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死战!悲伤无处不在。(7000字大章,求粉红!)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七十九章:死战!悲伤无处不在。(7000字大章,求粉红!)

> 费章节(28点) 第七十九章:死战!悲伤无处不在。 为了应付这次的尸潮,陈景文将末世开始到现在收集的几个发电机全部运转起来,将整座军工厂弄得灯火通明。 非常幸运的是在这座军工厂某个仓库里,找到了一个非常先进的发电机,可以自动收集空气中的游离能量,比如太阳能,比如暗能量……这让陈景文松了一口气,毕竟其他几组发电机都要消耗能源的。 不过对于这座军工厂有这么一台先进的发电机,陈景文也想不通,要这种发电机一般只有军方高级基地才能配备,连普通基地都不能得到,这军工厂又怎会得到这个的呢?不过陈景文转念又想,军方恐怕也没那么干净,黑幕必定有,这里面肯定有见不得的事情。他释然了,将这怀疑置之脑后。不管这套设备来的,总之,便宜了他们,这就是好事。 其实这套发电机是楚炙天从地下秘密基地拿出来的,他出来后随手放在了军工厂的某个仓库里,以便陈景文收集物资的时候能。他没想到,因为这一套发电机的出现,让陈景文纠结了一番,浪费了许多脑细胞。 由于人员众多,加上这些幸存者们在前世只是一名普通人,所以集结到奔赴现场并不是那么迅速有效,等所有的人到达了他们应该到达的位置时,了半个小时还多。而这个时候,已经查探完毕的楚炙天等人并没有和这些人照面,悄然无息的回到了总指挥部,开始通知各大队长丧尸集结的实际距离。 董浩哲反应最为迅速,在楚炙天刚刚离开南大门到其他地方查探的时候,就带着他的战斗组,出现在军工厂的南大门,之所以负责这个方向,因为这是最难守的一个地方,区别其他三面是坚实的围墙,已经被土系异能者加固过,南大门的防御强度无疑薄弱了许多。 随后出现的丧尸群证明了这一点,它们并没有漏过这个弱点,门口聚集的丧尸数量成倍增长,一个小时后,当丧尸包围这座军工厂时,南大门的丧尸是最多也是最密集的,看来它们准备主攻这里。 而其他三面则有合作小队负责防御,北面是杨平章带队负责,东面是王光良负责,西面是李莫言。当然参与防守数量最多的是普通幸存者们组成的队伍,面对铺天盖地没有进化的丧尸,单个的觉醒者再强大也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只有大量的普通幸存者才是这次防守的主要力量。 军工厂围墙的里面部分,有土系异能者为主导、普通幸存者全力配合临时修建起来的土制阶梯,让所有人可以轻易上到围墙上。此时,墙头每隔一米就趴了一个人,手中一把几乎崭新的03式自动步枪架在前面。这是从营地普通幸存者精心挑选出来组成的步枪团,隶属于后勤组。 只要丧尸发起进攻,首先负责反击的就是步枪团,之后才是觉醒者带领的普通幸存者防御团。 军工厂的北面,混杂在普通幸存者团队中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脸孔,正是刚刚加入大本营的许晋阳小队。他们才刚刚到,因为人数众人,这次去总指挥部集结的时候,只能滞留在外面,所以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事情。 半个小时之前,就听到他们这只团队的临时负责人大喊团队的名字,要求迅速集合,因为比较混乱,半个小时后才行集合完毕,最后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他们是第二梯队,虽然没看见围墙外面的情况,但从前面传来的消息,确认了围墙外面集结了数不胜数的庞大丧尸群。这个消息让他们听了后怕不已。要是没有陆云涛他们,或许他们已经在这次死在了尸潮集结的途中,如此庞大的量,一路碾压,没有乌龟壳般坚硬的防御结构,没有超强的实力,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幸免于难,就算他们加入那边的大型营地也难逃此劫。 