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体贴,多好的小弟啊。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四十七章:体贴,多好的小弟啊。

> 第一百四十七章:体贴,多好的小弟啊。 半躺在楚炙天怀里的萧子陵原本失神呆滞的双眼,终于在楚炙天的呼唤声中找回了焦点,看到那张令人安心的脸,他安心地笑了,他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楚哥,你受伤重不重?没出什么事吧?” 楚炙天动容地道:“当然没事,小傻瓜,你怎么忘记我有虚空技能了,竟然不知死活的运用那种不成熟的技能!” 萧子陵总算记起来楚炙天还有这个可以将任何攻击都无效化的技能,这才反应过来楚炙天当时看起来受创很重,其实是故意表现给五阶水草看的,让五阶水草以为他被击成重伤到最后的昏迷。 萧子陵脸红耳赤起来,刚才他怎么急成那样,彻底失去了冷静,竟然忘记自家老大有这种逆天的能力,还表现的那样不堪,竟然哭了,这实在太丢脸了。他悄悄地瞟了一眼那个此刻正关注江中情况的楚炙天,心道自家老大应该木有发现他丢脸的那一幕吧。 萧子陵挠了挠自己发红的脸颊,忙找个话题问道:“那只五阶水草怎么样了?算是解决掉了吗?”萧子陵感觉码头是他的克星,他两次受伤都是在码头发生的,看来下次再遇到码头的事,自己得避一避了。 好吧,这就是主角与炮灰最真实的反应,楚炙天是迎难而上,而萧子陵就选择躲一躲,不同的抉择就会铸造出两个不同的人生,炮灰其实就是这样形成的。 楚炙天没有回头。依然注视着江面,那只五阶变异水草的本体还在江河中翻滚,到现在还没有死亡,不愧为五阶的变异物种。生命力就是强大。 “小陵想怎么解决它?”楚炙天淡淡地问道。他不可能放过这只伤害了萧子陵的五阶变异水草,之所以放到现在就想问问萧子陵的意见,他要为他出这口气。 萧子陵咬牙切齿地道:“挫骨扬灰!”***。这变异水草当时戳他戳的很爽啊,他可是还记得身体被触手硬生生扎进去的痛楚,不将它燃成灰烬,他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听到萧子陵的回答,楚炙天就是一个低喝:“天罗地网!” 这道天罗地网汇集了楚炙天全部的雷电系异能,既然是萧子陵的要求,楚炙天当然没有任何的留手。要挫骨扬灰就必须做到挫骨扬灰。 只见码头的江面上出现了磅礴的雷电,它整个覆盖在这片江面上,就听到无数刺耳的电流声在鸣叫着,大概过了三分钟,所有的雷电异能都消耗干净了。这个时候被覆盖住的江面终于再次展露在他们面前。 此刻,江面上铺满了无数的黑灰,五阶变异水草的本体以及那些触手都被电成了一坨焦炭,纷纷漂浮在江面上,而其中一枚闪着绿光的晶核迅速往江底沉去。 楚炙天一个瞬移再次回到岸边的时候,他手中已经多出了那枚晶核。 晶核很美丽,就如一枚绿色的晶莹剔透的多棱面宝石,就算在黑暗中也能看出它那自带的那种夺目光芒,萧子陵看的有些入迷。 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晶核。前世混了十年,他也只是收获过四阶的晶核,五阶虽然组队的时候有猎到,但又怎么可能让他这个炮灰得到呢。没想到今世,才不过过去了四个多月,竟然就有五阶的晶核在他眼前出现。难怪他前生只能成为一枚不起眼的炮灰,丫的与主角的表现相差太远了,十年之后的他还比不上现在的楚炙天……这个事实将他打击的情绪低落。 楚炙天看到萧子陵神情不愉,以为他的伤出现了问题,忙问道:“小陵,是不是伤口出现问题了,疼的很吗?” 闻言萧子陵抬头,看到楚炙天千年不变的冰块脸此时一脸的紧张,心中一下子温暖欢喜起来,原本低落的情绪一下子好转了。不管怎么说,今生他扒住了楚炙天这个闪着猪脚无上光辉的大靠山,相信今生与前世大不同了。让他成炮灰?先打过他家大哥再说吧。 这样想的萧子陵心情十分的愉悦,脸上便泛起甜甜的笑容道:“楚哥,我没事,只是感觉到这个晶核美得很,可它的主人却让我们吃足了苦头,有些感慨而已。” 