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跑路?被抓到了!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三十七章:跑路?被抓到了!

> 第一百三十七章:跑路?被抓到了! 罗馨儿没想到她这番话说出去,楚炙天还能这般冷静,就好像她说的人与他根本没有半点关系。他的眼神没有半点波动,看她的那一眼就好像看一个死人的摸样,这种眼神让她不由得浑身颤抖,一股寒气直袭心头。 楚炙天被罗馨儿的纠缠弄的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他不再说话,直接一个响指,突然淮城战队那一区域的上空开始阴云翻滚,隐隐约约传来雷电声,浓郁的能量让下面的人面容失色,心中顿时一沉。 辉煌基地的首领见状就知道眼前这人绝对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对付的,他连忙大呼道:“这位兄弟,有话好说,且慢动手,东西我们不要了,我们马上撤离……” 楚炙天冰冷地看着他们,并没有作答,而空中的能量越来越浓郁,淮城的所有人都胆颤心惊,就怕眼前这个强者拒绝他们,直接让这股能量释放,所有人心中清楚,要是这能量真的袭击他们,他们除了几个高阶的,其他将全军覆没。 楚炙天终于开口了:“限你们三分钟之内,滚出我的视线之外,没有做到的,就长留此处吧。”冷酷霸道的话让淮城的人不敢提出半点不满,他们听到楚炙天的发话,就连滚带爬地迅速离开,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鬼怪一样落荒而逃。 这些人来的突然,走的也很迅速,竟然不到三分钟就全部撤离了这里。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战斗组的队员们看到淮城的战队如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窜,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心中为自家营地首领的威武霸气而折服。 至于那个关于禽兽干的事情……好吧,是人总有点小癖好。自家首领只是有个恋童的癖好,也不算什么大事。战斗组的队员们还是很为自家营地的领袖找理由。 至于那些家里有个未成年女儿的队员们则准备回去要将自家女儿藏藏好,绝对不让她们在首领前面露脸。他们相信只要隔绝了就不会出什么事情…… 就这样,楚炙天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有了所谓恋童的癖好…… 站在仓库顶部的楚炙天看到淮城的人全部撤离了,这才纵身而下,来到董浩哲身边。 董浩哲难忍心中的好奇,小声问道:“楚哥,小七真是这么来的?” 楚炙天冷眼一扫。眼中有着不满,他冷冷道:“你也相信这种话?”陈景文董浩哲可是陪他一起长大的,难道他们还不了解他? 董浩哲嘿嘿一笑道:“我是不信的,不过看那女的言之凿凿,就好奇问问究竟是咋回事。”董浩哲是了解楚炙天的为人的。肯定不会做出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除非是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楚炙天刚想开口讲明事情缘由,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有些事情解释是徒劳的,相信自己的不解释也会相信,相信流言的再解释都认为是一种掩饰……况且他不想牵扯出萧子陵来。 战斗组的队员再次在自家组长的安排下进行了仓库的清理,这时,楚炙天就注意到了那个鬼鬼祟祟跟在众人身后的萧子陵,就知道他想乘机溜走,来逃避他的责难。 楚炙天虽然表面上一片淡然。心中的怒火可还没有消失,这时候看到这罪魁祸首竟然想拍拍屁股一副跑路的样子,顿时让他的心火噌噌噌地往上冒。 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惹事的小子呢,丫的抹黑他的形象就想跑路,哪有这么容易的,于是一个瞬移就闪到了萧子陵身后。看着那个小子丝毫无觉地探头探脑,左顾右盼,然后踮手踮脚地闪人,这摸样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他想起了偷油的老鼠…… 萧子陵此时正蹲在某块风景石下面隐藏着,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查看接下去溜走的路线。这个时候他家老大肯定怒火中烧,要是现在被逮到,他下场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惨绝人寰,此时不跑路何时跑呢。 再次瞟了一眼楚炙天站立的地方,咦?怎么木有人呢?他转头问跟在身边的楚小七道:“小七,你看到老大了吗?怎么不见了?” 