,营地里活下来的少年,特别是北区的,随后就出现了很多觉醒者,他们最后成为了楚炙天基地的忠实守护者,有几个特别突出的,最后也进入了他们向往的攻坚组,成为萧子陵的伙伴。 三阶丧尸看到最有把握的一记偷袭竟然也失败了,暴怒的它已经没有任何耐性,它双手高举,猛地锤向地面,一股可见的寒气突然在地面迅速蔓延开来。 萧子陵正想闪避,却的身体迟缓了……手中的水鞭从鞭稍一点点凝固成冰,很快延伸到他的手掌心。萧子陵见机不妙,赶紧撤销了水鞭这个术式。 没有萧子陵清心术的支持,结冰的水鞭顿时开裂起来,最后坠落到地面,碰撞下分裂成无数碎块。而丧尸周身百米距离都变成了冰的世界,所有的地面和建筑物都挂上了冰的结晶体。周围的气温直线下降,达到了不下于零下百度的冰冻。 萧子陵只觉得浑身发寒,这超越人体承受能力的冰冷让他的身体动弹不得。就算他没开灵眼,也这肯定是丧尸的范围技能大招“冰封世界”,不巧的是,偏偏他处在了这个范围中心点,直接中招了。 丧尸看到这可恶的跳蚤终于被固定住了(萧子陵快速的闪避能力让它深恶痛绝,直接将他定为它最讨厌的一种生物),这二分多钟的里慢慢累积起来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它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准备将这可恶的家伙用他的拳头活活打死,最好砸成一摊血肉方能泄它心头之愤。 萧子陵拼命地在体内运转清心术,希望可以抵消入侵体内的寒意,让他恢复行动能力,但冰封世界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解的,眼前的这只三阶丧尸根本没有给他太多的。 眼看着萧子陵就要被丧尸的手掌击到,所有人发出惊恐的叫声,许晋阳更是不顾自身的实力拼命扑了…… 来不及了!所有人绝望了!就算如此他们还是希望有奇迹发生,就像前面无数次被萧子陵化解的危机一样,继续化解。 一道低沉的带着无比愤怒的清冷声音在空中响起禁!” 就见三阶丧尸如被封印一样停止了它的攻击,那指尖就差毫厘就刺伤了萧子陵。 萧子陵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身影,然后瞬间消失,又出现在另一个厂房的屋顶上,而场中除了那被禁锢的丧尸外,已经没有了萧子陵的身影。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望向那屋顶,就见一个银发飘飘的神情冷漠的青年站在那里,与萧子陵相同的制服,除了银色线条变成了金色外,其他基本无差,身后的衣摆在冷冽的寒风中迎风舞动。 他冰冷的视线只是淡淡地扫了,众人就觉得如一把利刃划过肌体,一种刺痛直袭内心,就算如此,他们也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那气势那霸气让他们根本不敢喧哗。 他就那么简单地站在那里,就让在场所有人感到压力沉重,喘不过气来,这股沉重感远超那只三阶丧尸所带来的,应该说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楚炙天的驾到无疑是霸气的威严的……只是大家感到违和的是,为嘛他臂弯里躺着一个人,若是的话还有那么一点英雄救美的和谐美感。 可是……众人都在考虑是不是当没看到。 “楚哥,你终于赶到了!”被楚炙天抱着的萧子陵一时没有反应他们现在的姿势有点怪异,他小手搭在楚炙天的肩膀上,一脸兴奋地道。 刚才真是惊险万分啊,他差点就想使出救命绝招了,准备进空间来逃避这个危机,没想到关键时刻,楚炙天竟然及时赶到,让他最后的保命绝招木有曝光。 楚炙天目光深沉,微带歉意道小陵,让你受累了。我还是来的有些迟了。” 萧子陵笑面如花哪里,来的早不能来的巧,楚哥威武!”萧子陵在任何情况都不忘拍老大的马屁,果然深得做小弟的精髓。 看吧,楚炙天果然很吃这一套,他嘴角带笑道那么小陵就看着大哥继续威武下去,我会好好教训这只丧尸为你出气的。” 萧子陵兴奋地一拍楚炙天的肩膀好,我就等着看楚哥的表现了。” 然后……两个人突然陷入了沉默,因为他们都了他们的姿势好像有点尴尬。 萧子陵心中悲愤,尼玛,为啥是公主抱?楚炙天你难道不会直接拎他上来吗?他的形象啊,彻底被毁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