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毁灭,扭曲的心理!(粉红20加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六十七章:毁灭,扭曲的心理!(粉红20加更)

第一百六十七章:毁灭,扭曲的心理! “咦?小陵也在啊?”董浩哲对萧子陵出现在楚炙天的车里,有些惊讶,而身边的陈景文眼神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而脸色微微一变。 binhuo.com 萧子陵笑道:“今天我负责警戒,听到前面喧哗,就过来报告一下楚哥。”萧子陵小小解释了一下为嘛他大清早地出现在楚炙天的地盘上。 董浩哲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当然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于是点了点头就走入了车内,唯有陈景文似笑非笑地瞥了一眼萧子陵,那眼中的深意让萧子陵后背冷汗直冒,不知道这只狐狸是不是听出什么破绽,怀疑了什么。 楚炙天示意两人坐下,萧子陵开始为他们端茶倒水。 陈景文一坐下就忧心道:“前面的喧哗是因为沈城基地被摧毁了,有一部分人逃到了我们这里。” 楚炙天眉头一挑:“哦?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陈景文沉着脸道:“原本是没有什么关系,可是偏偏沈城的人逃到了我们这里,我怕那对夫妻会跟着他们来,要是被误会了,那就糟糕了。” 楚炙天听到夫妻这一词,忍不住握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下。他缓缓地道:“糟糕?我以为我们战队能够应付一切困难,难道那对夫妻很强?” 楚炙天说出那对夫妻这话时,还真有些汗颜,忍不住瞥了一眼正安静给他们斟茶倒水的萧子陵,这小子竟然神色如常,一脸淡定的摸样,似乎根本不介意。看起来在这方面的定力他不如他家小弟啊。 楚炙天决定要更加坦然。楚炙天可不知道萧子陵脸上淡然,其实后背早就燥热异常,要不是顾忌陈狐狸在,他早就想夺门而出了,因为陈景文的话让他想起了在沈城为了让师傅安心所撒的谎。 陈景文回答道:“是的,那对夫妻实力很恐怖,据我们获得的消息,沈城首领的实力应该已经到了四阶,手下还有三个副首领,已经确认是三阶的强者,加上基地里一二阶觉醒者无数,这实力除了那首领比楚哥弱上一阶,其他可以跟我们媲美了。可就算这样的实力,最后还是被那对夫妻轻而易举地灭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我就怕那对夫妻误认为我们是沈城的势力,二话不说就杀过来。” 董浩哲也有这样的顾虑,毕竟他们离沈城实在太近,很容易会让人有这样的误解。他接着陈景文的话说道:“按照这些沈城人的形容,那个丈夫恐怕是到了五阶,因为他杀那个首领的时候,很是随意。而且那对夫妻心狠手辣,不问缘由就将基地血洗了一遍,可以说是将那基地势力连根拔起。”他的神情很凝重,没想到除了楚炙天外竟然还有其他五阶的强者,他们小看了这个世界。 人果然适应能力很强,楚炙天在自己两位死党的嘴里反复听到夫妻丈夫之类的词,最后彻底淡定了,做到面不改色心不慌。好吧,夫妻就夫妻,要是小陵是个女孩子,其实这样也挺好的。随着这个念头,楚炙天心中泛起一股淡淡的遗憾。 等董浩哲说完,楚炙天看到两个死党一脸凝重,知道不重视这件事是不可能了,虽然他很想说他们是白担心一场,不过无法解释理由的他只好端正态度命令道:“既然如此,命令所有战斗组小队全面警戒,命令攻坚组成员整装待发,命令后勤组收拾物资安排人员登车,准备出发。” 三道命令直接下达了下去,很快整个车队行动起来。 陈景文离开之时犹豫地问道:“楚哥,那些沈城的人想要加入我们车队,我们接不接受?” 楚炙天道:“以前怎么办,现在就怎么办。”