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摧花?毒蝎子的灭亡!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六十五章:摧花?毒蝎子的灭亡!

楚炙天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发现已经不早了,就道:“我们先回你师傅那里吧。 ” 萧子陵点了点头,两人很快回到了居住地,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扑了过来。 萧子陵张开双臂,准备将扑来的笑笑抱住,心中美滋滋的,自家宠物还是喜欢他的,看到他回来竟然这么激动,这么热情地欢迎他。 笑笑使劲一跃,终于挂在了楚炙天的衣服上,两眼水润润地冲着楚炙天撒娇呜咽着,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抗议离开他之后受到了它主人无情的奴役。 一边的萧子陵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无语了,他呛呛地收回手臂,恶狠狠地瞪了自家老大一眼。丫的,别以为做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就能蒙混过去,眼睛的笑意是什么?要笑就光明正大的笑,反正他的脸早被这只笨狗丢尽了……这可恶的笑笑,每次看到楚炙天后就忘记了他才是它的主人,刚才他的脑子肯定缺氧了,所以才会以为笑笑如此热情欢迎的是自己。 此时的笑笑恢复了原来的形状,它使劲拽住楚炙天的衣服,拼命想往上爬,可惜太肥的缘故,后腿永远勾不到而晃来晃去的萌样让萧子陵不敢相信笑笑会有那么凶悍的一面,那威武彪悍的形状,与此刻专注卖萌的笑笑根本就联系不起来。这让萧子陵有些郁闷,话说变形后的笑笑真的很拉风,可惜是惊鸿一现。 萧子陵看到笑笑注意力全部在楚炙天身上,对他这个正式的主人视而不见,顿时怒了,他一把捏住笑笑的后颈,拎了起来,无视笑笑四脚乱蹬的挣扎,直接将它塞进自己的怀里。 紧跟笑笑出来的是那对母子,看到楚炙天萧子陵两人归来,他们一脸欢喜,忙向楚炙天说明了他们的准备工作,刚才乘乱的时候,年轻人已经偷回了一辆商务车,原本他想偷更好一点的车子,但那时太过混乱,好车争抢的人也多,为了安全,他将目光盯上了被人忽略的商务车,毕竟他们人比较多,商务车载人量要比轿车多几个,还是很适合他们的。‘ 楚炙天赞誉地点头,走进房间就看到三个妙龄女子正在聊天,看到楚炙天进来,三人眼神顿时一亮。 洛美玫眼神发亮是因为知道这个人很强,既然他毫发无伤地回到基地,那么那个有着神一般异能的王信肯定被他打败了,就是不知道是生是死。洛美玫当然希望王信能死的干干脆脆,那么她在沈城的过去都因为王信的死亡而彻底被掩盖,这是她现在绝对不想也不愿意承认的过去。 洪晓琳眼神发亮则是因为楚炙天英武的形象,那头银发几乎耀花了她的眼睛,她的小心脏竟然扑通扑通的乱跳,双颊忍不住绯红一片。 另一个女孩,是被萧子陵一起救出的其中一个,由于举目无亲,洪晓琳十分怜悯她便叫她一起回来了,她眼神发亮倒不是因为单对楚炙天,而是他和萧子陵两人,他们之间的温暖的气氛让她有些心热,一个女人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不就是找个疼爱自己的老公吗?她认为萧子陵得到了,这个事实让她精神一振,或许她也有她的那个英雄? 萧子陵看到洛美玫时,突然展颜笑问:“姐姐,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萧子陵奇怪为一问让洛美玫心中猛地一惊,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脸露疑惑地问:“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子陵说道:“刚才清理那些人渣的时候,无意中问了一下那些人姐姐的事情,他们都不知道首领身边有个很受宠爱的女人叫洛美玫,这让我很纠结,不知道听到的这些是真是假,所以就想问问姐姐你,希望你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萧子陵的表情显得特纯真无辜,脸上的迷惑也表现的恰到好处,完全是一种拿不定主意的犹豫状态。 洛美玫闻言神情有些悲伤,她低叹了一声道:“他们当然不知道我是谁,叫什么名字,首领的女人多如牛毛,每个女人都会受宠一段时间,然后就会被舍弃到慰问所,我好几个姐妹一开始比我还受宠,但最后依然被丢进了慰问所,最后不堪其辱,只能选择自我了断逃脱苦海。” 说到这里,洛美玫的眼眶都红了,她难受地道:“我承认为了获得基地首领的信任,曾经对她们袖手旁观,甚至有时候还会落井下石,但是我没有办法,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更自私一点。”洛美玫的眼泪无声地掉落,美丽的脸上表情很复杂,有内疚,后悔,也有决然。 