他们曾去过那里的营地兑换过物资,他们可没有如此有效的组织能力以及强大的防御力量。再加上……这次尸潮袭击太突然,就算楚炙天这边已经告知了尸潮袭击的可能,但还是有很多人没有,没有准备的那些营地真的能在这次的袭击中生存下来吗? 想到这里,其中一个小队员忍不住庆幸道许哥,还好我们来了这个营地,否则……”虽然没有继续说,但其中的意思已经表明。 另一个队员感叹道这次真亏了陆哥的帮忙,陆哥真的没话说,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休息地方。”相比很多人只能挤在大型的仓库中,他们能一起住在某栋原本是住宿楼的小房间里,虽然挤了一点,但没有其他陌生人的打扰,实在算得上舒适。 许晋阳点头道是啊,那个安排住宿的负责人一听陆的要求,二话不说就安排好了,可见陆在基地里很有地位。”语气中含有敬意,心中在猜测陆云涛在这大本营里属于哪个势力。 “许哥,你说会不会是传说中攻坚组的?”某个队员有些兴奋地猜测。 这话一出,让小队所有人都振奋起来。 许晋阳心头更是火热,他一到这里,很快摸清了大本营的势力结构,楚炙天毫无疑问是这个大本营的绝对领袖,他负责的攻坚组是整个营地的最强力量,里面随便出来一个,绝对能震撼周边各大势力的超级强者(其实这些流言有些言过其实,虽然攻坚组的队员都是二阶以上,但震撼周边势力……只有楚炙天才可以。不过大本营需要这种可以安定人心的流言传闻,所以实际管理者陈景文有意无意地放任了)。 要是陆是攻坚组的成员……想想就觉得兴奋和激动,攻坚组是地方?那可是全营人都热烈崇拜和羡慕的地方,就算觉醒者也不例外,而他们却认识其中的三个人…… 呃?三个人?萧子陵?许晋阳正激动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萧子陵那张脸,顿时泄气了。他可没忘记陆云涛曾说过他和萧子陵是同一个队伍的,萧子陵那小子看都不像是从攻坚组出来的人……他没办法欺骗。 微微叹了一口,许晋阳反问道你们认为攻坚组能有萧子陵这样的队员吗不跳字。 这一句问话,让小队所有人无语了……果然幻想是虚幻的不现实的,实在太经不起推敲了。 这边许晋阳他们绷紧神经,时刻准备战斗。另一边,总指挥部的楚炙天与陈景文却一脸严肃地盯着茶几上的防御图。 甄一龙终于放下了最后一块代表某个团队的标签,陈景文所有的团队到达了他们所负责的区域,原本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了。他一直担心丧尸都进攻了,的防守团队还在赶赴的路上。 相比陈景文的心情放松,楚炙天的表情却截然相反,反而更加严肃,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看来他对丧尸没有及时进攻很是忧虑。 陈景文了楚炙天的表情有些不对,忙问道楚哥,啦?有不对?” 楚炙天一脸沉重缓缓地说道我很介意,为丧尸都集结完毕了,还不进攻……”要在措手不及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攻,是最有利的,可是眼前的丧尸群却违背这个常理,这明显不合理,恐怕里面并不简单。 “或许……它们还没集合完毕?”陈景文说了一个连他都不能的原因,连连摇头,整个人也陷入了沉思。 当时钟指针划向凌晨0点的时候,原本一直没有动作的丧尸,突然像得到了命令指示,不约而同的向军工厂发起进攻。 负责接听各方回报消息的对讲接收员,迅速回首大喊道丧尸进攻了。” 楚炙天双眼冷芒闪现,他看到一开始丧尸没有选择进攻,就估计应该是这个点攻击,因为这个点是对丧尸能力增幅最大,而对觉醒者能力压制最厉害的一个段。不过,这并不能解释丧尸群在外面为停留那么长,虽然觉醒者这个段被压制了,但有了准备已经抵消了这个短板,要如果丧尸群当时选择直接攻击,不仅可以打的他们措手不及,而且随后的零点压制依然可以继续利用。 陈景文这时转头对甄一龙吩咐道一龙,你马上让医疗小队准备救助,接下去那里就交给你了。” “是,陈副队。”