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称呼?萧副组长!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五十三章:称呼?萧副组长!

> 最新的流言因为某人的放任,很快在整个车队蔓延,而且越传越烈。萧子陵很快感受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视线,这让他十分的难受,心中有些懊恼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了。 这天傍晚,车队如往常一样停靠在休息站,萧子陵向楚炙天道别,依然穿着他那套羽绒服,将自己掩藏的严严实实,准备去后勤组完成他现在每日一小时的放水工作。他不得不这么穿,要知道那群八卦女一直在找他……不是,是找八卦中的那个女扮男装者,要是被她们逮住了,他真的就有嘴说不清楚了,难道他还能脱光衣服证明他真的是男人? 他纠结中走下了车,就被等在一边的陆云涛给叫住了:“小陵,你过来一下。” 萧子陵惊讶地问:“云涛哥,找我有事?” 陆云涛示意让萧子陵跟他走,陆云涛小心地闪过周围的人,带着萧子陵走到某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停下。这让跟在他身后的萧子陵有些无语,陆云涛这样子很像鬼鬼祟祟地准备密谋干坏事,萧子陵纠结是不是要提醒陆云涛保持一下他的形象? 看到四处无人,陆云涛这才问道:“小陵,你可知道最近车队的一个新流言吗?” 这流言竟然连陆云涛都知道了,看来这次浑水摸鱼的人很多啊。萧子陵心中明了但脸上还是露出困惑的表情道:“我不知道啊,没人告诉我呢,究竟什么流言啊?让云涛哥这么紧张?” 看到萧子陵一脸迷惑的样子。陆云涛知道萧子陵恐怕还被蒙在骨子里,也是往往所有的留言,当事人是最后知道的,于是他说道:“现在营地里传的都是你和楚队长的绯闻。说你为了……所以就爬队长的……哎呀,反正很难听了。”陆云涛觉得这话说出来都难为情,怎么流言会传的那么广? 萧子陵直接丢了一个白眼给陆云涛。嗤笑道:“一听就是假的,真是无聊的流言。”他突然抬起头,鄙夷地瞥了一眼陆云涛“不要说云涛哥也相信了啊。” 有些汗颜的陆云涛当然摇头否认了,他忧心忡忡地说道:“小陵,三人成虎,你要重视起来。而且这次流言传的那么广。远超过楚队长前两个传闻,说里面没有什么人兴风作浪,恐怕不可能。我总觉得这个流言是针对你的,你要小心了。” 要知道后面加入的新队员可是很眼热他们这些老队员的地位,千方百计想要取而代之。小陵是他们这批老队员年纪最小的一个。看起来也是最弱的一个。因为萧子陵的真正实力被楚炙天刻意地隐藏了起来,所以很多人都盯上了萧子陵的地位,迫切想拉他下来,也许这次流言针对的是这个,让陆云涛不得不担心。他害怕楚炙天为了避嫌而疏远萧子陵,甚至将萧子陵直接调离攻坚组。 萧子陵心中感动,没想到陆云涛听了这个流言竟然特地过来提醒他,于是他笑着点头道:“嗯,谢谢云涛哥。我会小心的。” 陆云涛这才和萧子陵道别,看到萧子陵依然一脸懵懂的样子,他的担忧更加重了,他觉得车队有一股暗潮在悄然涌动,恐怕会有事情要发生了,希望不要给这个晶莹剔透的孩子带来什么伤害。末世,还有这样美好的存在是多么难得可贵,他不希望被伤害了。 车上正闭目修炼的楚炙天,身上的气势突然暴烈了一下,虽然一放一收很快,但正在和笑笑玩闹的楚小七感觉到了,他抬头狐疑地看了楚炙天一眼,不知道楚老大为啥心情不好了。明明刚才萧子陵在的时候还愉悦的很,难道萧子陵在外面偷人被老大发现了? 楚炙天安抚好〖体〗内有些暴躁的异能,这才张开眼,他脸色冷峻,身上的寒气比以往更浓,一股无形的压力悄然在车内蔓延。 他眼神深沉,似乎在考虑着什么,最后抬头对楚小七道:“小七,你亲自去通知一下,让景文亲自过来,而且必须是马上。”亲自这词说的很重,看来楚炙天对陈景文有所不满。 楚小七哦了一声,他惋惜地放下被他揉虐的不成形的笑笑。这才准备通知陈副队去。好可惜,他还没有玩过瘾了,没有想到笑笑这么好玩…… 呃?不对,他可不喜欢笑笑这种无耻卖萌的家伙,他希望拥有的是像它爸爸妈妈那种威武的伙伴,他只是无聊了,所以勉为其难地跟笑笑玩闹。