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眼泪,楚炙天的守护!(拂晓Sky和氏璧打赏加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四十六章:眼泪,楚炙天的守护!(拂晓Sky和氏璧打赏加更)

> 第一百四十六章:眼泪,楚炙天的守护! 投鼠忌器,楚炙天只能站在集装箱顶上与江面上的无数触手对视,脑中迅速思考如何破解这个让他束手无策的困境。 被触手五花大绑吊在空中的萧子陵也在考虑现在该怎么办,他想不到离的那么远了,竟然还会被偷袭到,那根触手来的无声无息,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他刚想逃离,就被迅雷不及掩耳的触手直接缠在腰腹,虽然他及时拔出唐刀,可是五阶水草的触手实在坚硬,他如何用力都砍不断,反而那触手越绕越多,最后将他的手脚全部捆住,动弹不得。眼看唐刀都要被缠住封死,他快速将唐刀收入空间,等待脱困的时机。 五阶变异水草看到自己的计划成功,非常的高兴,它再次让触手攻击楚炙天,楚炙天只能再次瞬移,闪避了过去。 这个时候,就听到江面上的萧子陵一声闷哼,他抬眼望去,就见一根触手已经刺入萧子陵被绑住的大腿上,鲜血顺着那触手流淌了下来。 楚炙天直觉得心中一痛,原本冷静无波的双眸突然爆出一股强烈的愤怒:“可恶!”随着这一声,楚炙天身上的气势随之而发,整个江面上波涛汹涌起来,让江中的触手无法保持平衡,开始左右摇晃。 楚炙天乘机瞬移过去,刚想出手就见到缠住萧子陵的那个触手的尖端已经抵住了萧子陵的喉咙,一丝鲜血从那个点上流出,顺着颈脖流入因挣扎而衣服敞开的胸口。在那片***晶莹的肌肤上,如此的触目惊心。 这一幕闪疼了楚炙天的双目,他咬着牙再次瞬移回去站在了岸边。此时的楚炙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云淡风轻,原本冷酷无情的脸已经被愤怒铺满。双目赤红地看着江面,握紧了双拳,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子陵在那边受苦而无能无力,这样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做萧子陵的大哥呢? 他开始痛恨起自己来,升到五阶后竟然让他沾沾自喜起来了,认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所以明知道这里会有些危险却还是大意地带着萧子陵过来冒险了。而事实直接给了他一个大耳光,告诉楚炙天他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萧子陵的伤看起来好像很严重,其实触手只是刺破了一点表皮。并无大碍,萧子陵用眼神告诉楚炙天他没事。 收到萧子陵眼神示意的楚炙天,将满腹的自责压下,此时触手再次攻击楚炙天,楚炙天这次虽然选择闪避。可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萧子陵的身上。于是他发现了,只要他闪开了触手的攻击,对准萧子陵的那几根触手就会毫不犹豫地扎向萧子陵,萧子陵顿时成了一个血人,他身上的鲜血流落江河中,迅速将下面的水面晕成一滩血红色。 见到这一幕的楚炙天,心中的感受无法形容,也许是一种痛到极致的麻木,他只知道萧子陵不能出事。否则他绝对不能原谅自己。 当触手再次攻击过来时,楚炙天这次没有选择闪避,而是硬生生地吃了一记。他心中有所领悟,所以要证明一下,那个五阶水草是不是真如他所想的那样…… 触手的攻击力极其庞大,楚炙天五阶的实力还是被它硬生生地击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倒在地。就算如此,楚炙天依然保持面对着萧子陵,他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萧子陵一秒时间。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这次触手没有刺向萧子陵,而是依然保持原样。 这一下楚炙天已经肯定,这五阶水草绑萧子陵过来,就是为了对付他,威胁他,来限制他的行动。只要他闪避它的攻击,那么萧子陵就会被它报复,只有自己硬受了这些攻击,萧子陵才不会被折磨。 触手的攻击让楚炙天的内脏受了点轻伤,他站了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眼神更加冰冷,既然知道五阶水草的用意,他倒放下心来了,最起码萧子陵在他还没有被五阶变异水草捕获前是没有危险的。 不过,他绝对不会放过这只五阶变异水草的,凡伤害到他的人一根寒毛,他就要让对方付出千百倍的代价,更何况它伤了萧子陵,那就更加不可原谅。 