甄一龙一脸严肃地点头,他肩上的担子可不轻,这次尸潮事件肯定伤亡惨重,他的医疗队是唯一可以和死神争夺生命的存在,容不得他半点马虎。 楚炙天没有抬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优先抢救觉醒者。” 不是楚炙天冷血,只是在相同的条件下,他只能选择末世生存能力强的人来拯救。甄一龙的医疗队没有实力和资源来救助所有人,必须有所取舍。 甄一龙听到楚炙天提醒的话,身体免不了一震,出去的时候,他的头是低落的,看来这个选择对他来说并不好受。 陈景文只能深深叹了一口气,甄一龙都好,就是心太软了,他楚炙天说的没,要是都不放弃,就算甄一龙一个人透支了全部的异能也没办法救治。 这时候,全球所有的地方,在同一个段,丧尸组织成庞大的团体向幸存者营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因为攻击来的突然,使各个基地丧亡惨重。这次事件后来被定为最黑暗的尸潮事件。 响应丧尸进攻的,首先是步枪团的枪声,丧尸踏出第一步向军工厂发起进攻的时候,步枪团在各自小队队长的命令下,开始疯狂地扣下扳机…… 子弹在宣泄,血肉在纷飞。丧尸不是人类,没有痛感的他们就算打断了腿也要坚定地向人类的幸存者营地爬去,却让身后庞大的丧尸群践踏成一滩血肉。这一幕人间地狱让有些胆小的队员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们只有下意识地扣下扳机,直到一匣子子弹打光,才敢睁眼。 丧尸的数量太庞大,步枪团的攻击并没有让丧尸群减少多少,不过只要还有射击的距离,步枪团没有后退,而是迅速换上新的子弹,继续扣下扳机攻击眼前的丧尸,他们杀的越多,后面团里的压力就更轻。 很快,百米的距离没有了,围墙下面倒下的丧尸开始堆积起来,慢慢地成为紧随其后丧尸的垫脚石。终于当第一个丧尸踏着它们伙伴的尸体成功登上围墙时,步枪团在各队命令下迅速撤退到第二防线,而此刻后勤组迅速将准备好的子弹运了,让步枪团快速补充子弹,到坚守不住第一阵线时,可以掩护前面梯队的战友后撤到第二防线。 时刻准备着,由觉醒者带领的第二梯队,普通幸存者团队迅速接替步枪团顶了上来。 带领这些普通幸存者团队的觉醒者是变异近战者,他们直接顶在了最前面,与丧尸开始肉对肉的短兵相接,一场生死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身后,由一阶异能者组成第三梯队,远程攻击团不再保持沉默,他们没有任何保留的释放他们所有的技能,争取在最短的内清除最多的丧尸。 啊!人类第一声临死的惨呼声终于响起!这一声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于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开始响彻整个营地,无数为这次生存大战奋斗的人们倒在了这片营地里。他们身边的伙伴开始赤红了眼,抓紧手中的武器怒吼地冲了上去……这是一场生存之战,是你死我活的残酷战争,没有幸免,只有拼死也有一条活路,所有参加战斗的人都有的觉悟。 这场大战刚刚开始,就让普通幸存者伤亡惨重,此时后勤医疗处一片忙乱,营地里负责运输前线伤员到医疗处的是一些普通的老人和体弱的(健康的也参加战斗去了)以及十岁以上十三岁以下的孩子们(十四岁到十六岁的未成年孩子优先被步枪团收走了)。 他们此刻爆发身体的全部能量,力争以最快的速度运送着伤员,要就是生命。他们飞快地奔跑,因为力竭而跌倒,却又咬牙爬了起来,他们怕因为他们的延误而让这些奋斗在前线的勇士失去生命。 甄一龙指挥着末世前就是医疗工作人员的医疗队,迅速抢救这些被运的伤员,有些伤员甚至还没到达医疗队就死在了半路,当留在这里的人看到送亲人的尸首,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没有人能接受这个打击。 “不要,你们滚开,他们是英雄,为要处理他们的身体……”当后勤处理组出面要处理这些尸体的时候,他们愤怒了。 “我的小南啊……妈妈会和你在一起的。要处理我的身体,就带着我一起处理吧。”一个老人痛哭流涕地捧着的脸,对她来说活下去的意义已经没有了。她万念俱灰,只想和的一起去另一个世界。 “爸爸,爸爸……坏蛋要抢走爸爸。哇……”一个小孩扒在了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身上,双眼哭的红肿,全身占满了血迹却也不肯松手,她绝对不会让爸爸离开的。 “阿云,你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故意闹我,嘻嘻,我看你睡到时候,我们的孩子也真顽皮,不躲哪里去了……等下找出来我要打他pp,你可千万别拦着啊。我给你唱你最喜欢听的歌吧……”某个紧紧抱住的,摸着他的脸开始笑着唱起歌来,她已经疯癫了。末世失去了孩子本来已经处于崩溃状态,能安然活下来,都靠她拼命保护的缘故,原本正在康复的她这次真的崩溃了。 这种场景让这些工作人员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可是放任下去只会给基地带来危险,谁也不这些牺牲的人十二小时会不会变成丧尸,要是真成了丧尸,不仅这些老弱病残孩子们有危险,也会给基地带来不必要危险和损失。 正当他们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突然出现在离她最近的一个阻扰处理尸体的身边,响亮的一记耳光直接甩上。 “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全场的痛哭声为之一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个小女孩身上,她正是被陆云涛在阜城带的云娃。 “他们为而死?就是因为这里有你们,所以他们才会拼死的守护在前面。他们为了你们可以说是死的心甘情愿。而你们呢?在干?十二小时之后尸体就会变成丧尸,难道你们想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毫无价值?还有哭的力气,不如帮助这些伤员。”云娃指着身边等待包扎伤口,受伤并不是特别严重的伤员,他们一旦包扎好就会回到战场,“让他们能够尽快,多杀几个丧尸为你们亲人报仇,也可以选择亲自到前线,杀丧尸为他们报仇。” 云娃很愤怒,她也失去了爸爸妈妈,但她很坚强并没有哭,因为的爸爸妈妈是为了保护她而死掉的。她没有忘记爸爸妈妈临死前的那抹微笑,以及用全部的深爱喊出的那句话云娃,要幸福的活下去。”她必须带着这副厚重如山的爱在这个末世坚强的活下去。唯有这样才对得起爸爸妈妈他们给予的爱。云娃的眼眶湿润了……她硬是忍着,她承诺过她绝对不会哭。 云娃的话让所有人沉静了下来,终于第一个人放手了,她擦干眼泪站了起来,沉默地拿起身边的绑带和消毒剂走到最近的一个伤员那里,默默地包扎了起来,让那个伤员神情有些激动,他暗暗捏紧了手中的武器,他绝对不辜负这份期盼。 有了第一个放手的人,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虽然无法控制地继续哭泣着,但再也没有阻扰后勤处理组处理这些尸体。更有不少人学着第一个人开始工作起来,是啊,哭泣是没有作用,还不如奉献的力量,让这些能砍杀丧尸的人尽快回到战场,为他们多杀几个丧尸,为他们的亲人报仇。 所有人默默地工作,整个医疗队不再喧哗,气氛十分的凝重,但一种心灵的能量正在酝酿凝结,他们不,等这些伤员再次回到战场,无所畏惧的他们爆发出了恐怖的战力。 甄一龙走到云娃的身边,感激地摸了摸她的头,口中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见太多的死亡他的心已经有些疲惫了。 云娃抹了一把眼眶里的眼泪,露齿一笑我继续去包扎了。加油,医生。”