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家传?让小七发扬光大!(粉红120加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五十八章:家传?让小七发扬光大!(粉红120加更)

“哦,没想到你们这么有心,这末世,咳,像你们这样的人太少了……算了,不说了,你们跟我过来吧。”中年妇女在感慨中将萧子陵和楚炙天带到老先生休息的地方。 房间很小,里面也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用隔板弄出来的临时小床,一位白发苍苍,满面憔悴的老人,苟且残喘的躺在那边。 萧子陵见到这幕,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他慢慢地走了过去,跪了下来,在老人的耳边轻轻地唤道:“师傅,师傅……” 老人听到这个声音微微睁开双目,看到萧子陵,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不是老人知道了萧子陵的存在,而是老人的神智依然处于浑噩之中,并没有真正清醒过来。 萧子陵心中一酸,原来他还是来晚了,前世碰到的时候,自己的师父就是这种情况,半疯半颠半醒,清醒的时候会出去摆摊换点食物,疯癫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能挨饿着。有时候他可怜这个老人,所以有了食物就给了一点,没想到最后老人醒转过来就传授了他那套剑法,让他受益匪浅…… 老人呆呆地看着萧子陵数秒,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道:“是小陵吗?我的小陵回来了?” “是的!师父,是小陵回来了。”萧子陵流着泪回道。他知道老人唤的不是他,前世的时候,老人疯魔时也会用这样的动作摸着他叫着他。他知道老人叫的是他内心深处的亲人,可不知道那到底是谁,只是巧合也叫小陵而已。 老人的视线越过了萧子陵,突然看到站在一边的楚炙天。这一幕刺激到了他,他指着楚炙天激动地道:“他是谁?是不是来抢小陵的?畜生!”说完,他拉着萧子陵的手安慰道。“小陵,不怕,快躲到爷爷身后来,爷爷会护着你……” 这时候中年妇女忙开口安慰道:“不是的,不是的,阿叔,这是小陵的老公。是陪小陵来看你的。” 老人听了这话,似乎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他喃喃地道:“小陵竟然嫁人了?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我睡糊涂了?” 中年妇女笑道:“是啊,阿叔,你睡糊涂了。” “不对。不是有人要抢小陵吗?他是不是就是那个混蛋畜生?然后来骗我?”老人受创之前的印象实在太深,马上愤怒反驳道。 “不是的,师傅,他真的是我老公,我们可是很恩爱的。”萧子陵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走过去一把搂住楚炙天的腰,将头靠在楚炙天的胸膛上,一副恩爱无比的模样对自己的师傅说道。 萧子陵话说完,看到楚炙天竟然站立不同。整一个木桩子,一点也不配合他的动作,忍不住火大的将楚炙天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双目凶狠地警告自家老大给他搂紧了,要是让师傅看出破绽,生气伤心。他就要他好看。 被自家小弟威胁的楚炙天,有些无语地搂住萧子陵的腰。每次出来,自家小弟这个胆子就蹭蹭蹭地往上长,瞧那迫人的眼神,不知情的还以为他是小弟来着。不过楚炙天还是满足了自家小弟的要求,既然搂紧那就搂紧吧。 萧子陵难受地扭了扭身体,靠,自家老大肯定是报复,这也搂的也太紧了,贴的太密合了吧,看到眼前这对璧人,老人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容易,他连连说道:“好,好,好,小陵幸福了那就好,那个你叫谁来着。”老人发现他竟然不知道孙女婿的称呼。 “楚炙天!”楚炙天清冷地说出他的名字,一股气势扑面而来,却瞬间消失。那对母子是丝毫未察觉,但老人毕竟修炼武术的,五感灵敏,一下子捕捉到了,于是开怀大笑:“好,楚炙天,我家小陵眼光真好,那么我就将小陵交给你了。”说起这话的时候,眼神竟然清亮起来,再也没有刚才浑噩的模样。 楚炙天抱了一抱怀里的萧子陵,没有作声,只是点了点头,但眼神中的坚定清晰地传递给了老人。 老人满意地点头,刚想说点什么,却突然咳嗽了起来,原本清亮的眼神再次昏暗,他闭上眼睛养神了一下,再次睁开眼睛就认真地问道:“你们,孩子有了吗?”。 