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撇下?机会要靠自己争取!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二十二章:撇下?机会要靠自己争取!

> 第二十二章:撇下?机会要靠自己争取! 第二十二章:撇下?机会要靠自己争取! 呆在房里的萧子陵并不知道,他家老大已经将他遗忘,此时他正专心修炼清心术,一次医药超市的行动,将他的信心一下子打击没了,危机感布满心头,感到鸭梨大大的。 楚炙天的强大不用说,就算萧子陵让重生之神大开金手指,也比不上楚炙天,他根本就是上天的宠儿,人家是亲爹的说。 一个目前还不清楚底细的吴庆云就轻易将他比下去了,身体具有变异者的能力,还拥有不知名的恐怖火焰,这让萧子陵眼馋不已,也让萧子陵心心念念清心术里的道术。 可惜学习新的道术,萧子陵能力似乎还不够,每次随着玉佩里提示的灵气运转方式,可总在最后关键处灵气没能供应上来而失败。想起学会灵眼的时候,灵气曾一次削减很多,当时还以为只是暂时性的消失,很快就会恢复,现在看来消失应该是永久性的,这部分灵气必须要靠自己苦修才能修回来,然后才可以继续学习新的道术,当时玉佩上提醒必须要在充沛的精神灵力下才可练习,恐怕也是因为没有充沛的灵力根本练不成。 说实话,末世来临后这几天,萧子陵有些松懈了,特别是楚炙天收下他之后,那一夜他兴奋的什么都没练,只躺在床上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现在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不努力修炼提升实力,他就算是被楚炙天亲自招收(应该算是吧),也很快被抛弃,楚炙天不会选择能力不突出的人做他的得力小弟。短短的接触让萧子陵清楚的知道楚炙天对伙伴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何况萧子陵尝到了跟随楚炙天的好处,住在别墅里的日子跟前世相比,真宛如在天堂,楚炙天小队所住的地方,气氛非常轻松,无论吃住都极好,这都归功于陈景文的合理安排。若不是小队每日都要出去收集物资,与丧尸战斗,萧子陵真的会怀疑自己是否还生活在平安年代里。这样的生活萧子陵不想放弃,在末日能不为食物而烦恼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啊! 所以为了他将来幸福的生活,能背靠大树好乘凉,第一步就得安全地赖在楚炙天的队伍里,不能让楚炙天认为实力不济而被踢出去。萧子陵没有好高骛远,为完成他的终极目标,他得一步一步扎实的走。 经过一夜的苦修,萧子陵感觉到原本变薄的灵力终于又厚实了一些,张开眼的他觉得耳目清亮,精神饱满,就算让他与进化的丧尸战斗几百回也不怕,他心中明白他的实力又增加了一点,努力得到了回报。 心情愉快的走到小队专门吃饭的地方,陈景文临时雇佣了一个原本职业是厨师的幸存者为他们烹饪食物,味道超级美味,加上连续几天收集物资,无论食物还是调料都很丰富,所以并没有在这方面有所克扣。 就看到吴庆云和秦尚风两人在吃饭,其他人不见踪影。萧子陵有些疑问的询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吴庆云并没有兴趣和他说话,脸上也有些不渝,只有一开始接触到的秦尚风好心的回答他,今天上午8点30分,楚炙天就带领三名队员去申城最大的码头探索情况,人员确定了,不再的几位其实都在大厅里研究路线和作战方案,唯有他们三人属于被撇下的,排除在外了。 秦尚风是遗憾的,但他很明白这是因为他不适合去那种高危的地方,战斗实力几乎没有的他帮不上什么忙,恐怕还会成为楚队长他们的累赘,被撇下那是理所当然,唯一让他感叹的是吴庆云竟然也没有去,让他微微有些想不明白。毕竟昨天去医药超市的路上,吴庆云的实力已经清楚呈现,队长副队长不去讲,本来就不属于正常人范畴,队员里也只有戴鸿飞的实力超他一线,其他人恐怕都稍逊他一筹,也难怪吴庆云知道这消息后脸色会有些难看。至于萧子陵……秦尚风根本没想法,萧子陵去了那才叫奇怪呢,未成年人士本就应该留在家里不是吗? 萧子陵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戈登了一下,嘴里的美食也觉得没什么味道了,这是不是说他萧子陵在楚炙天的眼里根本就不被信任的?不行,他必须跟着去,好好表现给楚炙天看,他并不是一个弱者,末世十年的经验怎么可能输给其他人呢? 萧子陵主意打定,连忙丢下手中的碗筷,匆匆跑去大厅,时间快要到8点30分了,必须赶在他们行动之前说服他们带他一起去。 现在末日刚开始,正是他表现的时候,要知道一个月之后,楚炙天的队伍就成熟了,那个时候会有太多的高手加入其中,若之前没能好好表现让楚炙天记住自己,很快他就会被那些高手的炫光掩住,消失在楚炙天的视线中,沦为路人甲,再次成为炮灰一枚。 因此这段时间和楚炙天一起出任务,是何等的珍贵,越到后面,这种机会越少,队员越来越多,会逐渐分几个小队,谁也不敢肯定一定会飞到楚炙天那里。 萧子陵重视这样的机会,这次没有机会,不要紧,靠他自己争取。他早就下决心不能再重蹈覆辙,像前世那样随波逐流最后眠灭于大众之间的炮灰生涯,他深恶痛绝! 萧子陵心一急,速度就控制不了了,如飓风一般出现在楚炙天的面前,由于心急没有掌握好速度,萧子陵的身体一下子没有稳住,顺势扑向铺满长毛地毯的地面。 惨了!萧子陵知道这下出糗了,他反应很快,准备用右手作为支撑的着力点,借力站起,尽量弥补这丢人的一幕。 只是,所有人想不到楚炙天竟然出手了……不,应该是出脚。只见楚炙天左脚一伸,顺势勾住萧子陵将要倒地的腰身,用力一挑,又被挑回来了,只是这一意外的举动让萧子陵原本的计划泡汤,又因为萧子陵的左手已经撑地,并借着这股力量用力让身体站立起来。可是这意外的一个力量,完全让萧子陵再次失去平衡。 于是,萧子陵悲催了!结结实实一个倒栽葱,仰面摔倒在地。 萧子陵郁闷地看着上方那几张笑脸,明显是看笑话的。唯有楚炙天,黑着一张脸,俯视着他道:“萧子陵,你究竟唱的那出戏?” 萧子陵心中鄙夷,若不是他多此一举,他何至于摔成这样?明明罪魁祸首是他自己,还给他脸色看,太过分了。 似乎看出萧子陵鄙视的目光,楚炙天双手抱胸站直了身体,冷冷道:“我倒想知道你投胎式的冲过来?究竟为了何事?” 萧子陵心想既然已经丢脸了,索性横是横,不起来了。直接躺在地上举起右手,大喊道:“我也要去。”(呃,萧子陵,拜托!不要真将自己当成未成年。你不嫌丢脸,我都觉得丢脸啊!——写作人吐槽,请直接忽视!)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