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放任?勾心斗角的始末!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四十九章:放任?勾心斗角的始末!

> “气死我了,这个萧子陵就会装可爱卖萌,为什么小队的人都喜欢他?”回到房间的张艾艾恨恨地坐在床上,依然为饭厅里的那一幕忿忿不平。 随后的江轻语看到张艾艾如此作派忍不住蹙眉,虽然她看着心里也不高兴,但她明白在小队里她们的地位根本不能和萧子陵比,萧子陵明显得到了三大巨头的欢喜,这个时候只有和他交好,以后再徐徐图之。 江轻语感到她和这身体融合的越来越好,本尊原本的做法和思维竟然也融合了进来。现在她的行为举止不再如刚才那么莽撞,开始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忍耐。 “就算不喜欢也要忍着,我们还要和他打好关系。”江轻语提醒张艾艾她们的目的。 “我就是看不惯,楚哥怎么会收这样的人在身边?”张艾艾无法理解,这小子站在楚炙天身边,怎么看就怎么怪异,完全破坏楚炙天的霸气。 “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江轻语一语命中真相,若不是这个特殊原因,楚炙天选人第一个就会将萧子陵刷下。 “好可惜,要是我们能和他们坐一起就好了。”张艾艾眼冒红心地趴在床上,恨不得当时是她坐在那。 会的,总有一天,楚炙天的身边只有我陪着!三大巨头的旁边必然有我的位置!江轻语暗暗捏紧拳头,给自己打气。她不相信自己的穿越是来打酱油的,她肯定会和历史发生的那样,得到楚炙天的心,一步步成为权倾天下,翱翔天际的凤凰。 想到了这些的江轻语望着一脸憧憬,难掩爱慕之心的张艾艾,心中更是不喜,不过她还不能这样放弃她,毕竟预言这个能力实在太逆天。相信张艾艾不久就会被重用,而自己前期还需靠张艾艾来站稳脚跟。看来自己必须提醒她一下了,免得她失去队里的信任而影响自己的计划。 “小艾,这次你做错了。”江轻语慎重地提醒道。张艾艾今晚的做法实在太莽撞了,很容易让自己得不偿失。 “我敲门了,只是没人应答,不能怪我。”张艾艾有些心虚,但还是大声辩解道。 “陈副队给的命令是必须通知到每个队员!”江轻语逼人的视线盯着张艾艾,若张艾艾还是抵死不肯承认错误,她必须重新考虑计划,她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一个没头脑的人身上。 张艾艾在末世能活下来,得感谢她的直觉,她很容易能感受到她依附的人的喜怒哀乐,她曾怀疑这是她的觉醒能力,只是这种能力只为她第一选择服务,除非这个人死去才可以选择下一个,而张艾艾这次末日一开始,就选择了江轻语。 张艾艾清晰感受到江轻语隐藏的怒火,以及一种想要放弃的**,她着急了,好不容易哄好了江轻语,怎么能为了一个小子而影响她的大计呢。 她赶紧笑道:“江姐姐,你放心,我只是在你面前发发牢骚,至于陈副队的命令,万一事败,我会认错的。饶了我这一回吧,下次再也不会了,江姐姐,好不好嘛?!”说罢拉着江轻语的手晃了晃,面上一副求饶,圆溜溜的大眼可怜地看着她。 江轻语脸上缓和了许多,但不同意张艾艾的主张:“不行,这件事,你必须马上向陈副队承认错误。” “啊?能不能不去?”张艾艾有些不情愿,这一去,肯定在陈副队那里留下坏印象。她有些怀疑江轻语是不是乘机败坏她的形象,好凸显出她的优秀?心里暗暗警惕起来,可不能被江轻语卖了,这女人能力手段超一流的,否则也不可能笑到最后。 “随你,不过我不认为你能瞒过陈副队,等陈副队找你问话,还不如主动认错,或许可以逃过一劫。”江轻语冷冷地道,自己仁至义尽,听不听全在张艾艾。 张艾艾想了一想,发现江轻语说的没错,她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行为,就算看不惯萧子陵,想整整他也不能留下这明显的证据。 “知道了。”张艾艾有气无力地趴在那应道。 ——————————————————无耻的分割线——————————————— 陈景文坐在书房内,摆弄着手中精致的打火器,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个低着头,一脸自责,还掉着泪诚恳道歉的张艾艾。 陈景文锐利到似乎能看透人心的眼神让张艾艾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她的这番作为是不是瞒过了陈景文,她左手拇指和食指再次无意识地摩擦起来。 打火器轻叩桌面数下,陈景文淡淡地道:“知道了,下次不可这么疏忽,你回去吧。” 这话一出,张艾艾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她猛地抬头,尚未擦干的泪水还挂在脸上,一抹安心的笑容随之而来:“谢谢,陈副队!”然后深深鞠了一个躬,这才退了出去。 一旁一直做壁画面无表情的甄一龙这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陈副队,就这样算了?”要知道为这事,陈景文可是被楚炙天点了一句,这对事事追求完美的陈景文来说可是奇耻大辱,本来他以为陈景文会狠狠地处置整理一番后勤组,没想到却是如此的风平浪静。 “还能怎么样?都主动认错了,还不放人家一马?”陈景文揉揉酸痛的肩膀,今天一直在统计物资,整个人都坐傻了。 甄一龙一脸你别蒙人了的表情,就知道他决定不相信陈景文真的那么好心。 陈景文也没想瞒着这个从小跟他的心腹,他嘲讽一笑:“这女人摆出可怜的样子就以为能骗过我?哼!一时忘了……这借口她还真敢说!我倒想看看她接下去的动作,希望不要再那么愚蠢,白白浪费我给她的机会。” “放任?会不会对小陵不利?”甄一龙有些担心了,萧子陵这小子他还是挺喜欢的。 鄙视地瞟了一眼甄一龙,陈景文冷哼一声道:“萧子陵,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除了楚哥,他是唯一一个让我迷惑的。” 甄一龙笑笑没有应答,他可不能说是陈景文自己想的太复杂了,所以看什么都复杂了。 “还有,你难道不觉得楚哥……对萧子陵太重视了!”陈景文第一次在他心腹面前露出担忧的神情。 甄一龙想了想才回答道:“是很重视,不过小陵等于是楚哥的救命恩人,楚哥重视很正常,你无须担忧太多。” “希望如此……”虽然甄一龙在一旁开解,陈景文依然眉头紧锁无法放心,他总感觉有些不妥,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算了,不说这个了。一龙,资料你收集好了吗?……”没办法找到答案的陈景文只能将这份担忧丢之脑后,开始做下面的工作。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