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凶手?究竟是什么?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五十一章:凶手?究竟是什么?

> 第五十一章:凶手?究竟是什么? 第五十一章:凶手?究竟是什么? 清晨,昏黄的日头才刚刚冒出地平线,一个十人小队就出现在同齐区种子商店门口的空地上。 楚炙天、陈景文二人正耐心地等待小队成员的查探结果。这次因为有未知的东西出现,就不能少了知识渊博的陈景文,所以董浩哲只能坐镇大本营。 老宅的门是敞开的,里面的大院一目了然。墙角一颗苍劲有力的碍脚松,叶子掉的零零落落的芭蕉树,枯萎的只有藤条的爬上虎密密麻麻地爬满有些年头的围墙,围墙有几个地方已经破败不堪,露出了几个窟窿,青灰色的瓦砖清晰可见。 而最醒目的是地面上到处可见已经干枯的红褐色血迹,萧子陵站在门口都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小队的人是大前天死在这里的,按理血腥味应该很淡了,看起来这几天,这里没少死人。 萧子陵暗暗警惕起来,这里已经折翼不少觉醒者了,不知道这些人里有没有二阶以上的?萧子陵深知目前自己的能力与二阶觉醒者相当,小心谨慎的他没有进入老宅。而是带领着跟着他的两名队员退了回去。 萧子陵走到楚炙天的身边,低声说道:“楚哥,陈副队,院子里血腥味浓郁,恐怕这几天死在这里的人不在少数。因为情况不明,我没有带队进去查探。” 楚炙天点了点头,便让萧子陵待在一边等候其他人回来。 陈景文听了萧子陵的话表情有些凝重:“看来院子是一个陷阱……” 很快,甄一龙带着两名队员回来了,他对着楚炙天和陈景文摇了摇头,表示他那里一无所获。 戴鸿飞带领一名队员是最后回来的,他脸上带着一丝喜悦说道:“楚哥,陈副队,商店里的种子的确都不见了,不过我仔仔细细查看了库房,倒让我发现了一点异常之处,不过楚哥和陈副队得亲自去看看,是不是有用。” 陈景文闻言抬眼看着楚炙天,等待他的决定。 楚炙天点了点头道:“有异常就好,我们一起去看看。” 说完就带着众人直奔种子商店的库房。 库房里,戴鸿飞指着角落的一个深不见底碗口大小的洞说:“楚哥,陈副队,你看这里有这个洞,还有这里,这里。”戴鸿飞走了几个角落,给大家指出了他的发现。 陈景文突然打了一个响指,嘴里低语一声:“水龙盾!” 随着这一声,一层可见的水流迅速缠绕陈景文全身,做好防备工作的陈景文这才小心地靠近,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摸着洞口。 接着又是一声低喝:“水龙暴!”只见陈景文那只摸着洞口的手突然将洞口覆盖住,萧子陵他们只听到一股水流急速冲入洞中,由于水流急促,就算掩住了洞口,还是有几道水柱从陈景文的手指缝中飙射出来,冲到了陈景文的身上,又被他身上的水盾给挡了回来。 大概过了三分钟的时间,陈景文这才移开了手,除了溅出来的那些水迹外,看向洞中依然是深不见底,似乎刚才那些水流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景文,你让下!”楚炙天见状马上道。 陈景文快速闪开,一声“电舞”,紧随而来是一道飞舞的闪电从楚炙天手指飞出,直接钻入洞中。 许久,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董浩哲抓了抓头,疑惑地道:“难道只是老鼠洞?” “不是!”陈景文斩钉截铁地道,“洞口没有任何毛发,没有爪印,所以不是老鼠之类的动物,洞口也不湿润光滑,虽然很深却很干燥,虽然粗看是圆形状的洞口,仔细辨认可以看出是有棱有角的,并且土质粗糙,所以排除爬行类动物。” “那这洞究竟是什么弄的?”戴鸿飞迷惑了,能打洞的动物都排除了,那还有什么东西能打洞?而且打那么深的洞? 甄一龙知道洞口目前没有什么危险,就直接蹲下研究起来,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纸,谨慎地对着洞口比划着,很快他转过头来大声道:“我想我找到杀害我们队员的真正凶手了。” 甄一龙的话让大家精神一振,齐齐注视着他等待解惑。 “洞口的形状与我们三名队员要害部位的伤口是完全一致。”甄一龙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白纸面向众人,只见白纸上清晰地描绘着三个大小不一的圆形图案。 “这是我照着那伤口绘下来的,除了大小有些差别,其余的菱角完全符合。”甄一龙指着那三个图案接着说道。 众人仔细比对,果然如此。 “这样看来,这肯定是一种生物了。”陈景文皱着眉,虽然找出一点线索,但依然迷雾重重,已知的生物里没有类似于这种东西。 众人再次陷入思维的困境,各个纠结万分。 萧子陵其实一看到那洞口,心中隐隐就怀疑是那东西。再听到陈景文和甄一龙的话,他更加确定没错了。 末日中后期的恐怖所在——植物类进化的王者,拥有食**望,能无限延伸攻击无所不在的藤蔓类植物。 而这只进化成功的藤蔓类植物,最可疑的就是那老宅里爬满墙壁的似乎已经枯萎的爬上虎。 萧子陵不忍看众人为此伤神,他低头跟着沉思了一下,突然哎呀一声,脸上有一种顿悟的表情。 众人被萧子陵的惊呼声惊醒,齐齐转头看向萧子陵。 萧子陵连忙说道:“楚哥,陈副队,我听说前几天,发现了进化后的动物?听说也有异能了。” 楚炙天点头道:“没错,是一只看守仓库的猎犬,没想到进化了,可以喷出火焰。不过,那只猎犬恢复了野兽的凶性,对人类有强烈的攻击意识,为了安全,我处理掉了。” 萧子陵突然俏皮一笑:“既然动物能进化,那么植物是不是也能啊?我怀疑这洞口是进化后的植物留下的,也只有植物才对同为植物的种子感兴趣。不过这只是我灵光一现的猜想,不知道靠谱不靠谱。” 萧子陵的话拓宽了众人思索的空间,陈景文第一表示肯定:“小陵说的没错,我们的视线不能只限于丧尸和动物,或许植物也是我们的敌人。” 楚炙天表情沉重了,他明白这代表了什么,人类的生存条件更加艰巨了。 p:这几天很累,小宝宝认人了,除了我竟然不要任何人。我彻底悲催了,好几次在深夜码字竟然对着电脑睡着了。我不敢看这几天码的文章,想来会有些问题,众位亲们见谅了。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