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反击,恶心一下楚炙天!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四十一章:反击,恶心一下楚炙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反击,恶心一下楚炙天! 低着头的萧子陵看到楚炙天停在裙摆上的手终于收回了,心道:这下总完了吧,是不是可以开恩放他回去换衣服了? 没想到自家老大还不肯罢休,楚炙天转到了萧子陵的侧面,温热的手掌在萧子陵的腰部绕了一圈,楚炙天轻叹一口气继续说道:“小陵,你知道女孩子最完美的地方是什么吗?就是这里,纤纤细腰,无风自动自有风流之姿,而你呢?半点风姿都没有。”说罢还不忘在腰上轻拍几下,来表示他的遗憾。 萧子陵就算忍耐里再好,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心中闷气了,尼玛,混蛋老大为嘛老将他跟女人比,你能让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比谁更女人?娘娘腔和男人婆除外。还有,他有那么差吗?他的外貌长的可是偏向老妈的,就算穿上女装看起来有些不搭比较怪异,但也不至于像老大说的那么不堪吧,难道老大故意打击他,来报复他抹黑其形象的仇? 想到这里,萧子陵抬起头,狐疑地瞟了一眼楚炙天,想从楚炙天的脸上找到这番行为的真正用意。却见楚炙天如往常一般的表情看不出一点讯息,唯有眼神有些慑人。 楚炙天的精神此时正全神贯注在萧子陵身上,当然发现了萧子陵偷偷摸摸的动作,于是他淡淡地问道:“怎么?不服气?” 他的手从萧子陵的腰上收了回来,看见萧子陵额头的一缕刘海遮住了眼睛,便为他轻轻地拨开。细心地用手指勾入他的耳后,也许是无意,楚炙天的指腹在耳轮上微微摩擦了一下,萧子陵的脸颊耳朵一下子变得通红。那地方也是他的敏感点之一,这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不是萧子陵能控制的。 萧子陵因为楚炙天的动作而脸红耳赤,听到楚炙天的问话。虽然心里不爽但也不想跟老大作对,于是就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意见都没哟,他现在就想马上回到浴室里,可以逃开楚炙天的炯炯有神的视线,以及毫不留情的毒舌。 不过楚炙天似乎批判萧子陵上瘾了,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了。只见他走到沙发边坐下,对还呆立一边的萧子陵道:“站这里!”楚炙天指的方向正是他的正前方。与他所坐的沙发极近,几乎触手可及。 萧子陵只好蹭过去一点,再蹭过去一点,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对面双手抱胸靠在沙发上。正专注看着他靠近的楚炙天,萧子陵的心里竟然有一种羞涩的感觉,他使劲地将裙摆往下扯,想尽量遮住一点什么,这就是女人的心理吗?靠,自己穿上女人的衣服难道连女人的心一并继承了?萧子陵,你太逊了,大家都是男人,就当是泡公共澡堂。那个时候大家全身**只围个毛巾,都不见有什么问题,你怕什么? 萧子陵总算给自己打足了气,也终于蹭到了楚炙天的面前。 楚炙天盯着萧子陵慢慢地蹭过来,脸红耳赤的摸样竟然让他有股冲动,想要看到萧子陵的委屈可怜泪眼朦胧的样子。他心中警铃响起,知道事情有些失控了。藏在胁下的手张开又捏紧,连续多次才让他的心情稍微平复。他知道最明智的做法是让萧子陵回去换好衣服回来,来结束这场对他与萧子陵都是一种折磨的闹剧。 可是,他却不舍得就这样结束,一向有自控能力的他在这件事情上选择放任了自己,沉溺于这种难言的刺激之中。或许他真的需要一个女人来调剂一下,而不用这样饮鸩止渴。 “小陵,你就算再磨磨蹭蹭,都没有女人该有的羞涩,这样做,不仅难看还很恶心。”楚炙天的毒舌依旧,这话让萧子陵顿时怒起,要不是这混蛋老大要他穿这套衣服,他何至于此,难看恶心那就不要看,让他回浴室换回来就是了,何必说话那么难听? 等等,老大说了什么?恶心?对啊,自己不就是为了恶心自家老大的吗?怎么忘了这个了?萧子陵突然想起了当初的打算,开始懊恼怎么忘记了这点,而被老大一路牵着走。他决定要绝地反攻,彻底恶心死自家老大,让他再也不想看他穿女人衣服。 有了目标的萧子陵,胆气一下子壮了,他原本的羞涩感一下子跑没了,直接走到楚炙天的面前,抬起腿高高地踩在沙发上,微俯着身居高临下地道:“楚哥,果然很难看?” 