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无情?当谎言变成真实! - 末世重生之炮灰逆袭

第一百三十六章:无情?当谎言变成真实!

> 第一百三十六章:无情?当谎言变成真实! 罗馨儿虽然心中厌恶,但毕竟还在辉煌基地里,所以就将自己感受到的信息悄悄告诉身边的辉煌基地首领,那首领听了微微点头,心中有了底。 这次他们联络了淮城所有的战队,组成了这个庞大的队伍,就是不想让这帮来历不明的外人将属于他们淮城的物资给夺了去。他们在外面等了许久,感受到那只四阶丧尸气息消失这才进来,他们希望这些人和四阶斗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让他们好得渔翁之利。 他看见对面的董浩哲挂着一脸醇厚的笑容,丝毫看不出其他情绪,这让他有点琢磨不定。要知道被人虎口夺食,没有一个人能心平气和到这种程度,可是这人脸上却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要么对方是老奸巨猾到不露痕迹,要不就是心中有准备有了万全之策,不过不管哪种都代表眼前这个人绝对不好对付。 他想了想还是先探探底,于是笑着向董浩哲打招呼道:“这位小兄弟,别怪我们不请自来啊,这满仓的物资,我们看的也挺心动的,所以过来帮一把手,不知道小兄弟欢迎不欢迎我们啊。”淮城那么多高手来了,就算这支神秘的队伍实力再强,也不敢拒绝他们。 董浩哲闻言笑道:“这位老大哥客气了,原本有客打点秋风,施舍一点也没什么,只是这次当家作主的不是我,恐怕我有心也无力啊。”董浩哲的话句句有刺。但面上又和气的很,这让淮城这些人没办法直接反目,如此强劲的对手,要是有协商解决的可能。他们也不想开战。 辉煌基地的首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刺人的话,要知道他在淮城虽然说不上一言九鼎,但最起码只要他的提议。其他战斗都要掂量一番才可,不敢不给他面子,没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竟然这么给脸不要脸,于是他虎着脸道:“小兄弟想拿我们淮城的物资也没什么,只是你好像忘记跟我们这些主人打招呼了。” 董浩哲听了再次笑了起来:“老大哥,你这话说的有些不着调了,要你这么说了。那我还要说这全龙国的物资都是我董某人的呢。” 辉煌基地的首领被董浩哲这句话膈的说不出话来,他气的脸通红,这些小家伙有了一点异能就不知天高地厚,一点也不懂得尊老爱幼,果然欠教训了。 萧子陵在人群后听的咋舌。木有想到董副队看起来老好人一个,这说起话来全是枪炮啊,战力超强的。 董浩哲面对淮城战队的逼迫那是寸步不让,态度坚决。淮城的人知道靠谈判肯定没戏了,只有打服了这些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才能让他们知道要识得局面懂得妥协。 辉煌基地的首领环顾四周,知道淮城的人都同意来硬的。于是他收敛了脸上的假笑,顿时冷着一张脸道:“小兄弟,本来想大家合作一下。既然你这么给脸不要脸,那么只能对你说声抱歉了,这里的物资,你们半点也别想拿走。”随着他这话,淮城的人全部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武器,开启了异能。准备与董浩哲他们开战了。 董浩哲见状,当然毫不示弱,手一挥,战斗组所有小队都操起了武器,准备捍卫自己的权利。眼看大战一触即发,这时候,就听到空中一道冰寒无比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放肆!” 这一声夹带着楚炙天五阶的气势,当然针对的是淮城的觉醒者们,不少低阶的觉醒者顿时觉得耳朵一疼,头脑一晕,心口一震,一口鲜血无法控制地喷射而出…… 只是一句放肆就让低阶的觉醒者受了重伤,他们甚至承受不了那股威压,直接跪倒在地,吐血不止。 淮城的各大强者脸色一变,这股威力绝对不是他们能做到的,难怪这些人敢来这里,看起来他们的首领已经达到了四阶,他们现在只希望那个首领和四阶丧尸斗的两败俱伤,现在只是强弩之末,最后的一搏而已。 