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平静,能活着就好!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三十四章:平静,能活着就好!

> 萧子陵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下午,萧子陵睁开眼就感觉视线有些狭窄,仔细辨认一番就知道是右眼出了问题,它看不见了。 看来和那只精神系丧尸对抗,实力相差太大,给右眼带来毁灭性的伤害,不知道是不是就此失明了。不过这样的结果他心理还是有准备的,对于能活着回来,萧子陵已经很满足了。 房间里原本守护的陆云涛看到萧子陵醒了,马上出去通知了甄一龙。 很快,甄一龙赶到了房间,他走到萧子陵的床头问道:“小陵,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不跳字。 萧子陵对着甄一龙虚弱的笑笑,首先就问:“楚哥他,没事吧!” 甄一龙感动啊,多好的娃啊,醒来还惦记的大哥呢,心里更觉得惋惜了。他连忙回答:“小陵,放心,楚哥没事,现在正休息呢,多亏了你啊!” “他是我大哥哦!”萧子陵微笑了,一副本该如此的表情让在场的甄一龙和陆云涛动容不已。 萧子陵休息了一会继续问道:“一龙哥,我的右眼是不是看不见了?” 甄一龙沉默了,他无法开口告诉萧子陵这个结果,他不忍。 看到甄一龙不语,萧子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原来真的看不到了!”虽然心理有准备,但真成事实,萧子陵难免有些失落,神情有些茫然起来。 “小陵,你……”甄一龙担忧地看着萧子陵。 萧子陵转头看了过来,发现了甄一龙陆云涛眼中的担忧,心里很是温暖,他知道他的付出是有价值的,原本还有点失落的心释然了,他笑着道:“有些小失落而已,不用担心。” 甄一龙没想到萧子陵这么平静地接受这个结果,有些愣神,昨天楚炙天很平静,可他隐隐体会到深藏的暗涌,今天萧子陵很平静却是真正的心平气和。 “只是小失落?”陆云涛佩服了,有点不敢相信他听到的。 萧子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鄙视地看向陆云涛:“云涛哥,现在是末世,能活着就是幸运,有一只眼睛能看就行了,又不是女的,重视这些虚的干嘛。” 萧子陵通透的想法让甄一龙刮目相看,要知道这事临到他们身上,恐怕不会如此轻易接受下来。萧子陵的承受能力超过他预期的太多太多,他感觉接下去的事情没有那么难以说出口了。 甄一龙脸色一正,严肃地对萧子陵说道:“小陵,还有一件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 萧子陵看到甄一龙严肃的表情,心中猛地一跳,挣扎地想要起身,着急问:“难道我瘫痪了?”好吧,萧子陵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他知道速度异能透支的太厉害,害怕没有办法重新站起来。 “这倒没有!”甄一龙看到萧子陵情绪有点激动,赶忙安抚。 “哦!”萧子陵闻言心情顿时放松了,他安心地躺着,耐心等待甄一龙下面的话。只要不瘫痪,神马噩耗他都能承受。 “小陵,你的异能透支的太厉害,以后你的速度异能恐怕没办法使用了。”甄一龙再次担忧地看着萧子陵,毕竟这是萧子陵在末日的生存能力,失去了等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一般觉醒者很难接受这样的结果。 “还有呢?”萧子陵听了这话并没有多大反应,竟然一脸冷静地继续询问甄一龙。 “就算站起来在灵活性上也会有所缺陷。”甄一龙终于将全部的内容说完,紧张地盯着萧子陵,害怕他心情激动而让伤势加重。 “能走路不?”萧子陵板着张小脸,慎重地问。 “那当然行!” “能跑不?” “可是可以,但跑不快。” “能跳不?” “行,但跳不高。”甄一龙被萧子陵的问话弄糊涂了,想不明白为什么问这些话的他还是很认真回答了。 萧子陵听到甄一龙的回答,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才道:“还以为有什么大问题,没想到该做的都能做……”说完一抹开心的笑容在脸上绽放,让整个房间都明亮了。 呃?神马情况?甄一龙和陆云涛面面相视,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刚才说的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为嘛萧子陵笑的这么……美丽两个字刚从他俩心头升起就被硬生生地压了回去。 “小陵,没有异能了,你还笑得出来?”甄一龙有些生气,对萧子陵无谓的态度有些不淡定了。 “为什么不能笑啊?”萧子陵奇怪地看了甄一龙一眼,“失去异能不代表我就是废人了,我还是我,有手有脚,除了不能砍杀强大的丧尸,我照样能做其他人能做的事,这不是很好吗?而且,我的异能换来了楚哥的平安无事,这不是很值吗不跳字。说完,重重地点头表示这笔生意做的不亏。 甄一龙愣了,却明白了萧子陵的意思,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在萧子陵的心中楚炙天竟然如此重要,他才刚刚加入小队几天而已……看着萧子陵那纯真的笑脸,未经污染一片赤诚的少年才有如此纯然的心。楚炙天何其有幸,竟然有这样一位小弟。 甄一龙笑了,摸了摸萧子陵的头道:“你这小子,说的对,不管有没有异能,你还是我们小队的队员。” 萧子陵没好气的躲开甄一龙的手,鼓着脸生气道:“我当然是你们队员啦,我问过楚哥啦,因公受伤小队负责养我的,别想甩开我。”要是因此被放逐,他拼这个老命干嘛?他要咬住楚炙天说过养他这点不放,想来楚炙天不会否认的。 “是是是……”甄一龙被萧子陵孩子气的表现给逗笑了,房里的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门外,陈景文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对身旁的人说道:“楚哥,你看,小陵没事了。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楚炙天沉默地看着房内的情景,看到了萧子陵的笑容,笑的真笑的纯,笑的那样坦然,他的话每一句都铭刻在他心头。 终于收回了目光,楚炙天握了一把拳头,转身离去,没有留下一句话。 陈景文看了看房里的萧子陵,又看了看楚炙天坚定的背影,他眉头暗锁,眼神中一丝阴霾一闪而过。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