楚小七瞥了一眼萧子陵身后的楚炙天,楚炙天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警告,不想让他多言,于是他只能摇了摇头。他怜悯地看着眼前这个得到他的答案后又将注意力放在场中央的萧子陵,他怎么就想不到往身后看看,真是一个迟钝的娃。 萧子陵又环视了一周战场,还是没找到楚炙天的身影,他狐疑地道:“难道老大走了?还是干别的事了?不管了,老大不在就是好事,不用偷偷摸摸地溜了……” “那你是想光明正大的溜了?”身后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有着无奈。 “都光明正大了,还用得着溜吗?当然是堂堂正正……”萧子陵想都没想直接回头反驳,当看到楚炙天的身影,他的舌头顿时被猫咬到了,脸顿时垮了下来,委屈的表情似乎被谁给陷害了一样。 楚炙天冷笑道:“怎么,想溜走被抓到了,还委屈了不成?” 萧子陵马上站起身来,低眉顺耳一脸等待教训的摸样别提有多乖了,就好像刚才他想要溜走的行为只是一种错觉,他其实只是呆在这里等待老大过来处罚而已。 楚炙天一看萧子陵这幅摸样,就知道他又开始给他装无辜了,他发现这一招萧子陵用起来很自然,根本没半点不适,就知道萧子陵平时没少用,果然自己太放纵他,这次可不能再让他糊弄过去了。于是冷哼一声道:“我们回去!”当然要教训得关起门来教训,楚炙天不愿自己的人在外面丢了面子。 萧子陵闻言赶紧拉着小七跟在楚炙天后面,当然他不忘用眼刀狠狠地凌迟这个不通风报信的小屁孩,丫的看到老大在身后为什么不暗示一下,让他丢了一个大脸。 楚小七很无辜,话说在老大面前,他怎么暗示?老大又不是瞎子,只能说萧子陵太迟钝了,要知道楚老大的眼神那可是冰冷的很,不是盯他都觉得浑身寒气直冒,而萧子陵竟然没有任何感觉,神经果然很大条。 一路无话,三人上了楚炙天的座驾,萧子陵表面上一副乖乖认罪的摸样,心里面可还想逃过此劫的,而且他又不是故意的,他哪里知道当初的那段赶人的话最后会演变成这种难以收场的局面,他又不是神对不?而且当初楚炙天也配合的啊,没见他有什么不乐意。为嘛出事了就要找他算账呢,要算的话大家一起算啊,连小七都有份。 看见萧子陵畏畏缩缩地样子,楚炙天冷哼道:“哼,现在知道怕了?当初你可玩的高兴啊,扯起谎来那叫天马行空。” 闻言萧子陵赶紧推起笑容讨好道:“当初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可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啊,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见面的呢,楚哥,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请不要生气啊!”说完就窜了过去给自家老大服务起来,他麻利地将楚炙天按在沙发上,又是按摩又是敲背,谄媚的样子十足一个狗腿子。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有意的,否则你以为你还会活得这么滋润?”楚炙天再次睨了一眼眼前这个难得这么勤快的萧子陵,心中好气又好笑。这小子可气就在这里,做出来的事情当初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可经过时间的发酵,慢慢地就会坏事了。 萧子陵此时已经坐到楚炙天的身边,开始按摩他的手臂,或许碰到了什么,楚炙天的腰部突然凸起了一块,一声愤怒的喵呜声响起。 萧子陵一愣,就看到楚炙天的风衣里突然爬出了一只很难看的小猫。它爬到楚炙天的肩膀上,对着萧子陵怒吼着,似乎对萧子陵的打扰非常的愤怒。 这猫很小,蜷缩起来只有成人拳头大,样貌有点丑,不是,是很丑,干干煸煸不说,那毛还稀稀拉拉,就好像得了什么癞痢病症一样。在平安年代,这猫丢在外面,绝对是让人唾弃厌恶的那种,丝毫提不起任何人的怜爱之情,可见有多难看了。 萧子陵震惊地指了指那只猫道:“那只四阶丧尸?” 楚炙天睨了一眼萧子陵,似笑非笑道:“原来你知道那是一只丧尸猫啊!”就知道萧子陵瞒了他一些事情,看起来应该是这个了。 萧子陵抬头望车顶,啊,这车顶真是好啊,各个角度做的天衣无缝,那个颜色真是……为嘛自己又不小心说出口呢。 楚炙天看到萧子陵又在假装研究车顶来躲避他的问题,装傻充愣运用的炉火纯青,他只能揉着额头无语了。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楚炙天幽幽地问道,该怎么处罚萧子陵他一时竟然想不出来,轻了没什么效果,重了…… 萧子陵一听赶紧接口讨好道:“楚哥,那就什么都不办,这次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什么都听大哥你的就是了。” 楚炙天听到萧子陵的这番话,定定地看了他一眼,他嘴角露出一抹含义不明的笑容:“真的什么都听我的?” 萧子陵重重点头,就这样将自己完全卖给了楚炙天。 楚炙天笑容更深了,他想起了四阶丧尸诱惑他时,他所看到的那一幕幻景……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