萧子陵听到这话,额头冷汗刷刷刷直冒,这让他怎么回答啊,这谎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搂住萧子陵的楚炙天冷静地回答道:“有了,都五岁了,名字叫楚小七。”小七你就再牺牲一次吧。 “楚小七?怎么这么随便?这名字谁取的啊。”老人神情有些不愉,认为这个名字起的太没有水准了。 楚炙天瞥了一眼怀里局促的萧子陵,淡淡地答道:“是小陵取的。” 老人一听这话,神情和蔼下来:“原来是小陵取的啊……” 萧子陵只能点头,心中暗恨自家老大既然说谎,就说谎到底,直接将这起名的事情扛下来,为嘛又要讲出实话出卖他? 老人默念了几遍,满意了,他说道:“这名字好,小陵起的有水准,有剑客的味道。”闻言萧子陵差点栽倒,师傅啊,你老人家这认可的标准弹性也太大了点吧。 老人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对萧子陵说道:“小陵,我们家的绝学一定要传给小七,要让小七将我们家的剑法发扬光大。” 萧子陵连连点头道:“好的,师傅,我一定做到。”就因为这一句承诺,小七从此陷入练剑的痛苦泥沼,一辈子都逃不出这无边的苦海。 房车里正呼呼大睡的楚小七突然感觉浑身发寒,他半梦半醒之间使劲将身上的被子团团缠住,困惑这天怎么变冷了……迷糊中翻了个身再次陷入熟睡状态,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他无良的“爸妈”将他给卖了个精光。 得到满意答复的老人心愿终于了却,他突然眼冒精光,拼命抬头向萧子陵喊道:“还有,你们快点逃出去,这里太危险,别管我这个糟老头子。” “放心,师傅,我们一起走。”萧子陵听到这话,赶紧扑到了床头,他流泪满面握住了老人的手。老人这句话再次触动他的心弦,当初也是这一句话,师傅将生的希望让给了他,让他逃离了那个绝地。 “不了,我在这里很好,落叶归根,落叶归根。”老人似乎没有什么遗憾了,他慢慢地闭上眼睛,睡了下去。 萧子陵看到老人闭目,心中一惊,连忙手指往老人鼻下一探,发现还有气息,这才放下心来。他看到老人已经熟睡,便悄悄地与众人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外面。 中年妇女这才将老人前些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了他们,原来老人有个孙女叫洪晓琳,前些日子老人身体略感不适,所以他孙女就代替他去摆摊,没有想到被基地首领的狗腿子给发现了,刚回到家就冲进来将女孩抢走,老人带着病体与他们相斗,可是平安时代的强身之术又如何比得过觉醒者呢,女孩依然被抢走,老人也被打遍体鳞伤。前段时间,好几次老人都差点熬不过去,却因为心中心愿未了,竟然靠着那股意志活了下来…… 听到这一切的萧子陵拍案怒起:“畜生,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这声怒吼,让中年妇女和那年轻人脸色一变,他们赶紧示意萧子陵小声点。 年轻人道:“妹妹,你要小声点,这里的基地首领可是一个超级强者,而且各个地方都有他的密探狗腿子,只要有对他不满的话就会被他们抓过去,那个就惨了,听说要想活命只有靠决斗杀……” 萧子陵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当初的他也是从那个地方靠这个逃离生天,更让师傅为了他活命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旁的中年妇女看到萧子陵听到自家儿子的话总算冷静下来,便松了一口气道:“其实最可怜的是小琳,不知道她是生是死,希望她能熬过这场苦难,有回来的那一日。” 萧子陵闻言看了一眼楚炙天,楚炙天有些头疼地揉揉眉心,这小子竟然想去救人,难道他真的想将这个基地整个翻起来?这次幸亏他来了,等下得看住他,否则真的要出大事了。他总算明白了,这小子一出来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货。 不过楚炙天并没有忽略萧子陵的想法,或许他要亲自出面了,向这个基地老大讨一个人,相信应该不会拒绝的。楚炙天眼中冷芒一闪,相信在绝对实力面前,这个基地的老大应该知道何为识实务者为俊杰。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发出砰砰砰的猛烈敲门声,就听到门外有人大喊:“开门,开门。” 年轻人和中年妇女听到这个声音,脸色全部惨白,年轻人张了张嘴,哆嗦道:“是……是那些狗腿子。” 楚炙天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些人总算行动了,要知道他们一路可是跟到现在了。他神情淡然地对那年轻人指挥道:“你去开门。”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