董浩哲听到这一声,就知道楚炙天赶到了,他脸带微笑朗声喊道:“楚哥,你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猛然出现在董浩哲身后那座仓库的顶部,他高傲地站在上面,银色的头发,黑色的风衣下摆,在风中恣意地舞动,金色的线条如活泼的精灵欢乐地跳跃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他冰冷无情,霸气无双,冷眼只是淡淡一扫,众人就感到心头一震,战意全无。所有人竟然都被这股气势压制住,不敢再轻举妄动。 罗馨儿看到楚炙天的出现,从一脸震惊转而变得狂喜,她没想到自己错过的强者竟然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是这只神秘强大队伍的首领,这才是她理想中的男人,她的英雄。 不行,这次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绝对不能让他再错过了。罗馨儿的手握得紧紧的,这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她必须要把握住。 楚炙天看向辉煌基地的首领,淡淡地道:“你刚才的话能不能再说一遍?刚才我没有听到。”这道冰冷的眼光让辉煌基地的首领心中寒气直冒,以他的实力竟然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气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等阶太高了,还是他习得某样隐蔽气势的方法? 辉煌基地的首领当然不肯在这种情况下得罪楚炙天,忙道:“这位小兄弟,刚才只是说笑的,只是你们全拿走了也不太好,毕竟这是我们淮城的物资,怎么也要给我们一点,末世,大家都不容易,还请这位小兄弟通融一下。”辉煌基地的首领能成为这淮城的总负责人,与他的圆滑很有关系,当看到不利于自己这边的局面了。就马上改口,而且说的有条有理。 萧子陵躲在人群后听着这些话,也忍不住赞叹一下,这丫的也是一个人才。做公关决定没什么问题。 楚炙天听了这话,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用手指拉了拉自己的衣袖。抚平了那点旁人看不到的皱纹这才淡然地说出三个字:“不可能!” 辉煌基地首领没想到这番好话下去,对方竟然拒绝了,而且还戏耍了他们一番,顿时怒道:“希望你别后悔!” 楚炙天冷冷道:“我做事从不后悔!”这是他的傲气,也是他的准则。只要他下了决定,就算再错也不会后悔。 淮城的人似乎被楚炙天的话激起了怒气,更有几个人想要上前和楚炙天交手。 楚炙天抬头看了看天。然后冷冷道:“时间不早了,为了尽快解决这事,我就一招定胜负吧,你们挨过我一招还留得性命的话,我会放你们一条生路。没有的话,对不起,你们只能长留此地了。”这话说完,楚炙天就想释放三阶雷电系技能天罗地网时,就看到淮城战队中突然越众出来了一个女人。 她一走出来就满脸哀怨,泪眼朦胧地大呼道:“田哥,你忘了馨儿我了吗?”这一声叫的那个缠绵哀怨啊,让全场的人听了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董浩哲皱着眉头看向罗馨儿,天哥?叫的可真亲热。难道是楚哥在外面的桃花债? 萧子陵听到罗馨儿的叫声,更是缩了缩身体,此时他真希望自己是只鸵鸟,能将头埋在土里,当什么都没听到看到,他现在最害怕罗馨儿将他的那些谎言都说出来…… “你是谁?!”楚炙天冷眼瞟了一眼这个没有什么廉耻之心的女人。他跟她根本不熟,为什么要如此惺惺作态。 楚炙天冷酷无情的话让罗馨儿心头一酸,原本5分演戏一下变成十分伤心了,她两行清泪流下,默默抽泣,哭的就如雨后芙蓉,真是让人我见犹怜啊。 “田哥,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吃醋,你放心,我想明白了,我会好好尊敬小五姐姐的,不会跟他争风吃醋,也会疼爱小七的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罗馨儿抽噎中说道。 楚炙天战队的人眼神闪亮,这可是他们首领的八卦啊,那个小五姐姐是谁啊?难道还有一个队长的女人?难道那个小七就是刚刚砍杀三阶丧尸的哪一个? 董浩哲听得那个云里雾里啊,小七应该是楚小七吧,那小五姐姐又是谁?听口气好像跟楚哥也有一腿,楚哥的桃花债看来真的很多啊。 萧子陵听到罗馨儿真的开始说这些了,顿时冷汗直冒,他心惊胆战地听了几句,发现还不算太糟,看起来他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萧子陵摸了一把额头的汗,继续等待他接下来的命运。 楚炙天眉头紧皱,他根本没半点耐心跟这个女人纠缠,于是,他直接打断罗馨儿的话,对着辉煌基地的首领说道:“怎么你们基地还带着疯女人出来?不过我这里可不欢迎!” 这话一出,除了辉煌基地的人之外都轻笑起来,不管这两者之间真相如何,罗馨儿这个女人被这个男人讨厌唾弃已成事实。连辉煌基地的人都一脸鄙夷,这个在他们眼里的女神竟然也这么不要脸地倒贴男人,还遭到唾弃了。 辉煌基地的首领脸色又青又紫,回头对着罗立骂道:“还不看好你妹妹,真是丢人现眼。” 罗立赶紧拉住自己的堂妹,使劲地将她拽回,这个时候怎么也要先安抚辉煌基地的首领,毕竟他们在他手里吃饭。 被自己堂兄拉回去的罗馨儿想不到楚炙天这么冷酷无情,竟然完全否决了她,难道那几天他的温煦,他的笑容,他的柔情都是一场春梦不成?难道这才是他的真面目,一个肆意玩弄女人感情转眼就冷酷无情的薄情男人?一个喜欢诱拐玩弄幼童的变态禽兽?是啊,一个正直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对一个只有十二岁根本还没长大的孩子下手呢…… 罗馨儿已经感觉到周围人眼中的嘲讽,她刚才的行为已经将她以前塑造的形象彻底毁了。她胸口燃起一股怒火,她恨,恨楚炙天的翻脸无情,让她彻底失去了一切。她不能就这么算了,她一定要报复。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罗馨儿一下子甩开了自家堂哥的手,转头对着楚炙天喊道:“你别在这里装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摸样,你这个禽兽,对一个只有十二岁的小孩子下手,还让她怀了孕,十三岁生了子。是我瞎了眼,竟然相信你的甜言蜜语,认为你只是一时糊涂……”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炸开了,要知道这只是末世刚开始,若罗馨儿说的是真的,那代表眼前这个强者在平安时代就这么做了……这种霸气这种气势的男人竟然做得出那种事情,十二岁啊,他怎么下得了手的,没想到他竟然是那种变态?烂渣? 萧子陵看到罗馨儿甩掉她哥手冲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大事不妙,没想到罗馨儿真的全说出去了,他哀嚎地抱着自己的头,心道,这下全完了,楚炙天肯定要将他宰了,然后抽筋拔骨,剁成碎末煮了吃了才能泄他心头之恨啊。 楚小七脸色很难看,他看到战队的人正偷瞄着他,看来他有一个13岁的妈是逃不掉了,他的光辉形象啊!感叹之余忍不住瞅着屋顶上接受众人目光洗礼的楚炙天,看到楚炙天右手张开又握紧连续多次,就知道楚炙天的心情绝对不是他表面那么平静无波,这冲击的确很大,楚小七开始为楚炙天捐一把同情泪,他的形象毁灭的比自己更彻底更惨。 楚炙天深吸一口气,终于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冷冷地看着那个变得疯狂的女人,原来女人只要不称她们的意,就会胡乱咬人,甚至想同归于尽,果然丑陋的很。 楚炙天嘴角挂起一抹冷笑,淡淡地道:“这又关你何事?” 楚炙天没有解释也没有承认,模棱两可的语气更让众人猜疑不定,难道罗馨儿说的是真的?又或者根本不屑于解释?rs