萧子陵这一突然举动似乎打了个楚炙天措手不及,他的眼神一下子深沉起来,突然闭口不说话了。 就知道前面自己的表现太逊了,萧子陵得意道:“我是男的,当然比不得女人,不过楚哥你是不是说的太过了,再说,我穿这套衣服可是应你的要求,再怎么不好看,楚哥你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啊。” 萧子陵这个动作是挺威风的,不过这个动作让那条紧的不能再紧的内裤勒住他了,忍不住伸出右手用手指扯了扯内裤边缘,希望可以拉开一点,舒服一下,他没注意到他这个动作,让楚炙天的嘴巴使劲地抿了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僵硬了。 回过神来的楚炙天用有些沙哑,隐含着薄怒的声音斥道:“你这个动作,什么样子?还不将腿放下。”萧子陵抬腿的姿势,楚炙天那个角度,那条粉色的内裤在裙摆下若隐若现,加上萧子陵还不自觉的用手指拉扯那里,楚炙天一向认为自己定力超人,此刻也免不了有些失控了。 萧子陵看到楚炙天的冰块脸终于破功,更是兴奋得意,好不容易绝占了上风,就这样收手?他可不想将大好局面就此放弃,再说,楚炙天前面不是毒舌的很高兴吗?现在也该轮到他来报复一下了。 有了这个想法的萧子陵当然不会收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他突然改变成跪坐的摸样,爬上了沙发,双手搭在楚炙天的肩膀上,坏坏笑道:“那楚哥你教教我,怎么样才算有样子?”他一定要乘此机会好好戏耍一下他家这个坏心老大,让他知道小弟也不是好欺负的,被惹毛了照样反击。 楚炙天微眯着双目,藏在胁下的双手紧紧握住,他看着眼前这张靠得极近的笑颜,心道这算不算自找罪受? 看到楚炙天终于闷声不吭,萧子陵可得意了,看吧,没话讲了吧,就知道老大在整他,怎么一开始自己没反应过来,竟然被自家老大说的哑口无言,只能白白受着,不过觉悟的还不算晚,总算报仇了。萧子陵心情舒畅了,正准备爬下沙发的时候,楚炙天发话了。 只见楚炙天突然嘴角露出邪气的笑容,他低声问道:“小陵这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你在诱惑大哥我?” 萧子陵听了这话,直接栽倒在楚炙天的怀里,他狼狈地从楚炙天的怀里爬了起来,这当中似乎听到了一些轻微的闷哼声。 他总算将自己的身体稳住,跪直了,一抬头就看到楚炙天闭着眼,嘴角露出一抹坏笑似乎在回味什么。萧子陵马上想到以前几次的情景,都是楚炙天在戏耍他,难道这次也是,难怪自家老大一脸回味,原来又想到这些了。不行,这次不能再被老大玩弄于鼓掌之间,一定要稳住,于是他甜甜笑道:“楚哥,你以为呢?” 萧子陵的话让楚炙天张开了双眼,他眼神深沉的让人害怕,最起码萧子陵看了就心里有些寒碜,总觉得有些大事不妙的感觉。 还没等萧子陵想个明白,就见楚炙天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红润的嘴唇,声音沙哑道:“单单这样,可诱惑不到你家大哥的。” 萧子陵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演了,这死老大就不会服软一次吗?还有,到现在都恶心不死他?“那大哥说说,要小弟我怎么做呢?” 楚炙天似笑非笑:“这要看小陵自己的意思了,究竟要不要诱惑大哥我呢?”好吧,楚炙天就是狡猾,将问题又丢回来了。选择继续演戏,还是鸣锣收兵全在萧子陵身上。 萧子陵难道就肯半途而废,何况他憋着一股气准备反击一次的,于是他一咬牙,决定学习以前a片上看到的动作,他直接伸腿跨坐在楚炙天的大腿上,双手搂住楚炙天的头颈。 这个动作让楚炙天全身轻轻一颤,萧子陵慢慢靠近楚炙天颈脖处,对着他的耳朵,轻轻吹了一口气,道:“楚哥,现在怎么样?”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楚炙天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他在硬忍些什么。是恶心了吗?终于要忍不住了?萧子陵感觉像打了兴奋剂,一下子激动起来了。 “不够吗?”萧子陵想了想,当时a片里还看到了什么?那女的接下去怎么做来的?脱衣服?好像是男的主动,对了,女的是在亲男的嘴啊胸膛之类。萧子陵睨了一眼眼前的楚炙天,发现自己很难做这个动作,因为没恶心死楚炙天,也要恶心死他自己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