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流言?不是那么好听的。(下)粉红100加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五十二章:流言?不是那么好听的。(下)粉红100加更

> 第一百五十二章:流言?不是那么好听的。(下) 裴雅舒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这才说道:“这次最新的流言是我们楚老大是个……这代表什么意思?萧子陵迷惑了。 苏菲看到萧子陵困惑的神情就解释道:“就是男男恋。” 萧子陵被惊的猛地咳嗽起来,感到坏事了。 裴雅舒才不管萧子陵的咳嗽声,她接着道:“攻坚组有一个面容可爱的少年,就是我们楚老大的心上人,他时刻不离楚老大的身边,听说楚老大离不了他的。” 苏菲迷惑了:“那到底哪个传言比较可信啊?” 裴雅舒说:“我去打探过,攻坚组的确有这样的少年,听说只有14、15的样子,难道我们家老大真的喜欢幼童?” 苏菲一听觉得很熟悉,脑海中那次被打劫时巧遇的少年浮现心头,她顿时叫道:“也许我知道那个少年是谁?” 这话一出让所有人激动起来,萧子陵感到的则是这天快要塌了,为啥这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流言?要知道有这个误会的只有江轻语,难道是江轻语出招了?她想用流言来离间他和楚炙天的关系?让楚炙天顾虑而疏远自己? 这时候苏菲说道:“雅舒,你应该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吧。” 裴雅舒点头道:“恩,苏菲很幸运,竟然碰到了楚老大微服私访。” 啊?这话一出,其他几人激动了。要知道他们可从没见过楚炙天的真颜,虽然楚炙天在车队里,可是他基本待在自己的车内,不会出来。两位副队有事也是主动到他车上商量。让他们这些渴望看一眼的粉丝们大为失望。 “难道,那个少年也在?”裴雅舒突然领悟了过来惊叫道。这一声引得周围做其他事情的人都狐疑地看了过来。裴雅舒吐了吐舌头,再次小声问道:“难道是楚老大悄悄带着那个少年出来偷情?” 苏菲笑道:“是不是偷情我不知道。不过我们碰到的那次,楚老大的确带了一个少年,不过他还带了一个小孩,那孩子活脱脱就是楚老大的翻版。” “奇怪?这算什么关系?带男小三跟自家孩子出游?难道不怕自己的女人吃醋?”所有人都不解了。 萧子陵听了这话,心中一阵发虚,他拉高围巾,就怕被那个苏菲认出来。他可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些可怕的八卦女生。 苏菲嘴角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道:“难道你们就不会将两个传言联系起来想?” 大家都莫名了,萧子陵更加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两个完全不搭的流言还能怎么联系起来。 “传说生下孩子的那个女孩子只有13岁吧,那现在最多17、18岁。”苏菲看到全是迷茫的脸,顿时轻叹起来。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超然随之而生,“那个少年15岁左右?” 几人纷纷点头,苏菲继续道:“我那次准备去淮城的辉煌基地,在途中遇到了他们,而且指控楚老大的那个女的可是来自辉煌基地的……” “这代表了什么?”裴雅舒不解地道。 苏菲用不争气的目光看向她,鄙夷道:“这代表了那女人指控的13岁生子的女孩可能就是那个少年?你太没有推断能力了。” “慢着,慢着,我头有点晕,让我好好理理头绪……”裴雅舒被苏菲绕晕了。 萧子陵更晕了。这什么人啊,福尔摩斯?一推断竟然推出个七七八八,看来他的谎言要戳破了。 “可少年怎么可能生子?难道是假的?不过这个楚老大又承认了,还有私生子证明呢?”裴雅舒总算明白苏菲想要说的是什么。 温雪琳突然插口道:“女扮男装。” 苏菲终于露出找到知音的眼神投向了温雪琳,兴奋地道:“没错,那个少年可能就是那个13岁生了私生子的女孩。要知道女孩子假扮男生,总要显得少上几岁。” 裴雅舒终于领悟了过来:“啊,原来如此,这样两个流言就可以合在一起看了,原来两个流言指向的都是同一个人。啧啧,楚老大将他的心上人藏的真紧啊。对了,苏菲,你看到那个女孩的真颜了吗?“ 苏菲点了点头:“很可爱,看起来最多好像15、16岁,可能因为可爱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一点。而且那个时候,有个不长眼的蠢物想抢她,被愤怒的楚老大直接给灭了,挫骨扬灰的那种。” “哇,楚老大太帅了。”女孩子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这些惊叹的声音让萧子陵浑身冒汗,他不知道为什么流言三两下就被这些女孩子理解成了这个结果,他分不清是惊的,羞得,闷的,还是热的,他现在根本待不住了,要知道她们八的可是他自己啊,果然流言不是那么好听的,萧子陵郁闷了。 “不过你们也别小看楚炙天的老婆孩子,听律表哥说,他们可都是三阶的强者。”苏菲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妖孽的一家果然都是妖孽。 女孩子继续八着她们的八卦事业,很快勾勒出一抹楚老大和他小娘子之间的狗血爱情故事,甚至到后来,几乎没啥可八的裴雅舒苏菲两人开始异想天开,竟然八到了男男生子的可能性,原因是她们都是腐女……这些话让萧子陵听的那个心惊肉跳,胆颤不已。总算一个小时熬过了,萧子陵像逃一样地和她们道别离开了。 萧子陵走出房子,外面的冷冽空气一下子将他的燥热吹走,他眼神从原来的纯真好奇懵懂一下子变得冰冷。 这最新的流言,看来不简单,他必须要小心了。 董浩哲脸色冷峻地登上陈景文的车子。看到他正在吩咐工作人员,于是就靠在一边耐心等候。陈景文看到董浩哲来了,便加快速度,很快将所有事情安排好。 当最后一个工作人员下车的时候。就听到董浩哲吩咐道:“帮我关上门,顺便告诉值勤队员,我与陈副队有要事要谈。谢绝一切打扰。” 那人赶紧关上房门,和外面的值勤的队员说明了情况,很快陈景文的车子被战斗组的值勤人员封锁,任何人都不许靠近一步。 陈景文原本温煦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来,他皱了皱眉道:“浩哲,发生了什么事情?” “景文,外面流传的最新一个流言你知不知道?”董浩哲深沉的眼神紧紧盯着陈景文。锐利到让陈景文有些不满。 “我很忙,从不关心这些流言。”陈景文无所谓地拿起手中的资料开始翻阅,不再理睬那个紧迫盯人的董浩哲。 “啪”的一声,董浩哲将陈景文手中的资料直接拿走丢到茶几上,他冷冷地道:“景文。这话你骗得了其他人,却骗不了我,这个新流言没有你的推波助澜,绝对不会成功的,我想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能干什么?”陈景文有些负气地别过头,不想和这个质问自己的人说话。 “萧子陵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就是不肯放过他?”董浩哲生气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终于挑明了他们彼此心知肚明的事情。 “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我不肯放过他?”陈景文火大地看着董浩哲。为董浩哲这样平白无故的兴师问罪而生气。 看到怒火中烧的陈景文,董浩哲倒冷静了下来,他捏了捏自己着眉头,有些头疼地道:“景文,按你的手段,这个流言根本不可能蔓延。别说是你太忙疏忽了这样的借口,你知道这是骗不了我的,我只是想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 陈景文听了董浩哲的话,也冷静了下来,他冷笑道:“自从萧子陵加入我们小队,你就经常和我说萧子陵的事情,你不烦我也烦了。” 董浩哲无奈地道:“景文,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陈景文坐在那里,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才一脸冷峻地道:“你说的没错,这流言我的确没有管,但也没有推波助澜,我选择了旁观,因为我要看看,萧子陵够不够资格站在楚哥的旁边,站在我们的旁边,这是我对他的考验。” “你……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做无用功吗?”董浩哲气极,连楚炙天都接受了,陈景文到底还在瞎想什么。 “浩哲,你应该清楚,虽然我们与楚哥一起长大,但让楚哥真正接受我们,这其中我们受到多少的考验?我只是不服,凭什么萧子陵什么都不做,只是装可爱卖萌就得到了我们费尽心机才得到的东西?这让我觉得我以前的付出实在太廉价了。”陈景文神情阴郁的很。 董浩哲叹气:“景文,你又开始钻牛角尖了,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些所谓的考验,楚哥根本不知道。” 陈景文嗤笑:“所以我也要考验一下萧子陵,楚哥不是同样不知道?他们做得我就做不得?” 董浩哲无奈地摇摇头,他不再说些什么了,就准备下车,这让陈景文有些忐忑,他叫住董浩哲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董浩哲摇头:“没有,我没有生气。” “那你为什么一句不说就离开?”陈景文不满地道。 董浩哲眼神复杂地看着他,最后终于开口说道:“景文,我想问一句,你对小陵的不满真的是你说的那种?还是……因为我对他太好了,所以你嫉妒了?” 董浩哲这一句话,让陈景文暴怒,他大喊道:“董浩哲,你给我滚出去……”拿起茶几上的文件就朝董浩哲砸去。 就听到董浩哲留下一串爽朗的笑声下了车,让陈景文有一种被人揭破小心思的狼狈感。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