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变装?做一天的女人!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三十九章:变装?做一天的女人!

> 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情况?楚炙天回想起在幻景里的点滴,又联系眼前的这只丧尸猫的行为,知道萧子陵没有说错,这只丧尸猫的确不是精神系的。要是精神系的,破了幻术只可能让丧尸的精神力有所损伤,而不会出现认主的情况。而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技能反噬,或许这只猫有一种类似于诱惑的技能,从一开始听到的那个呜呜声,或许就是施展的方式。 不得不说,楚炙天很擅长推理,没几下就让他推出了大部分事实。 楚炙天眼神复杂地看着裤脚上的这只四阶丧尸猫,他没想到这只丧尸猫会用这种方法来诱惑他,难道这只猫认为他对萧子陵有其他想法?又或者认为萧子陵那小子能诱惑得了他?而且这只猫挺笨的,难道它以为萧子陵是女的?下次用诱惑术也得找个合适的人好不,最起码找个真正的女人来…… 四阶丧尸猫要是知道楚炙天这样的想法,肯定会觉得很无辜,它的诱惑术只是将人心的**无限放大,可木有无中生有的本事,不要将责任都推到它的身上好不好。 楚炙天正纠结于要不要解决这只四阶丧尸猫的时候,那只丧尸猫再次讨好地对他喵呜了一声,原本应该代表丧尸的血红色眼眸竟然传达出一种带走它的意思,这让楚炙天想起初次见到萧子陵的时候,也是这副摸样。而且萧子陵开启灵眼也有只血红色的眼眸。 楚炙天在这只四阶丧尸猫的身上找到了不少与萧子陵的共同点,那颗冰冷无情的心竟然软了下来。 算了,就看在这只猫让他看到了女装的萧子陵,就放它一马吧。于是。楚炙天就带着这只小猫离开了仓库,回到了战场,也正好解决了来袭的淮城战队。 楚炙天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拼命讨好他的萧子陵,心中那个明显带有整人的想法越来越明确。好吧,他就想看到萧子陵为难纠结的模样,这样可以让他原本憋屈的心情会好很多,楚炙天不知道这是不是平衡他心理的一种方法,不过为了他未来几天的日子里继续有愉悦的好心情,楚炙天决定将心中的那个惩罚方案实施下去。 楚炙天盯着萧子陵看了数秒。慢慢的嘴角带出一抹邪气的微笑,这模样的楚炙天让萧子陵心中危机感直线上升,开始坐立不安了。他家老大这副鬼模样,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直接告诉他要赶快闪人。 不得不说。萧子陵的第六感超强,可惜还没等他找到借口,楚炙天却开口了,他似笑非笑地对萧子陵道:“你做了这些事情,惹了这么大的麻烦,那就必须接受惩罚,你知道我一向赏罚分明,姑息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萧子陵默默地点头,这点楚炙天做的很到位。只要有错,无论是谁都会处罚,当然处罚的力度那就要看他老大的心情了,心情好,ok,你走运了。处罚不会很重,有时候只会意思意思一下,要是碰到他老大正好心情不爽,好了,算你倒霉,原本小错误也会接受大惩罚,罚得你再也不敢犯错了。 萧子陵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面前的楚炙天,研究现在的楚炙天心情算好还是算坏,不过楚炙天的脸永远是一种表情,那就是冰冻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有时候就算嘴角带点笑,也不知道他算是冷笑还是真的愉悦……所以萧子陵还是没看出什么来(几次特殊情况可以忽略不计,萧子陵认为那个时候的楚炙天属于不正常范畴,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楚炙天思考了一下,就敲了敲沙发上的扶手,嘴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容,他说道:“你是我的小弟,怎么也要关照你一下,不能罚的太狠,这样吧,既然你对外撒谎说你是女人,那么罚你做一天的女人。” 萧子陵闻言顿时惊跳起来:“什么?不行!” 楚炙天冷寒的眼刀直接射了过来,邪气的笑容一下子转为冷笑道:“怎么?你有意见?”有意见三个字说的又慢又重,这表示他很不爽了。 听出楚炙天的警告含义,萧子陵抗拒的气势一下子低迷了,他苦着一张脸道:“楚哥,这个,我可是男生啊,我穿女装一天,这样做很丢人的,能不能换一个惩罚?”要是这个惩罚,老大啊,咱就不要你关照了,你就狠狠地罚吧。 “哦?这样就算丢人了?因为某人,我背上了变态禽兽的称号,你认为我算不算丢人?”楚炙天眉眼一挑,睨了一眼身边的萧子陵,他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袖,神情和口气十分的淡然,仿佛在说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可就是这样的淡然,让萧子陵的小心肝直接颤了几颤,骨子里冷气直冒。 “这个?”萧子陵不敢直接提出反对了,可他还是不甘啊,话说他都已经是一个心理年龄35岁的成熟大叔,突然让他变装做女人,他又没有这种癖好,心里的这道关卡就是过不了啊。 “不做也可以,只要你将我那件事情抹平了就行。”楚炙天也不是非要萧子陵这么做,他还是很体谅地给了萧子陵另一个选择(楚老大你给的选择等于没有,帮你抹平那事这可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 萧子陵一听楚炙天的话,心中各种悲愤,尼玛要是可以挽回这一切,他还用得着在这接受惩罚吗?他早就跑去干了。咳,要是有洗脑的异能就好了,直接抓过来一个一个洗脑,将这段记忆给抹掉,萧子陵开始胡思乱想了。 萧子陵知道结局已定,再反抗也没什么作用,不过总要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点。更何况他不想丢脸丢到外面去,于是扑过去抱住自家老大恳求道:“楚哥,楚哥,别让我着女装到外面。我就在楚哥面前穿好不好?” 楚炙天冷冷地道:“你以为你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萧子陵知道自己的确没什么立场讨价还价,但为了自己的形象,自己的面子问题。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抱着楚炙天的手臂求饶道:“楚哥,别这么不讲情面,你看,要是我丢脸了,楚哥你也不见得多有面子,我可是你的人啊。” 楚炙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似乎还在思索是不是要放萧子陵一马。萧子陵一看有戏,赶紧再加把力道:“楚哥,楚哥,我在你面前穿也是一样的,等于处罚了……” 楚炙天似乎被萧子陵打动了。于是终于点头道:“行,就依你了。” 啧,这叫什么话啊,什么叫依他,这话里好像他萧子陵赶着要扮女人,要不是楚炙天硬逼着,他能这么做吗?不过他的确也不是什么硬骨头,楚炙天态度一强硬,他就这么轻易地折腰了。看来自己果然很适合做一个弄臣或者小人呢,那个大丈夫跟他不沾边啊,难道为了活的滋润,他真的没有任何下限了? 萧子陵再次感受到自己真没什么节操,每次以为这是他的极限,然后接下去的事实再次攻破他以为的那个最低承受点。他现在都要怀疑。以后他会不会做出更无耻的事情来。 虽然只在老大面前穿女装,但想到要穿一整天呢,萧子陵就觉得难熬了,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再厚脸皮求求自家老大,能不能将时间缩短一下:“老大,要不,我晚上穿给你看,怎么样?一天这个时间太长了,做起事情很不方便。” “哼,你以为是我想看?说什么晚上穿给我看?那是惩罚!再啰嗦,就穿着女装出去给我逛一圈再回来。”楚炙天闻言眼神猛地一闪,但很快一张脸阴沉了下来,这次根本不给萧子陵任何面子,铁面无私地直接拒绝了。 楚炙天的脸色让萧子陵再也不敢多说话了,要是真惹到了自家老大,被他赶出去逛一圈,他就真的要羞死了。算了,一天就一天吧,反正只是穿给老大看。萧子陵自我安慰道,丢脸只丢在老大这边,还算万幸的。 楚小七看了一眼正沉浸在要穿女人衣服这个苦恼中的萧子陵,又看了看旁边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的楚炙天,顿时无语了。或许是当局者迷,要是萧子陵真的破罐子破摔,穿女装出去逛一圈,楚炙天肯定是不肯的,楚炙天独占欲那么强,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自己婚约者的另一面呢。 不过他可不会去提醒萧子陵,楚炙天这只大妖孽能不得罪就不得罪。而且萧子陵本来就笨,被楚炙天吃定很正常,就算他提醒了这次,下次还是会落入楚炙天的魔掌中,所以没有提醒的必要。而且这本来就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自己还是看戏为好。小七可不想得罪楚炙天让自己难受,他果断旁观。 就这样,萧子陵在楚炙天从空间中掏出的一大堆女人衣服中开始选择自己适合穿的。为嘛老大的空间中有这么多女人衣服?而且都是性感的超短吊带裙?自家老大为嘛要收这种东西?萧子陵郁闷了,原本还想找个没女人衣服的借口,可惜自家老大早知道他的打算,就直接丢出了一大推衣服让他选。 据楚炙天的解释是,这是他收其他物资时顺手收的。不过这个解释萧子陵并不相信,原因是,就这么巧收的全是吊带裙?事实证明,骨子里的楚炙天果然是只大种马,闷骚男,这肯定是为他以后的后宫准备好的,看看,多性感,完全是为了他的视觉享受,果然是只大色狼。 听到萧子陵嘴里喃喃自语的吐槽声,楚炙天有些尴尬,其实其他什么正统的女性套装职业装什么的他都有,只不过他潜意识里记住了幻境里萧子陵所穿的那套衣服,于是心念一动,拿出来的都是这种,不过他可不会自打嘴巴,所以只能死死咬住他空间里只有这种衣服了,而萧子陵那是不穿也得穿,没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