对,就是因为无聊的原因。 小七就在这种自我说服之中,跑去通知陈景文去了。 而笑笑,它一脱离小七的魔掌就毫不犹豫地奔向它向往的怀抱,埋在楚炙天的怀里摇着自己的小尾巴寻求着安慰,它刚才被小七欺负惨了,对它来说,它幼小的心灵可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好吧,笑笑幼小的心灵一直被伤害着……)。 楚炙天低着头轻轻地摸着笑笑的小脑袋,心里却在想它的主人,要是萧子陵受了委屈,会不会像笑笑这样找他诉苦呢? 他低叹了一口气,心中明白,他的小陵不会这么做的。要是真受了委屈,他肯定不会告诉他,虽然萧子陵看起来好像处处在依靠他,会撒娇卖个萌,但骨子里的萧子陵还是很要强的。有些事情他只会自己扛着,就如码头那次,对于他的吩咐,他不会诉苦说出他的困境,而会笑着说,他行的,就算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真是一个可心又可爱的小弟啊,这叫他如何不宠他? 不过,既然自己是他大哥,他怎么也要帮自己的小弟出口气……这也是做大哥应该做的不是吗?楚炙天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幅度。 萧子陵干完事情回来,就看到楚小七一脸生气的坐在敞开的车门口,忍不住好奇地问:“小七。干嘛呢,为什么这么生气?” 楚小七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此刻有些气急败坏,他生气地道:“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快点看紧你的婚约者,要被人抢走了。”这模样的小七让萧子陵觉得无比的可爱。他摸了摸小七的脑袋笑道:“好好好,我听你的。” 小七听萧子陵的语气就知道他在敷衍他,他有些恨铁不成钢。恨恨地顿足,指了指车内,提醒萧子陵情敌就在里面呢,他怎么还能这么淡定? 萧子陵有些好奇小七顾忌的所谓情敌究竟是谁,他走上了车,入眼就是一个实在碍眼的身影,某个女人竟然出现了他的面前——他的死敌江轻语。 萧子陵感觉好像吃到苍蝇一样。恶心的不得了,原本愉悦的心情一下子跑没了。他地走到坐在沙发上正看着文件的楚炙天身边道:“楚哥,我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对了。以后江轻语就是我们攻坚组的人了,负责给我们打扫清理一些生活琐事。”楚炙天抬头淡淡地说道。 什么?这个死敌竟然要进入攻坚组了,他出去的一个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回来事情全脱轨了? “呃?那她住哪里?”要知道他们都是男的,难道要让她跟他们混一起?还是……萧子陵用鄙夷地眼神看向楚炙天,难道自家老大准备要种马了吗?叫个女人过来解决他的需求?难道就这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自己怎么破坏到最后还是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楚炙天一看萧子陵这个眼神,心中郁闷了,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倒让萧子陵误会他有其他不良意图,这个小子一定要好好受点教训。让他明白信任自家老大是必须的。 楚炙天狠狠地瞪了一眼萧子陵,然后才继续交代道:“她休息的地点依然在后勤组,等我们安顿下来再安排。还有,以后江轻语就交给你管了,她要做些什么,该怎么做都由你指挥。” 楚炙天最后交代的这一句。让萧子陵眼神一亮,这是不是说这个女的变成他的手下了?那不是任他拿捏?这倒是好事。萧子陵原本低落的情绪一下子高昂起来。 楚炙天的话让原本还在低头窃喜的江轻语愕然抬头,却看到楚炙天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上的资料,根本没有想看她的意思,这让她原本〖兴〗奋雀跃的心情一下子冷了下来,有一股凉意袭上心头。 刚才她被陈副队叫去,让她马上来攻坚组报道时,她开心地懵了,特别知道她是楚炙天亲自点名要的,心中更是激动不已,以为楚炙天终于想明白了,知道她的好。 