为了保证人类的希望,楚炙天的队伍是不会拒绝收容这些幸存者。 陈景文顿了顿,有些担心地道:“万一,那对夫妻误会了……” 楚炙天眉目一挑,一道冷光狠狠地扫了过来,让陈景文马上收口不言了。 董浩哲见状忙道:“景文,你放心去处理吧,我相信,就算那对夫妻来了,我们也有把握应付。” 陈景文感觉自己失言了,于是点头道:“好,我马上派人登记他们的信息,进行排查后再安排他们进入车队。” 就这样,董浩哲和陈景文离开楚炙天的车子。 一下车,董浩哲就皱着眉道:“景文,你怎么说出那句话?这不像你。” 陈景文沉默了一下然后反问道:“浩哲,难道你就没怀疑?那个丈夫的形象与楚哥相差无几。” 董浩哲听到陈景文的问话,沉默了一下,说实话一开始听到沈城的人形容那丈夫的实力相貌时,他还真以为楚哥跑去沈城了。只是楚哥去那里做什么?他怎么知道那里有个基地的?还有那个丈夫的老婆实力也很强大,她可是解决了几个三阶副首领…… 楚哥的老婆他看到过背影,绝对没有强者的气息,除非像小陵那样天生有隐藏气势的能力……好吧,这样的能力不是平安时代里的大白菜,随手一抓就是一把。董浩哲只能将这个疑惑压回心中。 于是他回头对陈景文说:“景文,你多想了,只是不巧发色相同,实力差不多而已,而且,你认为我们这里有哪个女人这么强大?” 陈景文却语出惊人:“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就是小陵假扮的?” 董浩哲想都没想直接反驳道:“不可能,他假扮楚哥的老婆做什么?而且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沈城的基地在那里?别说瞎猫碰到死老鼠,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要是没有消息,一个晚上就能找到人类的幸存基地,这话说出去,谁也不信。” 陈景文皱了皱眉道:“我也就是这点想不明白,他们怎么找到那里去的,要知道我们也不知道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有这么一座人类基地。” “所以说,你想多了,而且楚哥的老婆是小七的妈妈。”董浩哲点到为止,那天楚炙天坚决的态度,就知道他对小七的妈妈重视的无与伦比,绝对是他心尖上的那个。他可不认为楚哥会让其他人代替他老婆的位置,就算假扮的也不可能。董浩哲很清楚楚炙天的某些坚持和霸道。 陈景文终于放弃了他原本的猜测,只能叹道:“希望那对夫妻只是和我们擦身而过……” 两人随便交流了一下便分道扬镳,各自负责自己的事情去了。 楚炙天皱着眉头看着萧子陵,自从董浩哲和陈景文离开后,他就陷入了低迷的状态中,难道那个洪晓琳真的让他那么担忧?忍不住安慰道:“放心,景文会将他们收进车队的”他们一路暗中监测着那辆商务车,十分清楚他们已经到了车队这里。 萧子陵振作了一下精神道:“嗯,我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以后一切就靠他们自己了。”虽然他受了前世师父的大恩,但他不认为自己要无限包容那个胡搅蛮缠的洪晓琳。既然已经安全地让他们加入车队,萧子陵觉得自己对得起自己良心。想来师傅也不会怪罪他。 至于洪晓琳以后会怎么样,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萧子陵知道只要洪晓琳安分守己,基本能保证生活无忧,平安过一生了。 “那个洪晓琳……”楚炙天欲言又止,那个女的毕竟是萧子陵恩师的孙女,他很担心那个脑残女以后会伤到他家小弟。 楚炙天欲言又止的神情,让萧子陵想到什么,就见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家老大,警告道:“不许打她主意。” 楚炙天一愣,不知道自家小弟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家小弟因为恩师的缘故,喜欢那个脑残女了?