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沈城,前世的烙印。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五十四章:沈城,前世的烙印。

> 第一百五十四章:沈城,前世的烙印。 楚小七看着夹在筷子中的那个已经看不出是啥东西的不明物体,心中正纠结要不要提出抗议什么的?或者直接来个拒吃? 犹豫不定的小七决定跟着楚老大的行动而行动,于是他偷偷向旁边的楚炙天瞥去,就看到楚老大面不改色,将那焦黑的有些看不出形状的食物一口一口地吃下,就好像吃进嘴里的食物依然美味无比。 楚老大果然不愧为老大,竟然可以淡定到如此地步,不露丝毫声色。楚小七叹服中收回自己的视线,他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两个想法都不能付之于行动了,于是再次将视线投注在筷子上的食物,心道:这是美味,是以前萧子陵煮的那些美味饭菜。 楚小七终于建设好自己的心理,心中默念一二三……用英勇就义的精神,闭着眼睛就将筷子上的食物一口吞下。 然后,一张脸迅速垮下,他竟然不想再吃第二口了。说实话这味道不算太难吃,只是,为嘛他的胃口被萧子陵养刁了?竟然感觉到吃这东西竟然吃的好痛苦。小七为此泪流满面,心中非常唾弃自己,他真的堕落了。 想当初,他们这些实验品在野外进行残酷大逃杀的时候,为了能活下去,为了能保证自己的体能,可以维持攻击的最佳状态,他们连地里的虫子都能挖出来生吃了。那时的他,照样吃的津津有味,半点难吃的感觉都没有。所以说。人果然是在奢侈的享受中堕落的。 小七这副痛苦纠结的表情,茶几下的某两只萌物也如出一辙。小毛凑过头闻了闻,一脸嫌弃地别过头,它很忧桑。自己的午饭难道就只能吃这个了? 笨狗笑笑可没小毛聪明,它急吼吼地冲过去就是一口,然后喷口而出。直接飞溅到了小毛的毛发上。 小毛顿时怒了,自己仅有的几根毛发可是珍贵的不得了,它每次打理都是小心再小心,没有想到这只笨狗竟然弄脏了,绝对不能原谅。于是,抬腿就是一脚,将笑笑再次踹了出去。只见笑笑直接滚出了茶几。直接撞到了一旁的柜子底部,然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一看就是被撞到头,直接晕了。 小毛这才抖了抖身上没几根的毛,高傲地抬头。对着笑笑用鼻子嗤笑了一记,丫的就是要让它知道大哥不是好惹的。 好不容易站稳身子,找回平衡的笑笑,因食物与小毛的双重打击,它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创,伤痕累累的它马上眼眶湿润地扑到楚炙天的腿上,抬起头呜呜叫着,那副委屈的小摸样别提多可怜了,哪有什么三阶变异犬的气势。(笑笑前不久刚突破。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家伙没有任何瓶颈,没见它修炼什么的,一路顺风顺水,在睡觉玩耍吃喝中异能蹭蹭蹭的往上疯长。难道傻狗有傻福?萧子陵各种嫉妒恨啊,果断不待见它。) 楚炙天眉头轻皱。无语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萧子陵。他此时正捧着饭碗,双眼呆滞,似乎被什么事情困扰了。而手中的筷子高举一边,根本无意识他现在正在吃饭这个问题。 其实从昨天下去开始,萧子陵就有些不对劲了,只不过这个不对劲到今天中午急速加剧到这种地步,连他的拿手的饭菜都能煮成像狗食一般……不,应该是连狗都不想吃的那种了。楚炙天摸了摸怀中的笑笑,如此想到。 他当然知道萧子陵心中肯定有事,原本想等他亲口对他说,可惜这小子到现在都没有这个打算,这事实让楚炙天有些气恼,感到自己在自家小弟的心中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么重要,有事情都不想找他商量。 忍无可忍的楚炙天终于开口道:“小陵,自从你进入沈城区域,你就情绪低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子陵听了楚炙天的话,总算有了反应,他低叹一口气,放下手中的碗筷,扶着脸颊纠结地道:“楚哥,我的师傅就在沈城,可是我明明经过了,却不能去看一看他老大家是不是安全……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楚炙天看着萧子陵,淡淡地问道:“就是教你剑法的那一个?” 