楚炙天闻言心情一松,他将手中的晶核递了过去,萧子陵疑惑地看着他,不知道自家老大是什么意思。 “既然它让小陵吃足了苦头,那就让它成为小陵的战利品吧。”楚炙天的神情恢复了原来的云淡风轻,可萧子陵还是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点别扭,奇怪他家老大又怎么了?干掉五阶水草的他还有什么不满吗? 不过萧子陵才不管眼前这个有些别扭的老大,他难掩欣喜小心地接过晶核,嘴里却说道:“真的要给我?这可是楚哥的战利品,我怎么好意思啊。”好吧,既然你不好意思那就不要拿了,晶核为嘛要捏的那么紧,就像怕被别人抢走一样,干什么呢? 楚炙天哪里看不出萧子陵的那点小心思,忍不住笑道:“的确是给你的,你的实力比较弱,有这块晶核可以加快你的修炼速度,实力高一点我也能放心不少。” 萧子陵听到楚炙天的话,心中那个感动啊,看看,自家老大多好啊,这么珍贵的晶核他自己不用却给了他,再一次证明他当初的决定绝对没错,他真的找到了一个好大哥,可靠的保护伞。 “而且你实力提高,与我一起修炼的话,也可以提高我的修炼质量和速度,现在你的实力实在太差了点。”楚炙天接下去的话将萧子陵刚升起的感动彻底赶跑了,丫的他白感动了,就知道自家老大没那么好心。给这个晶核果然有私心,明显就是为了他自己啊,瞧这语气,鄙视唾弃的意思只要不是笨蛋都能听出来。 萧子陵的双眼幽怨地看着楚炙天。在控诉楚炙天的话伤害了他幼小的心灵,这让楚炙天原本沉闷的心渐渐好了起来,他摸了摸萧子陵的头笑道:“要大哥我不鄙视你。那你就加紧给我提高实力啊。”楚炙天希望萧子陵的实力最好能和他一样,否则他根本无法放开萧子陵,时刻担忧挂心着他。 萧子陵红着脸享受着他与楚炙天之间浓浓的兄弟情义,沉溺其中的他不久又想起了一开始楚炙天吩咐他的话,忍不住低头对着手指道:“楚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有那个了?”想隐藏秘密却被抓包了,萧子陵有些忐忑不安。 “哪个?”楚炙天的嘴角弯了弯。这小子总算肯老实交代了,萧子陵嘴巴严密的很,要不是自己透露了一点,恐怕他还不想告诉他呢。不过这点他很满意,要知道有些秘密必须严守。不能因为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就大咧咧地告诉他,要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密的可能,除非万不得已,秘密还是一个知道的好。 萧子陵郁闷地丢了一个别耍他的眼神,嘴里嘟嚷道:“就是那个空间啦,楚哥你这么吩咐,肯定知道了,还假惺惺地问我。” 楚炙天手指轻叩萧子陵的脑袋,嘴中轻叹道:“你啊。要说你聪明呢还是笨,聪明在于你嘴巴很牢,行事也算隐秘,可是你却笨到在我面前开启空间,就算你做的再小心隐秘又怎样?要知道空间开启,空间能量就会有波动。而我是空间异能者,对空间的能量波动最为敏感,你让我如何当做不知道?以后要更加小心一点,特别是小心有空间异能的人。” 萧子陵这才知道为什么楚炙天会知道他有空间异能,原来他开启的时候,楚炙天就感觉到了,丫的,这家伙竟然一点形迹都没有透露出来,亏他以为自己瞒的很好,得意的很,原来全被楚炙天看在眼里了。萧子陵的脸更加红了,这次他是羞愧的说。 不过楚炙天很好奇萧子陵的能力,他问道:“小陵,你身上的异能好像很复杂,速度变异?眼睛变异?水系异能,空间异能?我都怀疑你还有什么不会的。不过你的空间异能只能储物吗?没有类似于空间转移的能力?要是有的话,那只五阶水草想抓你就不容易了。”楚炙天的确有些迷惑,迷惑于萧子陵有空间储存能力,却没有其他的。 萧子陵连忙摇头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没那么多异能觉醒,我这个空间不是觉醒的空间异能。” 这话让楚炙天有些惊讶,他眉头一挑,等待萧子陵继续说下去。 “这是我祖传的储物灵器,只能储存东西,原本以为我也能整个人进去的,但是在被缠住的瞬间自己想闪进空间却没有成功,不知道是原本就不能进去呢,还是因为被绑住了的缘故。”萧子陵有些困惑。 