五阶变异水草看到攻击终于有效,知道眼前的这个猎物应该明白了它绑人质过来的用意,于是它兴奋地让触手一道接一道的攻击过来。 知道五阶水草用意的楚炙天当然没有闪避,他直接挺身迎上,每受到一次触手的攻击,他嘴角就会有一缕鲜血流出,但是就算如此,他的步伐依然坚定,一步一步地靠近岸边。虽然每走一步就受到无情地鞭打,但始终没有让他就此停步。 萧子陵虽然身上扎了数个血洞,但是他神智还是很清醒的,看到楚炙天没有继续使用瞬移,而是选择身受五阶水草的攻击,与此同时,自己却不再受到触手的折磨,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他看到楚炙天最后竟然选择用身体来承受五阶变异水草的攻击,每一次攻击,都让楚炙天受到了重创,看到楚炙天嘴角流下的鲜血,萧子陵的眼眶就红了,两行热泪直泻而下。 此时的萧子陵如何不明白楚炙天的用意,他是用他的伤来换取守护他的安全啊,这一幕狠狠地刺激着萧子陵的心脏,他原本最痛恨男生哭哭啼啼的,认为这实在不像个男人,但此刻,他竟然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心中感动万分,这就是有大哥的感觉吗?他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误,他找到了一个好大哥。 失控流泪的萧子陵咬了咬牙,决定不能这么下去,他可是要做楚炙天的得力小弟的,怎么可以给自家大哥扯后腿呢,必须要想个办法破除这个困境。 他脑海中紧急思考自己的技能,眼睛这部分只是辅助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什么作用直接排除,速度异能此刻根本没办法运用,也排除。只有清心术带来的水系法术还有些作用。水鞭?川流不息?都不行,这两个技能没办法让他脱困,唯一有希望的是那个清心术第三层才能学会的术。 萧子陵知道现在只能破釜沉舟了,否则他和楚炙天弄的不巧都会死在这里,于是他开始运转起他的清心术来,他必须瞬间学会那个清心术第三层才能学会的术,只是以前他始终差那么一口气没有成功。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最后楚炙天终于没有抗住五阶变异水草的疯狂攻击,终于倒在了岸边,似乎昏厥了过去。五阶变异水草很谨慎,眼前这个猎物不是简单的家伙,所以他没有直接将楚炙天卷过来吸收,而是选择继续攻击鞭打,整整数分钟的无情攻击,发现猎物的确没有了反应,这才用一个触手将楚炙天卷了过来。 它抖了抖触手上的猎物,发现猎物的头随着晃动而跟着晃动,就知道猎物果然已经昏迷不醒,失去了反抗能力,它发出得意的桀桀笑声,为它能捕获这个好猎物而高兴。 认为已经没有了危险,五阶水草终于将本体从江中升起,本体很庞大,类似于一个球,半径大约有3米左右。很快本体上露出了类似于嘴的一个洞口,触手没有犹豫,直接将楚炙天丢入洞内。 五阶水草的本体马上沉入江中,它准备闭关全力吸收楚炙天的能力,让他真正成为它的养分,随便冲击更高的等阶。而触手绑住的萧子陵它则放在了一边,它决定等它升阶完成,那个猎物就给它打打牙祭,解解馋用。 就这样,五阶变异水草刚刚想吸收体内猎物的能力时,就听到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五阶变异水草的美梦。 “空间折叠!” “炎泉雾化术!” 就听到五阶变异水草突然惨厉大叫一声,江底突然剧烈翻滚起来。很快本体出现在了江面上,此时它庞大的本体与刚才的模样发生了巨变。它中间约2米的距离被折叠了一样,突然少了一半,于是那里就成了一片黑色。 这还不算,楚炙天的声音再次连续响起:“空间折叠!”“空间折叠”“空间折叠” 连续三次的空间折叠终于让五阶水草的本体整个缺少了一半,而另一半则是一片黑色,不是透明的洞而是黑幕,就好像一块画布,被涂黑了一半,又像是黑板上的图画,被人擦掉了一半。 黑幕上突然显现一个点,然后就是一只手出现,到最后楚炙天整个人从黑幕上呈现。而此时五阶变异水草只能无力地翻滚,缺少了一半的本体,让它直接濒临死亡。 而与楚炙天施展技能的同时,江面上,随着萧子陵的一声厉喝,一道炙热的水汽在萧子陵的身上爆发,那绝对高温的气体直接将触手烫熟了,就见触手抖动了几下,终于熬不住这炙热的雾气,直接松开。 萧子陵整个人从空中掉入了江中,不过他受伤惨重,加上临危突破技能,逃离触手的他只觉得浑身无力,竟然没办法让自己浮在江面上,于是他迅速地沉了下去。 从五阶水草本体中走出来的楚炙天,看到了这一幕,赶紧瞬移过去,将下沉的萧子陵一把搂住,然后再一个瞬移,两人直接出现在了岸边。 楚炙天半搂半抱着萧子陵,抚摸着他的脸,焦急地问:“小陵,你没事吧。”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