萧子陵点点头,一脸怀念道:“已经好久好久没见了,久到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这话一出,直接得到楚炙天一个无情地弹指:“小孩家家,说的什么混账话。”楚炙天不喜欢听到什么上辈子下辈子的话,这辈子过好不就可以了? 萧子陵摸着自己的额头,没想像前几次那样跳起来抗议,他眼神有些迷茫。萧子陵越靠近沈城这个地方,前世的事情就越发的清晰,沈城,是他遭受迫害、痛苦绝望的地方,在他内心留下永不眠灭的一个烙印。原本以为,他已经遗忘了这些,毕竟末世的十年经历久到让他遗忘了末世最初的那段时间,他以为他的心早已经被折磨的麻木了。 可他现在才知道,这些过往从没有被遗忘过,只是以前一直被深深埋在内心,不敢去触碰而已。而现在,今生的自己再次路过当初的地方,彻底让这些伤痕暴露了出来。 那个教给他剑法,最后将生的希望让给自己,让自己能够在末世安稳生存了十年的师父,今生的自己就算从没有遇到过他,也不能真的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必须报这个恩。 心中有了决定的萧子陵迷茫不见了,眼神清亮无比,他对着楚炙天说道:“楚哥,我要向你请个假,今晚我一定要去我师父那里,我要知道他的现况,否则我一辈子不会安心的。”萧子陵眼神坚定无比,有一种不答应也要去的决然。 楚炙天听到这话,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下,这才缓缓提醒道:“小陵,你要清楚若你没有准时回来,车队不会因你而停留,那么你就会掉队了。” 萧子陵一愣,想了想这才道:“要是在车队发车之前还赶不回来,我一定会尽快跟上来,请楚哥放心。” “你下定决心了?”楚炙天再次问道。 萧子陵坚定地点头,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有些信念必须坚守的。 楚炙天手指轻叩,似乎在决定什么,最后他问道:“你师父住在沈城哪里?” “沈城的中心城市。群中花园。”萧子陵想都不想,直接说出了地址,那是他上辈子和师父第一次相遇的地方,他不会忘记。 “小七,将沈城的地图找出来。”楚炙天突然转头吩咐那个还死盯着自己面前饭菜,希望它能变成美食的楚小七。 楚小七马上点头,很快就将沈城的地图找出来交给了楚炙天。 楚炙天将地图摊开,指了指自己车队的位置,再比了比沈城的中心点,他估算道:“按现在的车速,到傍晚时分找地方休整的时候,应该很接近中心位置了。这样的话,等晚上我陪你一起去沈城看一看。” “啊……”萧子陵惊愕地抬头看向他家老大,没想到老大会这样安排,他原本只想跟自家老大请假一个人去。 “陈副队会不同意的。”萧子陵想到那只狐狸妖孽,脱口而出。 楚炙天嘴角微微一弯:“那就不要告诉他。”那神情竟然让萧子陵有一种故意使坏的感觉,萧子陵赶紧将脑海中这种想法丢开,自家老大这么成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孩子气的举动,看来自己靠近沈城,一切都不正常起来了。 傍晚,两人只是穿着简单的一身便衣,没有做什么掩饰之类就悄悄地离开了车队,一人抱着笑笑,一人口袋里揣着小毛。至于小七,可怜的娃被两人直接抛弃了。楚小七一个人被留在车队,充当他们的挡箭牌,凡任何来找楚炙天萧子陵的人,由楚小七负责挡驾。 楚小七知道这个安全,顿时泪流满面。他心中悲愤,尼玛,楚炙天萧子陵两人出去约会偷情找快乐去了,却丢下这烂摊子给他,实在太过分了……难道他们不知道使用童工是犯法的吗?小七前不久刚啃下了一本厚厚的现代法律,终于知道童工一词了。 楚炙天带着萧子陵瞬移了出去,很快闪过了车队负责警戒巡逻的人。两人偷偷摸摸地离开了大本营,快速向前方跑了数千米。在萧子陵灵眼确认一切安全的时候,楚炙天这才从空间中找出了一辆比较普通的越野车出来。 当然这越野车一出来就被萧子陵深深吐槽,老大那空间里是不是没有平民车子的?所谓的普通车子就是几百万的好车,那好车是不是都是千万上亿的?果然人比人不能比,自己空间里一辆车都没……好吧,萧子陵绝对不承认,他完全忘记准备车辆这件事了。 两人坐上车,开始沿着地图的指示向沈城的中心群中花园进发。 一路行去,由于小毛的能力,丧尸对他们根本无视,一路无阻的他们很快接近沈城的城市中心。当要到达群中花园时,他们却发现原本漆黑一片的城市,竟然出现了一线幽暗的灯光。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