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难看,糟蹋了一件好衣服!(推荐3000加更)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四十章:难看,糟蹋了一件好衣服!(推荐3000加更)

> 第一百四十章:难看,糟蹋了一件好衣服! 坐在沙发上等待萧子陵选衣服的楚炙天终于被萧子陵磨得没耐心了,他站了起来,一把将趴在衣服堆里的萧子陵给扯了起来,他从地上的那堆衣服中,顺手抓了一件颜色鲜艳粉嫩的吊带裙,直接塞在萧子陵的怀里,将因这一系列动作而处在迷茫状态中的萧子陵推进了浴室里,丢下一句:“给我马上换。” 这萧子陵竟然趴在那挑衣服挑了整整一个小时,一会儿说这个款式不适合他,一会儿嫌弃那条颜色太粉嫩,反正所有的吊带裙都可以被他找到缺点,一脸嫌弃的摸样就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萧子陵明显在拖延时间,最好拖到楚炙天自己忘记了惩罚这回事,好让他逃过此劫。 只不过萧子陵错估了楚炙天,楚炙天对这个处罚要比他想象中还要坚定的多,甚至可以讲十分的重视,于是才有了刚才那一幕,楚炙天以雷厉风行的强硬手段瓦解了萧子陵最后的垂死挣扎。 浴室中的萧子陵用手指勾起怀里的那件颜色粉嫩,布料轻薄到有些透明的吊带群,这是衣服吗?这明显就是为了诱惑男人的情趣内衣啊。他这样穿出去,难道不恶心死吗?脑海中脑补了自己穿这衣服的样子,顿时鸡皮疙瘩爬满一身,尼玛,他果然接受无能。 萧子陵这下可算是欲哭无泪了,他明显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早知如此。他当初就该爽快地挑件布料厚实的、颜色灰暗些的比较长一点的吊带裙了。萧子陵那个后悔,真恨不得敲自己几个大脑锤,没想到拖到最后,却将自己拖到了绝境中。 晃了晃手指上几乎没有什么重量的吊带裙。萧子陵咬了咬牙决定换了,***,楚炙天既然给他找了这一件。那就恶心死他,谁怕谁呀。 破罐子破摔的萧子陵总算将那难弄的吊带裙穿了上去,薄薄的衣服贴在身上就好像没穿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衣服竟然很适合他的尺寸,除了胸口稍微有些松垮(这大家都懂),腰部竟然十分的贴合。下摆堪堪遮住了他的***,却遮不住他那条黑色条纹的平角内裤。好吧,心理年龄三十五岁的萧子陵已经踏上老年的生活习性,不喜欢穿什么子弹形啦三角形之类的内裤,就喜欢老人家穿的那种平角内裤。用他的话来说。这内裤宽松舒适又透风,是关爱小弟弟的绝佳良品。 不过,此时配搭他的那条颜色粉嫩的有些透明的薄质吊带裙,就怎么看怎么别扭了,明明一个青葱小女孩,突然套了一条爷爷型的内裤……(亲们自己脑补吧) 萧子陵一看镜子中的样子就知道问题出哪里了,但是他会去修改吗?打死他都不干,楚炙天看的不舒服心情不爽了,那他才高兴呢。谁叫他硬逼着他穿这套衣服的,萧子陵决定就这副摸样出去恶心一下楚炙天作为自己的报复。 拉了拉肩膀上的小细带,硬是忍下恶心难受的感觉,萧子陵在心中给自己催眠,他穿的不是吊带裙,他穿的是背心。背心…… 还没等他建设好心理,浴室的门突然开了,就见楚小七站在门口,直接丢来一小团粉色的东西,萧子陵下意识接住,东西一入手,就知道是一团布,忍不住看向小七,眼神有着询问。 “楚老大说你忘记带这个了……这是配这个衣服穿的。”小七说完这话,没等萧子陵回答就啪的一声,将门关上,让留在浴室中的萧子陵觉摸不着头脑。 配衣服穿的?什么东西啊,萧子陵打开那团粉色的布,额头直接黑线。尼玛,楚炙天你这只大色狼闷**,实在太无耻了,竟然私藏女孩子的性感内裤,你已经没有任何下限了。 萧子陵虽然一直说楚炙天是只大种马,但心中认为这一切都是女人主动爬床的结果,只是楚炙天没有拒绝而已,男人要是不吃主动送上门来的肉肉,那就真的禽兽不如了。同为男人的萧子陵还是很理解楚炙天的想法的,并没有真正唾弃楚炙天,不过当他看到楚炙天让小七带来的东西时,萧子陵彻底怒了,于是楚炙天在他心中的地位直接降到最低点,他要唾弃这个道貌岸然实际上是男盗女娼的伪君子。 既然楚炙天都准备好了,萧子陵当然不能就这么出去了,他很清楚楚炙天的性格,他不喜欢有人违背他交代下来的事情,要是有人敢阳奉阴违,楚炙天虽然不会马上发作,但肯定会将此人彻底边缘化。 萧子陵不甘心他苦心经营的大好局面就此破坏,而且都穿了那件吊带裙了,突破心里关卡的他对换女生的内裤也没那么抗拒。