这样一想心中不是滋味了,于是冷下脸道:“怎么?你喜欢上她了?” 萧子陵听出楚炙天口中的不快,更加肯定心中所想,于是他说道:“那女的就是一个惹祸胚,老大你绝对不能被她拖累了,想种马也不能种到她的身上去。”萧子陵义正言辞地劝阻道,绝对不能让他老大一失足成千古恨。 萧子陵的回答让楚炙天直接汗了,他只是想问萧子陵想怎么安排而已,怎么萧子陵会想到那方面?而且…… 楚炙天忍不住睨了一眼萧子陵,这话说的不是他自己吗?楚炙天认为萧子陵惹祸程度要比洪晓琳更加恐怖,洪晓琳这个奇葩再怎么惹也只能惹点小事情,但萧子陵不一样,一惹就是灭了基地这样的大事。 当然楚炙天可不想让萧子陵知道他的想法,自从沈城回来,萧子陵的情绪就很不好,楚炙天知道这是因为萧子陵师父去世的缘故。萧子陵还是没有完全释怀这件事,所以心中有了一股郁气,整个人就像一只一点就燃的爆炸桶,他还是少惹为妙。 就这样,何超洪晓琳几人顺利加入车队,沈城过来的二十几个人同时被请进一辆全封闭的车子,何超很清楚,这恐怕是十二小时的病毒检测时间,每到一个新的地方,这一步绝对不会少的。 很快,他们通过了检测,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车队已经离开沈城的范围,再过不久就可以进入青海地界了。 何超几人被安排进了普通幸存者的车子,当看到美丽的后勤妹妹过来帮他们登记资料时,几人觉得是来对了地方了。 青春可爱,脸上没有任何愁绪,笑的舒心快乐的女孩子,就知道她在这里过的不错,跟洪晓琳一起来的女孩子一看那女孩子的笑容就知道沈城的事情这里绝对不会发生。当知道这里的人没有特权,只要工作就能得到贡献点,然后可以兑换食物时,何超几人眼神都亮了。 唯有洪晓琳一脸冰寒,眼神抑郁地瞪着那个女孩……原本她也有这样的笑容,在自己爷爷的保护下活的恣意任性,她到现在还是无法原谅为什么爷爷会在那天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制止她去摆摊……让她遭受了如此可怕的事情以及难以抹灭的耻辱。 就算爷爷派人救她回来又怎么样?能弥补她所受的折磨吗?她已经被毁了,什么都没了,清白没了,自尊没了,她忘不了为了满足基地首领那个变态,做了多少屈辱的事情…… 在慰问所里的时候,当看到别的女孩比她还要惨的时候,她才会觉得心情愉快,于是她表面圣母,其实暗地里下了不少黑手,只有一个个比她过的更惨时,她才会觉得自己活的有价值。 所以当她看到萧子陵拿刀走入大厅时,她知道她是来偷袭那两个男人的,可是萧子陵可爱纯真的脸让她心里发恨,她就是不想看到萧子陵顺利,她特想知道那张纯真的脸见到自己计划失败时,是哪种表情,会不会就是绝望呢?所以她故意喊了出来,心中恶毒的想着,毁灭吧,最好被那两人**了,那时还能再拥有这样的表情和眼神吗? 可惜萧子陵出乎意料外的强大让她失望了,当听到是她爷爷叫人来救她时,她更恨了,难道就不能早点来救她吗?为什么在毁了她一切希望后才假惺惺地过来救她?她认为她所受的一切折磨痛苦都是因为萧子陵延误救她才造成的,她绝对不会原谅的。 后来,连洛湄的死,爷爷的死都成了她攻击萧子陵的手段,她借题发挥,她嫉妒的发狂,这么虚伪的萧子陵凭什么拥有现有的一切,不仅自己实力强大,连她的男人都那么完美,俊美强大,那男人眼里心里全都是她,不经意的温柔宠溺让她这个旁观的人都无法忽视。 她不想看到萧子陵那张得意的脸, 所以她指责,她痛诉,就是想让她内疚于心。当然若那男人就此对她失望,那她就更满意了。 可惜那两人离开的太快,她根本没有机会继续破坏。 而现在,当她发现这个车队竟然纪律严明,里面的女孩子活的如此有声有色,与平安时代没多少区别,女孩阳光自信的笑容再次刺激到了她。 同样是女孩,凭什么这里的女孩就能活的这么滋润?这么快乐?难道这里的首领们就没想过要玩玩女人调剂一下身心吗? 不得不说,洪晓琳的心理已经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