楚炙天双手抱胸,想了想就对萧子陵说:“这样,你现在进去试试,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子陵点了点头:“好的,那我进去了。”说完他就闪进了空间,然后又闪了出去。他一脸期待地看着楚炙天:“怎么样?我人在外面还是里面?” 楚炙天道:“刚才你整个人都消失了。也就是说你的空间的确可以让你整个人进去。” “那就奇怪了,为什么刚才被绑住的时候进不去呢。”萧子陵困惑了,既然如此,为何那个时候却失灵了,要不是因为这个,他就不可能被五阶水草挟持成了人质,差点让楚炙天束手无策面临绝境。 “这样吧,我们再试试。”楚炙天说好这句话,就伸手一捞,将萧子陵捞进了怀里,他手臂紧紧缠住萧子陵的腰,然后道:“现在你试试。” “好。”萧子陵二话不说再次心念闪动让自己进去空间,可是这次却失灵了,就像被五阶水草缠住那样,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萧子陵疑惑了,不能理解这种情况。 “恐怕你的空间灵器不接受除了你之外的活物。”楚炙天考虑了一下如此说,“而且一旦缠住你,连你也被拒绝进入。” 萧子陵郁闷了,为嘛他的空间限制那么多?小说里的空间不是万能的吗?什么都能收都能放,任何危险的情况,只要一进空间就万事ok了。可他这空间,不仅有收取限制,现在连他进入空间都有条件的,丫的,难道他还是一只炮灰不成?否则空间为嘛那么废? “不过,还要试试是不是因为我等阶比你高的缘故,看起来你的空间限制挺多的,为了确保以后的安全问题,你必须要彻底研究你的空间灵器。”楚炙天有些无奈,有这么好的东西,萧子陵竟然使用的迷迷糊糊,对空间灵器的使用方法以及限制都不清楚,果然是个小迷糊,看来自己得好好操心一下不可。 萧子陵听了楚炙天的话感觉很有理,便点了点头,准备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他的空间。自从他有了空间后,除了收集物资储存之外,其他的确没怎么研究,后来又跟随了楚炙天,空间利用的机会更加小,更加谈不上研究了,所以才会发生刚才想用空间却用不了的困境。要不是楚炙天最后一招定乾坤,他恐怕没那么容易逃脱束缚。 为了保证以后的安全,萧子陵决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空间,毕竟这是他保命的绝招,不能再发生刚才这种囧事了。 楚炙天和萧子陵两人配合将码头上所有物资全部收入两人的空间,当然萧子陵收了近五百个集装箱就坐在一边恢复灵力,他羡慕地看着楚炙天没有任何困难地大范围收取,再次证明自己和主角的差距那是大大的大。 最后在萧子陵的灵眼确认下,这里的物资已经全部收集完毕。楚炙天走到萧子陵的身边,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萧子陵惊道:“楚哥,干嘛这样抱我。”丫的为嘛又是公主抱,难道楚炙天不知道这样他很没面子吗? 楚炙天看了看萧子陵腿上和身上的几个血洞,虽然在清心术的修补下,鲜血已经不流了,但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让楚炙天无法不担心,他挑眉道:“你这伤口,能支持走回营地?” 萧子陵看了看自己的伤口,也觉得这事比较困难,于是他道:“楚哥可以背着我走啊,这样楚哥也没这么累。” “就你这小身板,抱起来根本没什么重量,我是累不到的,不过你确定我背你的话,你身上的伤口压着我不疼?”楚炙天睨了一眼萧子陵,反问了他一句。 萧子陵想了想,发现楚炙天说的很对,于是他沉默了放任了。 反正公主抱不是一次二次了,而且这夜黑人静的,做坏事肯定没人会发现,啊呸,呸,呸,被公主抱是做坏事吗?最多是丢个小脸,不过这事被发现的概率好像也不大。 萧子陵安心了,于是他大胆地搂住楚炙天的脖子,将自己整个人缩在楚炙天的怀抱里。 瞧他这个做小弟的多好,多体贴啊,还知道给自家老大减压,让自家老大省点力。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