所以说,人类的抗压能力和适应能力还是很强大的,只要做了开头,下面的事情做起来就顺当了许多,根本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困难。 换好衣裤的萧子陵难受地拉了拉下面紧绷的内裤,做女生真***可怜,竟然穿这么紧的内裤,难道勒的不难受吗?萧子陵对此感到不解,难道不应该选择穿的舒服些衣物吗?为什么女孩子这么喜欢找罪受啊。 对着镜子的自己连续打气,萧子陵终于勇敢地拉开了浴室的门,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只有楚炙天在,小七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楚炙天正坐在沙发上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这是刚刚董浩哲派人送过来的物资详细清单,应该说这次他们的收获很大,却也碰到了困难,物资太丰富,导致了他们准备的车辆不足。专心研究这些的楚炙天并没有注意到某人终于肯出来见人了。 萧子陵看到楚炙天没有注意到他,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他知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但能捱过一时是一时,他知道这幅样子出去肯定会遭到自家老大的唾弃和鄙视,能晚点承受这些也是好的。 他悄悄地挪过去了一点,再挪过去一点,眼神不时地瞟向车门,祈祷这个时候千万别有什么不长眼的人冲进来,他可不想真的丢脸丢到外面。自家老大的嘴巴很紧,肯定不会说出去,他可以当这事情没有发生过。好吧,我们的萧子陵其实也是一只鸵鸟来着,很喜欢自欺欺人。 楚炙天揉了揉眉头,他思考是不是告诉董浩哲陈景文他有空间这件事了,物资太多必须考虑运输的问题,然后又引发了后续的许多麻烦事,繁琐的让他有些头疼。这种情况让他有一股冲动,将这些物资直接丢进空间就了事了。不过,这也只是他在这里瞎想想,营地的人太多太杂,少了那么多物资,肯定会被人怀疑的……而他还没有把握能够震慑所有贪心的人。 不再专注于资料上的楚炙天,很快发现身边有人在向他靠近挪动,他抬头一看,一个熟悉又不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那摸样让他的眼眸顿时一暗,双眼忍不住微眯起来,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变了,变得有些危险。 楚炙天与以往不同的气势,让萧子陵忍不住打了寒颤,他低下头根本不敢看这样的楚炙天,只能无措地用手指摆弄着裙子的下摆。 楚炙天眼神深沉地看着眼前的萧子陵,神色不明,打量了许久这才说道:“回去换回你的衣服。” 萧子陵惊喜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老大,这表示他家老大愿意放过他了? 楚炙天眉头一皱,冷冷道:“难道你还想穿着这套衣服丢人现眼?” 萧子陵赶紧摇头,准备回浴室换回自己衣服时,又听到楚炙天说话了:“等等。” 萧子陵苦着脸转过身,难道他家老大又改主意了?为嘛刚才自己反应这么慢,老大发话时就应该马上窜回浴室换衣服。 楚炙天放下手中的资料,站了起来,走到萧子陵的面前,他用手指轻轻挑了挑萧子陵肩上的那根小细带,冷冷地道:“你知道你穿这件衣服给人是什么感觉吗?” 毒舌,肯定是毒舌,萧子陵就知道自家老大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肯定会讽刺鄙视他一番。 “很难看!”果然,楚炙天没有放过他,开口就是刺人的话。 楚炙天的手沿着肩膀的细带往下,有意无意地擦过萧子陵的胸口的某个小点,萧子陵反射性地脸颊绯红。好吧,他真的不习惯有人碰到他的身体,特别是他的某些敏感处。感觉到自己十分不淡定的萧子陵郁闷地低头,暗暗唾弃自己定力太差,却没注意到此时的楚炙天眼眸更暗了,他似乎在压制着什么。 “真是糟蹋了这件好衣服。”楚炙天的手已经到了萧子陵胯部,用手指拨了拨那件吊带裙的裙摆,一脸的惋惜。当然手指免不了又会碰到萧子陵的身体,让萧子陵感觉到麻麻痒痒的有些难受。 不过楚炙天的话让萧子陵心中暗暗吐槽了,话说他又不是什么女人,糟蹋了这衣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楚炙天要是感觉到惋惜,就直接找个女人穿给他看啊,要说这话算什么意思?难道真将自己当女人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