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为甄一龙加油鼓劲。原来甄一龙已经在制服外面套上了一件白大褂,让云娃误会他是医生。她的笑容丝毫不为这末世而减弱,依然笑的璀璨。 甄一龙因为这笑容突然疲惫全无,他突然感觉到这末世并不是只有悲伤。 云娃说完话就带着她的一帮小伙伴去发放药品的护士那领了绑带和消毒剂,继续帮那些伤员消毒包扎,她神情严肃而认真,因为连续包扎,她的手法明显比一开始利落许多。 幸亏前段收集的药品非常多,还能支持医疗队这次的救治行动。甄一龙暗自盘算药品的储备量,心中有些庆幸,要是没有这些药品支持,这场战役死亡的人数还会更多。他拍了拍的脸,让更精神一点,开始治疗下一个觉醒者。 最艰苦的二个小时了,此刻防线已经退缩到第二防线,而第一防线到第二防线之间则已经血流成河,肢体遍地,绝大多数都是丧尸的。 造成这一幕的罪魁祸首是近战的变异者觉醒者,他们击杀的丧尸是最多的。或许这一幕触怒了这群丧尸的领袖,突然黑暗的尽头传来一声幽幽地厉嚎声,随着这一声响起,前线的丧尸突然暴躁起来,攻击也更加凶狠。 突然,一个正在大肆斩杀丧尸年轻的觉醒变异者,突然惨叫一声,就见他的后背心露出一只枯瘦的爪子,他随后被丧尸抛了,丢进了幸存者人群中。 他双目圆睁,口中大声喘息着,鲜血一口口地喷出……他并不想死,他还有未完的承诺,眼前那张如花的笑颜,还在殷切嘱咐着要一切……绝望的一滴眼泪掉落,眼神中最后一抹神光悄然截止。 “桂子……”另一边一位觉醒者突然仰天悲呼,双目赤红,他向他的妹子交代…… “是二阶丧尸!”有人看清楚了。也只有二阶丧尸才能直接秒杀一阶的觉醒者。 啊……紧接着两三个惨呼声再次响起,丧尸群中开始出现了变异的丧尸,有一阶更有二阶的,于是觉醒者也出现了伤亡。 “,觉醒者找变异丧尸战斗,不要让他们屠杀普通幸存者。”该地区的负责人狂吼一声,于是有几个觉醒者越众而出,直接迎向这些隐藏在普通丧尸中的变异丧尸。 吼!这是丧尸被斩首的绝响!战斗在最前沿的人类二阶觉醒者绝对不允许这些二阶丧尸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威胁,近战的某位二阶强者与身边的伙伴合作,迅速解决了这只二阶丧尸。 这种场面并不新鲜,在军工厂各个角落频繁出现,因为大量的一阶二阶丧尸出现,让各个战队没有防备而折损了不少觉醒者。 这时候无论是普通幸存者还是觉醒者都杀红了眼,不知疲倦地与各自的对手战斗着。 总指挥部里,对讲接收员再次回报最新的动态变异丧尸出现了,最高等阶有二阶。” 楚炙天转头对身边的萧子陵四人说道你们分别去四个方向压阵,有突发事件及时和我联系。” “是!”四人齐声答道,迅速朝各自的方向奔去。 楚炙天有力地敲击茶几上的布防图,冷冷地接收员命令道命令,所有觉醒队伍的队长出动,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变异丧尸。我希望十分钟之内,军工厂周围没有任何二阶丧尸。” “是……”接线员接通了军工厂的所有可以接听的喇叭音箱,将楚炙天的话一五一十地转述出去,于是整个小区,这道命令响彻整个营地: “命令,所有觉醒队伍的队长出动,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变异丧尸。楚队长希望,十分钟之内,军工厂周围没有任何二阶丧尸。再次提醒,楚队长希望,十分钟之内,军工厂周围没有任何二阶丧尸。” 随着这道命令,各个防守阵区迅速窜出了接近20个人影,奔赴到各自的最前线。 而战斗在最前线的普通大众以及低阶的觉醒者忍不住狂呼一声,士气高涨起来。没有这些二阶的变异丧尸,对他们来讲生存机会就多了许多,楚炙天的这道命令,是救了他们所有人。 萧子陵在朝军工厂的北方迅速赶去,奔跑中听到了这道强有力的命令,心情顿时一松,他楚炙天不会放任丧尸这样猖狂下去。而他也要尽快赶去前线,防止其他突发事件,这个时候前线已经承受不起新的变故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