可眼前的这一幕算什么?她是来打理琐事的,这没错,可是这不是借口吗?否则她如何能光明正大地待在楚炙天的身边?为什么现在却变成要听这个可恶的萧子陵安排?他和她可是情敌啊,在他手里,她还有什么希望接近楚炙天呢? 交代完毕的楚炙天低着头,放在文件上的手轻轻挥了一下,示意江轻语可以离开了。 不肯就此服输的江轻语咬着牙问道:“楚哥,那我明天什么时候过来?”她一定要拉进和楚炙天的距离。 楚炙天听到这话,抬起头眼神锐利地盯着江轻语道:“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你的一切工作都由萧子陵安排,在我们攻坚组,没有跨级询问的规矩,念你第一次违反,就饶你一次,下次再犯,你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明白了没有?” 楚炙天毫不留情的训斥让江轻语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她眼眶红红地强忍这股屈辱,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楚炙天一个冷眼看向萧子陵,对他迟钝的反应非常不满,他都帮他竖立威信了,为什么缩在一边不出声,一点也不配合? 萧子陵接到楚炙天的眼神,心领神会,马上板着脸对江轻语说道:“嗯,这个江轻语是吧,你先回去,至于什么时候过来,我会再通知你的。” 江轻语咬着牙,硬让自己向这个可恨的情敌低头道:“我知道了,那就麻烦小陵你了。” 听到江轻语的这句回话,楚炙天眉头一皱,非常不满地纠正道:“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必须称呼萧子陵为萧副组长。” 江轻语惊愕地抬头,一脸的无法置信。难道楚炙天已经宠爱萧子陵到这个地步了?萧副组长?呵呵,这太可笑了,攻坚组,那个凌天基地最恐怖的存在,楚炙天争霸天下的根本,楚炙天竟然想交给萧子陵了? 江轻语心中升起一股悲伤,这到底怎么啦,她穿过来不是作为主角的吗?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历史上的江轻语原本就是一个炮灰?一个被楚炙天为了保护萧子陵而放在台面上的掩饰品?还是她穿来的这个世界跟她书中看到的那个世界完全不同?她根本就是穿错了? 后勤部部长?她一直以为这是楚炙天宠爱的完美体现。原来根本不是,原来楚炙天宠爱一个人,可以将自己最大的底牌都交付出去。攻坚组,那才是代表凌天基地的真正权势,后勤部部长在攻坚组副组长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甚至可以说,攻坚组副组长想撤个什么部长那是随意的很。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被赋予的权力都是镜huā水月。 萧子陵听了楚炙天的话直接一愣,他没想到楚炙天竟然给他弄了这么一个职位,难道是为了让他管理这个女人名正言顺?这样一想的萧子陵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至于这个职位所带来的权力?就攻坚组那两三个队员?萧子陵可不认为攻坚组需要一个副组长来帮助管理。想想真是可怜,攻坚组竟然是宠物称雄占据整组的半壁江山,如小奇,小萨,小毛,笑笑,加上小七……呃,小七不是宠物,这话收回。 萧子陵想着想着,怎么感觉有些不对了,他灵光一闪,突然领悟过来,发现楚老大这个决定意图十分的不良,明显是要让他做个宠物头嘛。想到这里,他恶狠狠地白了自家老大一眼,老大实在太坏了,竟然让他做个动物园园长,明显就是欺负他年少嘛。 楚炙天接到萧子陵这个白眼,就知道这小子根本不了解这个攻坚组副组长的真正含义,果然是个迟钝儿,不过这样也好,他也不希望萧子陵就此陷入那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就由他护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