她强忍眼泪继续说道,“我不后悔,因为我活着就是想看到王信这个畜生授首的一日,那个畜生若已经死在了你们手里,我就算死了也瞑目了。”说完她闭上眼睛,一副生死无谓,由萧子陵处置的表情。 一旁的洪晓琳不忍地道:“在那个魔窟,活下来真的很难,这不能怪姐姐,姐姐要是不这么做,也会有别的女人这么做,到时恐怕姐姐是第一个被下手的人。”那个地方为了活下去,都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可是她们何曾想这样,她们只是想抓住那个活下去机会而已。 萧子陵似乎被她们的话所打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姐姐还有没有其他话要说?” 洛美玫摇了摇头,表示她没有任何想辩解的话。 萧子陵低垂双目双手握了握拳轻轻道:“既然这样,我也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猛地抬眼笑道:“告诉姐姐一个好消息,王信被我家楚哥解决了,姐姐的心愿达成,是不是很高兴啊。”萧子陵说的很俏皮,就好像刚才只是在戏弄洛美玫而已。 因为萧子陵的言行让洛美玫心头一松,原本还凝重的气氛一下子欢快了许多,洛美玫喜极而泣连声道:“死的好,死的好,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她忍不住嗔道:“妹妹,怎么这么淘气……害的姐姐我……”突然话语截止,她慢慢低头,看向刺进胸口的唐刀,她痛苦地问道:“为什么?” 萧子陵淡淡地道:“姐姐不是说,王信死了,你就算死也死的瞑目了?我只是帮你完成你的心愿。” 洛美玫的眼神是愤怒的,这不是理由,她不相信一个就算与整个基地为敌也要救人的少女会因为这个荒谬的理由杀她。 一边的洪晓琳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忍不住尖叫起来:“啊!杀人了,救命啊……”她尖叫中扑了过去,想要将洛美玫从萧子陵的刀下救回来。却被楚炙天一个裂电直接电翻在地,双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虽然楚炙天不知道为什么萧子陵会突然击杀这个女人,但他相信自家小弟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 洛美玫一把抓住胸口的唐刀,因为抓的很紧,手掌中鲜血开始如流水般滴落,她专注地看向萧子陵问道:“杀我?原因?”生命的流失让她无法说出详细的语句,只能挤出几个字来表达她的疑惑。 萧子陵冷冷地道:“连洛湄,绰号毒蝎子,三阶觉醒者,基地的最后一个副首领,没错吧!你带我去上院,本意是想让那两个副首领将我击杀的……” 洛美玫,不,应该是连洛湄终于眼神灰败,她喃喃地道:“原来,知道了,哪里……露……马脚?” 萧子陵淡淡地道:“我会唇语,曲洛阳的话我看明白了。” 连洛湄眼神一缩,她没想到是在那里就暴露了,谁会想到一个正常的少女竟然会学习那种残疾人才会学习的东西…… “毒蝎子,为我报仇!”萧子陵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曲洛阳最后是看着你说这句话的,我想你应该清楚那是什么意思。”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又去了一次慰问所,一来是为了消灭那些人渣,二来我也想知道毒蝎子究竟是什么角色……”萧子陵当然不会说他有鉴定这个作弊器,他不可能随便抓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谁知道是不是敌人,会不会在接近自己的时候给他一记冷刀,所以抓住连洛湄的时候,就已经开启右眼鉴定了一下。 他当时就知道连洛湄是三阶的觉醒者,知道她的能力属于暗杀类的,因为她觉醒的是毒系。他虽然当时一路携着她走,却也十分防备。 再后来,连洛湄谎话连篇,萧子陵也就将计就计,利用她来寻找洪晓琳,毕竟有个熟悉基地的人做起事情来会方便很多,事实证明他们两人彼此都算计到了对方。 萧子陵找到了洪晓琳,但萧子陵也被连洛湄算计到了,所以独自面对了两个三阶的觉醒者,还好他身边有笑笑,关键时刻笑笑给力的表现让他扭转乾坤。 不过,最后的胜利者是萧子陵,因为他将自己的杀机留到了最后,实现了他的一击必杀。 连洛湄咧嘴一笑,口中的鲜血直泻而下,她遗憾地道:“恶报,我以为……假的,原来,真的……时间……到了……”她瞪大眼睛仰面倒下,眼中有着对生的不舍。 萧子陵冷冷地看着刀锋从她胸口离开,鲜血顿时**出来,毒蝎子的死也正式宣告这个基地的势力彻底灭亡…… 萧子陵心中升起淡淡的遗憾,原本他是想放了连洛湄一马的,只要连洛湄说出实话,然后再说一句,她情势所迫……其实他就想要这么一个理由,来说服他自己而已。 好吧,萧子陵的确不舍得美人凋零,他很想怜香惜玉的说。 可惜,到最后连洛湄依然执迷不悟,让萧子陵不得不辣手摧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